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省理工学者:Facebook即将遭遇的一场鏖战

              本文重点:麻省理工学者:Facebook即将遭遇的一场鏖战

              Libra的诞生,不仅伴随着人们对Facebook的质疑,也正面临着一场不可避免的鏖战本文作者是麻省理工学院数字货币计划的高级顾问编译:小可爱虽然华盛顿当局在加密货币方面的立法程序非常缓慢,但上周Facebook的Libra项目公开发布后,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却异常迅速地做出了反应。 加州众议员MaxineWaters提出紧急要求,他要求Libra项目的工作立即停止,直到召开听证会或参考欧洲立法者对类似事件的处理办法来应对此事。 一个区块链项目居然会被立法者们提出这样的要求,这种情况难免让人有点匪夷所思。 与比特币项目不同,国会代表们可以直接找到Libra的项目负责人谈话,他们还可以传唤他们并给他们施加压力。 他们可能会从Facebook子公司Calibra的负责人DavidMarcus开始,但最终目标还是通过扎克伯格直接控制这个项目的进程。 想象一下,如果一个国会领导人要求比特币停止开发,那他该向谁施加压力呢?会是那些遍布全球的开发者、矿工、用户吗?显然这是不可能的。 这就是一个由知名人士领导的项目,和另一个由匿名人士分布式治理的项目之间的区别。 而社交媒体的审查制度也正是这些加密社区一直批判的核心问题。

              当一个项目有明确的责任人时,各种利益相关方都可以倚靠责任人来影响项目。

              当项目共识是基于俱乐部式的准入机制时,那么利益分配时就总会有可以协调和谈判的可能。

              如果Libra会因为受到以上的压力而发生改变,那么这个项目又如何能向用户保证它是完全开放、开源、不受约束的呢?其实,不管是出于本意还是社会良知,Libra的设计师们已经充分考虑了如何使其避免受到Facebook的干扰了。 Libra团队将代码开源,并把治理权交给了瑞士的一家独立的基金会,又引入27个外部合作伙伴成为独立节点,并且口头承诺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过渡到一个自己不掌握权限的模型。 尽管Libra起源于Facebook,但Libra根据现有的结构和路线图,依旧能成长并存活下来。

              目前Libra还处于创世阶段,而接下来的这段时间,它能成长为什么样子,或许还是取决于它在Facebook这家公司的地位如何。 有毒的企业文化显而易见,Marcus和他的团队由Facebook支付薪水,正如他们所说,拿钱办事,代码至上。 虽然Libra的代码是开源的,但它始终是在Facebook内部孵化的,这难免使其染上了Facebook的企业文化。 最近有消息称,Facebook内部有毒的企业文化已经成为了一个不可忽视的问题,但这个问题在公司内部视若无睹。

              公司的重视资本化的模式导致他们把全球的用户当做是操作数据的棋子,创造了狭隘的舆论回音室,对新闻业的价值造成了无法挽回的伤害,也严重破坏了民主。

              有了这个前车之鉴,人们难免会对Facebook可能将建立起来的全新国际货币和支付模式感到担忧。 因为无论实际结果怎样,这都是一个隐患。

              沃顿商学院教授KevinWerch本周在纽约时报上表示,Facebook的Libra是一项伟大的大胆的尝试,它通过借助区块链技术来赢回公众的信任。

              但是在项目的初期阶段,除了把信任寄托在Facebook的早期投入之外别无选择,而且之前由于隐私泄密等事件导致的不信任,很容易成为制约Libra发展的障碍。

              支持Libra,而非Facebook我也希望Facebook死掉,但是我是希望Libra可以成功的,而且这两件事并不冲突。

              Libra的目标是为全球没有银行账户的20亿人提供有包容性的金融服务,这是一个崇高的目标,并且LIbra的团队正以智能化的方式去实现它。

              从真正的国际化、跨境、跨货币的角度来看,让这些人进入到国际经济体系中,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有可能带来巨大收益的。

