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牌每月投标人减少1万 车牌拐点或出现

              本文重点:沪牌每月投标人减少1万 车牌拐点或出现

                3月23日,2019年上海私车车牌第三次拍卖结束,150523人争抢9020张车牌。 虽然中标率还是很低——6%,但投标人数比上月又减少了13048人。

                这样的下降趋势,已经持续了将近一年。

              这意味着什么?  现状:每月下降1万人  从2016年3月至今,上海市每月车牌投放数量基本维持在1万张左右,而投标人数却在2018年3月之后有了一个下降的趋势,从22万-27万的区间逐渐下降。

              2018年4月-7月,上海私车牌照拍卖参与的投标人数挣扎在20万线上,终于以平均每月减少1万投标人的速度在8月跌破20万并且再也没有回升。   中标率比以前有所增长,2018年年底和2019年年初,中标率都已破7近8。   尽管投标人数减少、中标率提高,但是竞拍价格却没有应声下跌。

              一位代拍公司的车牌代拍人士表示:“毕竟还有16万多的人在竞标”。 但因为采取了警示价政策,价格基本稳定在警示价加1000的区域,2019年的警示价(首次出价阶段不得高于警示价),比上年增长了1800元(从86300元上调至88100元)。 2019年1月、2月的平均成交价仍然比警示价高出1465元和1385元。

                那么,是什么导致了拍牌人数的连续下降?  一位代拍中介表示:“新能源车是最主要的影响,再有就是参拍条件的限制。 每个月都有很多参拍申请被驳回。

              原因主要是两点:一是违章多了,二是社保或个税不小心断了。 ”  2016年12月1日,上海、南京、无锡、济南、深圳5个城市率先试点启用新能源汽车号牌。 新能源沪牌不用参加拍牌,买车即送,无需等待。 因此,不少几次拍卖不中沪牌的人,转而购买新能源车挂绿牌。

                2018年,上海新能源汽车保有量增长迅速。

              截至2018年底,上海新能源汽车保有量达到239784辆,几乎已经达到民用车保有量的10%,推广总量继续保持国内乃至全球领先。   去年国内车市整体遇冷的大环境,对上海车牌拍卖也有影响。

              2018年全年,由于税收减免政策取消、宏观经济放缓和贸易摩擦等原因,从2018年6月起,国内汽车市场就开始走下坡路,全年汽车销量万辆,同比下降%,为多年来首见。   不过,上海新车市场尽管增速降低了,还是保持着增长的态势。

              扎根上海的上汽集团也依然获得了万汽车的销量,同比增长%。

              唯一的增长亮点是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万辆和万辆,比上年同期分别增长%和%。   二手车的交易也在增长。

              2018年商务部宣布全面取消二手车限迁政策,为了响应,全国多个城市先后出后了取消二手车限迁的相关规定,直接促使二手车市场活跃起来。   另外,去年互联网端车源上涨%,整体规模达到近71万台,二手车平台如人人车、瓜子二手车、优信二手车等网站和APP都拥有巨大的流量,为年轻人购买二手车提供了方便快捷的渠道。   曾经:一张车牌=一辆桑塔纳  现在我们来看看历史。

                直到1986年,上海才发出第一张私人汽车车牌,嘉定一位早年下海的老板王家华是中国第一位真正意义上的私家车车主,“沪AZ0001”车牌被挂在一辆凯迪拉克轿车上。 但真正的“汽车元年”,则要从2000年开始,上海开始无底价竞标车牌,这也是当前拍牌制度的溯源。   关于车牌的传说很多:1992年7月18日,上海试行了一次“Z”牌照吉祥号码的拍卖。 当日拍卖的14个吉祥车牌全部成交,总金额高达万元。 一位叫苏耀鹏的老板最终以万元拿下“Z0518”这个最热门牌照,并且当场挑选了一辆价值30万的豪华型奥迪轿车。

                一个月后,苏老板因为负债累累被司法机关查收车牌。 再次进行拍卖的时候,“518”却无人追捧,人们对“518”又有了新的解释:粤语中的谐音是“我要发”,换成上海话却是“呒(不)要发”,不吉利了。   不管吉不吉利,正是这件事开始,公安部下令全国禁止拍卖“吉祥数字”车牌。

                从八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中期,私家车牌完全属于“先富起来的一代人”。 从1986到1994的8年中,上海私车牌照一共发放了2000多张。

              1994年,上海开始以有底价、不公开拍卖的方式,对私车牌照额度进行市场化分配。 到了1995年,一张车牌的底价已经飙升到了10万元,实际成交价已经接近一台“普桑”的价格(“普桑”时价20万)。 而当时上海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可还不到7500元,需要存13年才能买得起一张车牌。

