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鹿事件引股权纷争难平 宁波惠佳弃购神开股份

              本文重点:快鹿事件引股权纷争难平 宁波惠佳弃购神开股份

                围绕“快鹿集团”事件引发的(,)()股权纷争迟迟未有平息,最新进展则是原本有意接盘神开股份有关股权的宁波惠佳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下称宁波惠佳)最终选择了放弃。

                12月6日,神开股份发布称,2016年12月5日接到自然人股东、王祥伟、袁建新、高湘、顾冰的通知,告知公司其与宁波惠佳于2016年11月30日签署了《交易终止协议书》,此前有关股权转让事项终止。   此前,宁波惠佳、自然人股东以及神开股份第一大股东上海业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业祥投资)于2016年6月8日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根据协议约定上述自然人股东将其持有的神开股份5460万股股份转让给宁波惠佳,占神开股份总股本的%。

                宁波惠佳原拟接盘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当天在采访当中获悉,宁波惠佳原拟接盘神开股份的计划之所以最终终止,主要是被业祥投资的有关股权纷争所打乱。

                “收购自然人股东股份只是宁波惠佳原计划的一部分,后者原拟还收购业祥投资所持的%的股份,并计划控股神开股份。

              ”12月6日,此次欲转让股份的神开股份自然人股东顾冰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但由于业祥投资所持上市公司股权存在纠纷,现时再行收购其所持股份已不具备可行性。

                “因实际情况发生变化,经协商一致,双方决定终止本次股份转让交易。

              自然人股东将在约定期限内将已收到的第一期股份转让款14000万元全额返还至宁波惠佳指定账户。 ”顾冰补充道。   早在今年6月8日上述自然人股东签署《股份转让协议》之后,业祥投资便随即提出质疑。   据业祥投资称,其于2016年6月21日启动了法院诉讼程序,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状,并请求法院确认上述《股份转让协议》无效。

              业祥投资表示,案外人徐琪(快鹿集团前总裁)擅自以业祥投资名义与宁波惠佳、顾正等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未经业祥投资股东会决议通过,损害了业祥股东方及第三方的合法权益。

                6月22日,公司接到的另一份通知也表明,2016年6月20日,业祥投资就其和顾正、王祥伟、袁建新、高湘、顾冰等神开股份自然人股东签署的《关于解除表决权委托的协议书》向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判定无效,并称该《协议书》未经业祥投资法定代表人谷平的签字确认和业祥投资股东会决议通过。   顾冰表示,尽管后续业祥投资提出了撤诉申请,但股权转让的有利时机已经过去了。

                2016年9月13日,上海市长宁公安分局通过发布案情通告称,“金鹿财行”及“当天财富”两家融资平台因涉嫌非法集资已被立案侦查。

              快鹿集团公告并购了“金鹿财行”及“当天财富”,而业祥投资则是快鹿集团的全资子公司。 由此,业祥投资所持神开股份的全部便在2016年9月14日被上海市公安局长宁分局予以冻结。   神开股份公告显示,业祥投资的上述诉讼于9月22日才提出撤诉申请,10月11日,公司确认该案按撤诉处理。

                对于手中所持股权终止转让后的去向,顾冰直言,更多会考虑二级市场减持,包括在内。

              当然,也不排除找人接盘的打算。

                另据神开股份11月23日发布的公告表明,11月22日,顾正和袁建新两人已经率先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分别减持了万股和万股,分别套现万元和万元。   股权纷争白热化  作为快鹿集团旗下的上市资产,神开股份实际控制权转让纷争一直充满争议。 除了此次与宁波惠佳不欢而散外,其与君隆资产之间就控股权转让的矛盾也在近期白热化。   7月27日,神开股份发布第一大股东权益变动的提示性公告称,君隆资产通过以10亿元作价受让快鹿集团所持业祥投资100%的股权,间接持有神开股份%股权,并成为公司新任第一大股东。

                按照原计划,君隆资产分两期共三笔支付给快鹿集团10亿元股权转让款。 不过,在君隆资产已支付首期第一笔股权转让款4900万元,但在首期第二笔款项支付期满前,因业祥投资所持神开股份的全部股票在2016年9月14日被冻结,基于股份转让合同签订后发生的客观变化及可能导致君隆资产收购目的无法实现,君隆资产基于不安抗辩之考虑,暂未向快鹿集团支付第二笔及后续收购价款。 双方矛盾由此引发,双方各执一词。

                快鹿集团则委托律师向君隆资产发出《律师函》督促其及时履行付款义务,表示快鹿集团尚未在约定时间收到君隆资产剩余转让价款,君隆资产已构成根本违约。   但君隆资产方则指出快鹿集团未能协助君隆资产于约定日前获得上市公司控制权,且业祥投资持有的神开股份股权以及君隆资产持有的业祥投资股权均被上海公安局长宁分局司法冻结,导致君隆资产收购该等股份的合同目的将受到严重影响,在快鹿集团纠正上述违约行为之前,君隆资产将中止履行相应的合同义务。

                11月16日,又因业祥投资到期未归还借款,君隆资产合伙人王阿炳向法院提出起诉,轮候冻结了业祥投资所持神开股份全部股权。   而有关股权的冻结也为宁波惠佳最终弃购埋下了伏笔。   对此,神开股份证券部人士回应称,股东之争的确对公司有不利影响,但尚没有影响到公司经营层面。

                “快鹿集团派出了两名董事成员,经营还是公司在自主进行。

              对公司来讲,股权归属无非是两个去向,要么是留在快鹿集团内,要么是给君隆资产。

              由于仲裁是一裁终决,无论结果怎样,公司都会接受。

              ”该人士称。

              (责任编辑:柳苏源HN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