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被垃圾分类逼疯的上海人民,有望被区块链解救吗?

              本文重点:快被垃圾分类逼疯的上海人民,有望被区块链解救吗?

              位于雄安新区内的智慧垃圾收集器样机(图源网络)  杭州也在行动中。

              杭州市发展规划研究院副院长钮健曾对媒体透露,该院正与杭州区块链技术与应用联合会合作,探索将区块链技术应用到垃圾分类项目治理中。   他表示,如果能在垃圾处理全流程的各个节点间构建区块链生态圈,并发行Token实现价值与信任传递,或许能解决垃圾分类难题。   区块链技术与垃圾处理的结合,值得期待。

                02行业难点  在许多区块链从业者看来,区块链技术有望解决垃圾处理领域的多个难点。

                “第一个难点,是居民对垃圾分类的认识不到位。

              ”趣链科技北京分公司副总经理张贝龙说。

                我国城市生活垃圾分类推广工作已进行多年。

              上世纪90年代中期,北京市就已提出了垃圾分类的概念。   2000年,建设部下发《关于公布生活垃圾分类收集试点城市的通知》,将北京、上海、广州等八个城市列入生活垃圾分类收集试点城市,正式拉开了我国垃圾分类收集试点工作的序幕。

                “最初几年,垃圾分类进展良好,但这种势头却没能持续下去。 ”张贝龙说,“在我们看来,根本原因是缺乏经济激励。 ”  而区块链则恰好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第二个难点,是整个垃圾处理行业的基础设施,仍不完善。

                以杭州市为例,有数据显示,2017年杭州仍有90%以上的垃圾以填埋、焚烧的方式处理。 其中,垃圾填埋处理占比达到了%。

                然而,填埋是最低效的垃圾处理方式之一。

              在发达国家,垃圾处理是以焚烧为主。   在张贝龙看来,我国的垃圾仍高度依赖填埋处理,与垃圾未能有效分类有关。

                事实上,垃圾焚烧对硬件设施、垃圾种类的要求极高。

              在焚烧过程中,不同的垃圾需要不同的温度。

              垃圾如果未经分类便焚烧处理,不仅容易产生二次污染,还会浪费大量能源。

                不过,相较于大多数发展中国家,中国在垃圾处理上又存在着独特的优势。

              “有许多第三方公司,都在积极从事着垃圾分类工作。 ”  这些第三方力量,即遍布于全国各地的废品收购站与拾荒者。 他们会主动寻找仍有价值的垃圾,并回收利用。

              这在客观上改善了中国的垃圾分类状况。

                然而,这些完全依靠市场经济运作的第三方公司和个人,并不能完全解决垃圾分类难题,甚至催生了垃圾处理行业的第三个难点——安全问题。

                拾荒者与废品回收站,往往只针对有利可图的可回收垃圾工作,无暇顾及有害垃圾。 有些从业者甚至会将有害垃圾中的部分成分,比如医疗垃圾输液器中的塑料、金属再次回收,产生安全隐患。   “垃圾处理行业必须由政府出面监管。 ”  区块链要做的,就是解决中国在垃圾分类领域存在的难题。   03未来  解决垃圾处理难题,缘何需要区块链技术?  在张贝龙看来,垃圾处理与区块链存在着一定相通之处——垃圾处理难以依靠中心化方式解决。 在这一领域,政府利用行政力量可以解决一部分问题,却无法解决所有的问题。

                “在垃圾处理产业链上,各个第三方公司是非常松散的组织。 ”张贝龙说,“而政府既要推动垃圾处理行业整体发展,又要实现监管,阻止乱象的发生。 ”  他将区块链落地于垃圾处理行业的目的,归结于一句话:“用区块链的技术特性调节市场行为,让垃圾处理行业向更好的方向发展。 ”  而眼下,这一问题的核心,是借助区块链建立起一套激励体系,以调动各个中心,共同推动垃圾处理产业发展。

                在与某地政府探讨“区块链+垃圾处理”解决方案时,张贝龙曾表示,可以利用区块链平台,将不同的垃圾处理厂联合起来,政府是牵头方与监管方。

                以垃圾处理厂为例,它们的垃圾年处理量,可在区块链上转化成相应的数字资产,并留存备份。   在方案设计上,政府可以利用一部分财政预算,对垃圾处理得当的企业进行补贴,反之则进行惩罚,从而促进整个行业正向发展。   在具体的产品解决方案上,不同的垃圾处理节点可以组成一个联盟链。

              而政府则可以通过区块链,在外部实现穿透式监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