              直至90年代末,上海总共才发放了不到5000张私牌。

                1998年,为了支持本地和国内汽车工业,上海放宽私人购车限制,推出针对上汽出品的桑塔纳,给予显著优惠。

              该牌照2万元起拍,只能用于购买沪产的桑塔纳(含2000型,1998年底上海通用投产后也适用于别克轿车),两年以后若车主淘汰桑塔纳更换新车则牌照不受任何限制。 而要购买非上海产地汽车(包括国产车和进口车),则仍须10万元起价竞拍。

              这一做法,引起了其他地区和厂商的强烈不满。

                2000年1月,上海推行私车额度无底价拍卖,采用价格优先,时间有限的规则。

              此举也被誉为是上海主动“拆围墙”,要“打破地方保护主义”。 1月9日,上海国际商品拍卖有限公司发售标书2579份,收到标书2246份,也就意味着中标率为%。 不少投标者参考之前桑塔纳2万元起竞拍的规则,投出少则1万,多则2万的价格。

              当月中标最低价8800元,不过这项拍卖规则只适用于所有国产车,进口车牌照中标价在5万元上下。

                为了拉动房地产销售,上海还推出过“车房组合”,即购买内环线以外30万元以上的商品房一套就可以以5000元的低价获得一张私车牌照。 若是在浦东指定楼盘购买商品房一套,同时所购轿车为沪产桑塔纳或别克,就可以免费获得一张私车牌照。 当时,上海大众员工内部购买桑塔纳可以免费获得牌照,唯一的限制是不能过户。

              后来该政策推广到了上汽集团、宝钢等大企业。 最后,以“公务车改革”的名义推向全社会,变成了买沪产车就送牌照。   翌年3月20日,“公务车改革”政策正式取消。

              同年10月,“车房组合”政策也被取消。 拍卖又成了获得牌照的唯一途径。

                2003年,拍卖政策再变革。 有关部门宣布将国产车和进口车上牌额度合并拍卖,拍卖所得车牌可用于任何车辆。 在中国加入WTO一年半之后,进口车在上海也享受到了“国民待遇”。

                2008年1月,上海市私车额度拍卖制度在实施8年后首次修改,由原来的密封投标改为两阶段投标,增设了投标过程信息公开和有限制价格修改两项功能。

              投标时间从原先3小时压缩至小时。 其中前一小时为第一次报价阶段,后半小时为修改投标价阶段。 竞标成了最后一分钟的较量。

                未来:车牌拐点出现了?  随着上海城市居民的年可支配收入由2000年的11718元,增长为2008年的26675元,个人民用轿车拥有量从10万辆增长到了将近60万辆。 沪牌价格起起落落,最低时1万多,最高时5万多,但总体还是往上走不少。   2011年,由于车牌投放数量减少和投标人数猛增近两倍,中标率从上年年末%的高点锐减至%。

                2013年4月,为了抑制投标价格过快增长,上海私车额度拍卖首次增设“警示价”机制。

              当私车额度单月成交均价涨幅达到3%时,次月设警示价;如果涨幅达到6%,则在其后2个月均设警示价。 警示价为此前三个月投标拍卖平均成交价的加权平均价,在第一次报价阶段投标者的出价不得高于警示价。

                “警示价”措施取得成效,上海车牌价格较为平稳,但中标率连续下降。

              2014年4月,投标人数迫近10万,直接导致当月中标率直降至%,中标率首次跌破10%。

              5月,投标人数第一次超过10万达到万人,投标了进一步下跌,达到%。 最低时上海车牌的中标率跌破4%,拍到一张沪牌,好似中了彩票一样。

                而从2018年开始的连续投标人数下降,是否意味着拐点出现了?  从汽车保有量来看,上海的汽车量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截止2017年末,上海汽车保有量为万辆,其中个人民用汽车拥有量为万辆,轿车为196万辆。

              相比纽约800多万人口有万辆车,东京3700万人口800万辆的机动车保有量,仍有差距。 若以历史眼光来看,中国车市进入了类似美国车市的第二阶段尾声,即存量阶段之前的普及后期。

                不过,2018年车市突然倒头转向,令人大跌眼镜,即使算上一枝独秀的新能源车,总量下降的颓势仍难以挽回。 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预计,2019年全年汽车销量为2800万辆,与2018年持平,即零增长。

              车市负增长是对前两年购置税优惠政策透支消费需求的回补。

              中长期汽车工业发展的前景比较乐观,未来中国汽车刚需仍然存在,但需要两到三年时间进行缓解。

                而对上海牌照来说,通过对供应量的调节,目前极低的中标率仍将维持这张车牌的稀缺性,本次车牌拍卖改了登陆验证码,进一步打击黄牛,侧面也说明车牌市场依然火热。   不过,每月1万人的离场是不容小觑的趋势,这到底意味着什么样的结果?仍然需要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