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藏在玉雕作品命名中的审美|玉雕|和田玉籽料

              本文重点:隐藏在玉雕作品命名中的审美|玉雕|和田玉籽料

                物件,作为时代的产物,凝缩着一个时代的审美意趣和社会风尚。

              玉雕,一种尤其具有文化内涵的物件,更能反映出人们所思所想的变化。   在经历了多年的发展,随着社会需求、创作人及消费者的审美取向的变化,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表现在题材、工艺、创作手法等,最简单直白的,则体现在命名中。

                八九十年代:对繁荣昌盛,平安吉祥的期盼  改革开放初期,人们对未来充满了希望,解决温饱是当时社会的主要问题,社会亟需发展,人们向往着物质丰腴、社会繁荣昌盛。 这一时期的玉雕作品的命名也体现出这样的特点。   创作于2002年  吴德昇和田玉籽料济公斗蟋蟀摆件  最典型的就是现存于北京中国工艺美术馆的翡翠四大国宝,分别是《含香聚瑞》、《群芳揽胜》、《岱岳奇观》、《四海欢腾》,表现出祖国山河繁荣富强,热闹喜庆的场面。   此外,自古以来“玉必有意,意必吉祥”在这一时段也表现的很突出,寄托着人们对于健康、财富、家族兴旺、功名利禄等的希望。 例如“太平有象”、“一鸣惊人”、“福寿如意”、“平安无事”、“大展宏图”、“马上封侯”、“加官进爵”等等。

                二十一世纪初:物质重要,精神同样不可弃  这一时期,国内经济快速发展,整个社会进入忙碌状态,创造富裕的物质生活,仍然是这一时期的主旋律,加上消费的主力人群以五六十年代的群体为主,因此,吉祥如意类的命名仍然是玉雕作品的主要方向,并且出现了很多谐音寓意的命名,比如树叶命名为“金枝玉叶”,老鼠与铜钱命名为“数钱”等等。   作者:倪伟滨周立祥  和田玉籽料傲骨文人印  与此同时,在高强度的社会压力下,对精神生活的追求也逐渐兴起。 花鸟鱼虫、山林水涧题材的作品越来越多,与此匹配的命名也文人诗意化,如“高山仰止”、“乐山乐水”、“赤壁泛舟”、“马放南山”、“江上渔者”、“曲水流觞”等等。

                也有根据作品内容直接引用古人书画或者诗词命名的,如“秋山行旅图”、“独钓寒江雪”、“枫桥夜泊”、“松荫会琴”等。

                作者:陆爱风  和田玉籽料一鸣惊人蝉形佩  2010年后:追求信仰、表达个性  随着时代的发展,社会文化变得更加多元。

              如今,追求信仰、个性表达成为社会主要的风尚。 2010年以后,玉雕界也颇为热闹。 各种文化的交流愈演愈烈,玉雕圈原来的各种流派、地域风格边界逐渐弱化。   作者:黄罕勇  和田玉籽料金狮献瑞把件  创作人员多样化,即有来自传统学徒方式的,也有来自学院经过系统美学教育的。 在这样的背景下,玉雕产品的风格也多元化,命名自然随着作品以及创作人员的综合素质和文学修养而差异巨大。   创作于2003年  吴德昇和田玉籽料薪传摆件  前两种命名方式仍然占有很大的比例,但这一时期的亮点在于创新者带来的改变。 追求信仰、表达个性、返璞归真,着重表达意境,是他们的创作的主要方向。

              其中以杨曦、邱启敬、樊军民、王一卜、刘东等人的作品表现突出。   创作于2005年  刘忠荣和田玉籽料“舞”  即便是同样的塑造宗教造像题材,在命名上也有很大的改变,如王一卜塑造的魏晋佛造像作品,命名有“立方”、“溢像”、“远方”等,强调意境表达。   而邱启敬佛像的佛造像命名则会采用佛语,如“无无明”、“极乐”、“照见”、“觉者”、“无住”等。

                作者:崔磊  和田玉籽料盘龙枪把件  此外,还有一些比较当代的表达方式,不循古意,如“无题”、“拯救与逍遥”、“思念”、“莲相”、“出莎”、“葡萄熟了”等,这类作品中,有些是传统的题材,也有很具有当代性的创新性题材,表达个人思想理念。

                作者:吴金星  和田玉籽料鸿运当头摆件  传统的玉雕已经逐渐融入了当代人的理解,不论在题材和创作上,在命名上也表现出很大的变化,这既体现了创作者的思想,也是消费者审美变化的体现。   北京正道2019春季拍卖会  预展:2019年7月19-21日  拍卖:2019年7月21日  展拍:北京燕莎中心凯宾斯基饭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