最怕哪天我也倒下了,就没人照顾她了

              本文重点:最怕哪天我也倒下了,就没人照顾她了

              最怕哪天我也倒下了,就没人照顾她了2019-07-2613:33:08家里有人中风后,其实对儿女、儿孙的影响还不是最大,他们都有自己的事业学业要忙,还都有自己的圈子和生活分散注意力,真正受影响最大的是另一半。

              原本说好“与子偕老”的老来伴,最后一个瘫床上另一个成了专职保姆,天天围着病人转,两个人几乎都看不到希望。

              这种痛苦才是最折磨人的。 78岁的老葛,最近经常坐在自家门槛上,望着天空发呆。 夏天到了,他更发愁了。

              老葛家住海宁农村,女儿出嫁到外地后,就和老婆相依为命。

              去年,75岁的老婆陆续中风4次。 前3次中风后,情况都还可以,自己走路没有问题,但今年4月29日第4次中风后,老婆因为右侧肢体瘫痪,只能躺在床上了。

              更糟糕的是,老婆丧失了言语功能,不会说话,再也不能和老葛聊天、斗嘴了。 说起来,老葛有些落寞。 “现在光景不一样咯,要照顾老婆,真怕自己哪天也倒下了。 ”没人和他说话的日子里,老葛也变得有些消沉。 2018年5月13日老婆第一次中风这个日子老葛记得很清楚老婆在中风前,是有糖尿病和高血压的,为了省钱,她没有吃糖尿病药,只吃高血压的药。 2018年5月13日,老葛记得很清楚,“那天她说自己没有力气,还以为是人老了正常的现象,我也没有多想。 ”但到了晚上,老葛觉得老婆脑子有点“搭”牢了,说话糊里糊涂的。 他们在家里自己测了一下血糖,指标有21点多。 这是老婆第一次中风,可惜当时两人都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晚上照常睡了。

              过了一晚,老葛隐隐感觉老婆不太对劲,这才带着她去了海宁市中心医院。 到了医院,老葛才知道老婆是脑梗,也就是缺血性中风。 幸运的是,不算严重,在医院住了10多天,经过治疗,老婆就可以出院了,看上去没有大碍,行动自如。

              医生告诉老葛,脑梗塞区域主要在大脑半球,不是主要功能区域,除了影响一点认知功能,其它问题不大,会慢慢好起来的。 本以为去年5月的中风只是一个小插曲,没想到是一出连续剧。 2018年10月的一天,老婆出现了和上次中风类似的症状,这次,老葛有经验了,她知道老婆可能又中风了。

              不过,他们没有及时去医院,而是决定先吃些上次医生开的药,看看再说。 谁知道,老婆吃了阿司匹林后,竟然引发了胃出血。 这可怎么办?老葛顿时懊悔不已,慌乱中连忙将老婆送到了海宁市中心医院。 原来,老葛的老婆近期有轻微胃溃疡,应当慎用阿司匹林,否则容易引起胃出血。 在医院输了两袋血,老婆的病情有所好转,老葛终于舒了口气。 幸好中风不严重,又住了10多天院就出院了。

              这次出院后,老葛比往日里小心了不少,时不时注意老婆的动态。 因为医生提醒他,脑梗病人容易再次复发,且冬天是脑梗的高发季节,有什么异常要及时送医。

              第4次中风后发现老婆不会说话起不来了就这样,老葛一家心惊胆战地过完春节,熬到了开春。 坏消息再次袭来,今年3月8日,老婆第三次中风。 这次,老葛第一时间将老婆送到了医院,在康复科待了20多天,虽然病情有所恢复,但出院后,老婆常跟老葛说,“没有力气,走不动”。

              走是能走,只不过偶尔需要拐杖。 由于经常觉得没有力气,老婆走得也少了,“不愿意多走”,躺在床上的时间变多了。 那时,老葛心里很是担心,老太婆会不会一天天更糟糕?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却无能为力。