              我们必须要面对一个现实,那就是比特币未能贯彻其倡导者所提出的金融包容性的承诺,而且比特币及其他加密货币对8000亿美元全球汇兑市场的影响力微不足道。 当然,如果闪电网络能够实现大规模交易的承诺,稳定币项目能够解决比特币波动性的问题,新的加密方案可以提到安全性和用户使用加密钱包的体验,比特币的影响力还是会提升的,但是这些都需要时间去实现,而我们需要现在就开始行动。 最后,也许是因为过多的HODLing投机者挤掉了消费者,因此全球范围内使用比特币进行点对点支付的可行用例并不是很清楚。 当然,其他以支付为重点的加密货币在汇款市场上也没有造成很大的影响。 所以,扩大全球支付范围的方法和条件,可能就是锚定一篮子优质法币的、可用于跨境支付的、低波动的国际稳定币,以及来自28个科技和金融巨头的强大的编程和营销资源。 并且,当Facebook、Instagram、WhatsApp的用户聚合到一起时,立刻就能够拥有40亿的潜在钱包及其形成的全球网络效应。 任何事情都是互有利弊的。 如果不看Facebook有毒的企业文化给Libra带来的潜在风险,那么获得许可的企业网络发展模式是非常适合Libra的。 因为推动项目的早期工作是非常的繁重,软件开发、营销和公共政策推广都需要有针对性的提携部署重要的企业资源,这是集中化作业带来的效率优势,而开源项目则很难做到。 随着项目的发展,Libra希望能够扩大财团组织,这或许会破话协调效率,但在经典的集权式和分布式的对决中,增加更多的非政府组织、银行、工会或公共养老基金成为新成员,将实现更大的多样性和更低的合谋能力。

              这远未达到完美的程度,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它或许能够达到对抗审查的结果。

              Libra对比特币和加密世界的影响顺便说一句,我也认为Libra的成功对比特币是有利的,过去一周的行情走势也说明了这一点。

              比特币有一个价值主张:当人们需要免受因为政治和制度带来的资产风险时,它将会是一种比黄金更具流动性的数字化风险对冲工具。 如果Libra成功地让数十亿人拥有数字支付钱包,那么这一价值主张便可以得到加强,因为它将更广泛地基于区块链的数字货币作为建立通往未来之路的力量。

              与此同时,由于Libra起源于Facebook,因此人们对Libra易受政治影响的看法不可避免。

              于是,数字黄金比特币将成为明智的选择。

              然而,锚定一篮子货币的LibraToken必然会是其他加密代币的真正竞争对手,例如Circle和Coinbase发行的USDC,以及GUSD。

              但我们可以想象有利于后者的事件。 例如,像印度这样的发展中国家,可能会对新流入发行的货币产生敌意——这种货币会对本地货币的需求造成冲击,但鉴于美元已经在印度经济中流通,所以他们更有可能接受数字美元即USDC或GUSD,用户也可能更乐意持有与单一主权货币挂钩的代币,而不是一个难以衡量的与一篮子挂钩的代币。 如果担心中心化会破坏人们对Libra的信任和创新的限制,那么这些建立在去中心化区块链上的代币,自然会显得它们更具吸引力。

              无论发生什么,世界货币的流通量都是令人惊讶的,仅每天的外汇交易就有6万亿美元。

              这为撮合不同模型、不同品味和不同信任的数字货币交易,提供了充足的空间。

              我们当前该聚焦什么?Libra最大的风险不是让扎克伯格变的更成功和更富有,而是没有能打破参与全球经济的障碍。

              金融排斥造成了贫困,而贫困又反过来滋生了恐怖主义和战争。 我们假设在还没有准备好的时候,应用了这项技术,那么最大的威胁将来自政策错误。 Waters议员和欧洲立法者声明的潜台词,是不允许这种点对点的结算系统取代本国货币。

              虽然这并不是Libra本来的意图,但它很有可能因为对主权国家的发币造成威胁进而引发恐慌而招致禁令。 如果这件事发生了,那么它将成为其他类似代币的一个丑陋的先例。 接受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提出的交易加密货币新规则,也可能损害项目促进金融包容性的能力。

              如果有足够多的国家接受了FATF的新规则,那么未通过KYC验证的地址间的加密货币交易将减少。 换句话说,这可能对Libra和其他所有人的金融包容性梦想,构成真正的障碍。

              最后,Libra团队已经完成了工作,并且对我们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而Libra项目的代表们必须面对这样一个现实,至少现在,来自监管的施压仍然存在,监管机构无疑将利用这一点来对付他们。 我们都应该祝愿他们能成功说服政策制定者,一个开放的全球金融交易系统意义重大。

              令人欣慰的是,英格兰银行采取了开放的态度,允许像Libra这样的科技公司直接从中央银行获取资金。

              但是,出于同样的原因,我们必须警惕企业权力的影响,Facebook劣迹斑斑的历史时刻提醒着我们所面临的风险,所以我们要防止它将这个重要项目转变为更加险恶的东西。

              我多希望是另一家公司在推动这件事,但事实并非如此。 我们必须要求代表们提供明确的、知情的监督,使这样的公司承担责任并削弱其垄断的权力。

              而我们也应该期待明智、开放的监管,鼓励企业在开放系统中进行竞争和创新,为这个星球上的每个人创造机会。

              收藏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