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牌照落定,700M将何去何从

              本文重点:5G牌照落定,700M将何去何从

              5G牌照落定,700M将何去何从2018年12月工信部向中国电信、中国移动及中国联通发放了5G中低频段试验频率,包括、和试验频率的规划;2019年6月6日其又进一步向这三家运营商及中国广电发放了5G牌照。

              5G正式商用的脚步越来越近,各大运营商的试验网测试也都在紧锣密鼓的进行,700M频谱应用于移动通信业务在3G、4G时代就在一直讨论,那么在5G时代700M频谱将如何规划和部署相信也备受关注。

              小编今天就和大家一起来分析和讨论700M频谱的标准现状及挑战。 数字红利红利这个词本身是指经济学中的投资回报。 由于广播电视的数字化,原有用来部署模拟节目的频谱被节省和富余出来,得以用于其他无线电业务,特别是移动宽带业务。

              数字红利则被看作是地面广播电视数字化后,在原有频谱上通过业务转变所带来的经济投资回报。 世界主流国家和地区的数字红利频谱包括700M和800M频谱,被广泛部署于全球4G网络中,具有传播损耗小,穿透能力强等无线传播特性,适合大范围网络覆盖,能够显著降低组网基站要求,因此被称为移动通信的黄金频段。

              我国在低频(800M-1G)的频谱资源非常紧张,三大运营商占有共计不到40MHz;相较而言,700M则具有高达100M带宽的频谱资源。 因此如何规划和部署700M频谱仍将是5G时代的热点之一。

              700M频谱全球现状数字红利700M频谱在3GPP标准组织被定义为多个频带,包括Band12、Band13、Band14、Band17、Band28和Band44。 根据提出和协调这些频带的区域和国家,进一步归类为:美国700M和亚太700M。 图1700M频谱划分其中美国700M是根据美国运营商的需求而定制,带宽偏小且零散,只适用于北美地区。

              而亚太700M是由亚太组织经过多次协调形成,包括FDD和TDD两种制式且频谱完整,因此更有利于频谱的统一规划和部署,所以被广泛采用于欧洲、亚太和南美。

              图2全球部署700M的国家以及运营商挑战高功率为保障在700M上大规模部署LTE能够最终落地,2012年3GPPRAN4小组开展了对亚太700M的研究,确定了Band28和Band44的部署实现要求。

              研究内容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共存干扰研究,包括与3GPP同系统相邻频带的干扰研究,以及与异系统(如数字电视、卫星等)相邻频带的干扰研究。 重点明确了传统基站和终端的辐射、杂散、阻塞和功率回退等指标要求。 图3亚太700M与同系统相邻频带的共存研究二是指标与器件能力研究,为保护Band28带外的数字电视频段,终端需要满足严格的杂散要求,由于器件能力受限,因此终端侧Band28采用两个双工器的实现架构。 图4Band28两个双工器架构示意提升网络容量,增强网络覆盖一直是3GPP标准演进的牵引目标,5G时代,主流频谱的路径损耗增大,增强网络覆盖的需求对于运营商变得尤为迫切。 覆盖增强的手段不仅包括在物理层引入复杂的算法,同时增大基站和终端的功率不失为一种直接有效的方法。

              目前3GPP在研的高功率基站和终端项目包括:·基于LTE的5G陆地广播研究评估LTE广播相对于5G目标的差距,包括高塔高功率的干扰共存·FDD/TDD高功率终端研究评估在非独立组网下FDD终端采用高功率的可行方案2012年亚太700M标准落地至今时隔7年,以上高功率在研项目进一步为700M频谱的应用和部署提出了潜在的新标准和技术挑战。

              目前,国内700M的规划和部署仍在进行中,是应用于移动宽带业务还是视频广播业务,是部署LTE还是5G都还不确定。 相信无论采用哪种标准,技术挑战终会解决,700M何时商用以及采用何种模式,让我们静候官宣,拭目以待!以上内容主要是基于3GPPRAN4的协议APT700M的回顾和一点理解,如有不正确的地方,敬请各位同仁指正!作者:Bo来源:S2微沙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