              今年4月28日晚上,像往常一样,老葛和老婆吃完晚饭,收拾好碗筷,打开电视看了会。

              临睡前,老婆突然开始呕吐。 “怎么了,吃坏了什么?”老葛想,菜还是那些菜,好好的怎么坏肚子了。

              “没事没事。

              ”老婆摆摆手。 当天晚上,两人都反复在思索白天吃了什么,没多想,继续睡了。

              第二天一早,老葛先起床。

              烧好早饭,见老婆还没起,他端着早饭给老婆送到床边。

              刚进房门,老葛猛然发现,老婆用左手在那里拼命比画,不会说话了!老葛心里一惊,大声喊老婆名字,但老婆仿佛听不懂他在说什么,整个人看上去昏昏沉沉,丧失意识一般。 接下来的7小时里,老婆大小便失禁了,老葛也仿佛丢了魂儿一般,不知所措。 最后,恢复理智的他才想起拨打120急救电话。 下午1点多,老婆被送到了海宁市中心医院急诊抢救。

              与前几次中风不同,这一次,脑梗塞的位置在左侧枕叶和半卵圆中心,梗塞面积较大,老葛老婆失去了语言、吞咽功能,右侧肢体瘫痪。

              在神经内科病房,她必须插着胃管才能进食。 老葛的老婆由神经内科转入康复科后,经过两周的康复训练,吞咽功能明显改善,胃管拔除,可以吃一些流质食物了。 医生告诉老葛,要继续做康复治疗才能慢慢恢复肢体的运动,重新站起来,尽管老葛知道目前康复效果很好,继续康复对老伴恢复有好处,但他担心医药费的负担,老葛纠结了好久还是带老伴回家了。

              老葛老婆回家才一个月,因为没有继续康复,就出现了肌肉萎缩和关节僵硬,别人稍微动她一下就会痛。 未来生活该如何继续关于老葛老婆的病情,海宁市中心医院康复科医生苏佳利说,前几次出院后,二级预防做得不是很好,这与反复中风也有一定关系。

              第四次中风时如果能早点送到医院,及时溶栓,可能会比现在好一些。 最近,苏佳利医生到老葛家里随访,眼前的情景让她有些感慨。

              一进房间,她就闻到了一股味道。

              老葛老婆面容消瘦,饮食上面没有特别改善,只能吃些半流质、糊状的东西,因此营养不是特别好。

              天气热了,身体压在床上的部分有点发红。 这让苏佳利医生很是担心,中风瘫床上的病人最怕过夏天,她说出院前怎么护理中风病人,曾叮嘱过老葛,现在看来,护理还是出现了问题。 不要说主动活动能力了,被动活动能力都很差,苏佳利帮她抬起手,她自己也动不了,肌肉萎缩的严重,关节也开始僵硬了,医生再次教老葛如何同时翻转肩和臀部来翻身以避免拉伤,减少压疮的发生,如何进行床铺到轮椅的安全转移,如何活动关节减少僵化,如何进行良肢位的摆放来预防痉挛。 不过苏医生也理解,毕竟老葛自己也78岁了,平时又没有人能帮他,独自照顾一位瘫痪在床的人确实非常不容易。

              再说老葛,老婆的四次中风,对他打击很大。 一年里,前后折腾了四次,最终换来了卧床不起的结局,老葛的内心是有点崩溃的。

              采访的时候,老葛情绪很低落,说以前嫌老婆话多烦,现在老婆就在自己身边,却再也说不了话了,他知道老婆心里苦,他的心里也很苦,很怀念以前老婆和他斗嘴的那些日子。

              现在,他只希望,老婆能够少吃点苦,好那么一点是一点。

              也希望自己的身体不要出问题,否则真的不敢想像。 好消息是,这个月起,海宁中心医院已经在医共体内探索开展社区康复和居家康复护理,老葛有望在家门口获得专业的康复护理支持。 来源:都市快报作者:见习记者张煜锌编辑:吴阳杰责任编辑:方志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