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银行不良率连升7年 再伸手要钱5年募资214亿补血

              本文重点:郑州银行不良率连升7年 再伸手要钱5年募资214亿补血

                回A股仅10个月,()拟定增募资“补血”。 7月17日晚间,公布的预案显示,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数量不超过10亿股,募集资金规模不超过60亿元,扣除相关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该行的核心一级资本。   本次非公开发行的发行对象为不超过10名(含10名)特资者,其中,郑州控股拟认购股份数量为不低于亿股,百瑞拟认购金额区间为不低于亿元且不超过人民币亿元,国原贸易拟认购金额区间为不低于人民币亿元且不超过人民币亿元。

              本次发行前,郑州控股、百瑞信托和国原贸易分别持有约亿股A股、亿股A股及亿股A股。

              本次非公开发行构成。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   是经中国人民批准,在郑州市48家城市合作社基础上于1996年11月注册成立的区域性股份制商业,2000年12月更名为郑州市商业股份有限,2009年10月正式更名为郑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郑州银行于2015年12月在香港联交所主板挂牌上市,于2018年9月在深交所挂牌上市,首开国内城商行“A+H”股上市先河。

                郑州银行分别于2015年12月23日和2016年1月20日首次公开发行亿股和超额配售部分亿股,实际募得资金总额共折合人民币亿元。 2017年,郑州银行通过非公开发行境外优先股,募集资金亿元。

              2018年9月,郑州银行在A股上市募集资金总额亿元。

              郑州银行这三次累计募集资金亿元。   加上今年的这次定增募资60亿元,郑州银行5年募集资金合计214亿元。

                回A股首年,郑州银行的出现负增长。 2018年,郑州银行实现亿元,同比增长%;实现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亿元,同比下降%。   郑州银行不良贷款率连续7年攀升,2011年末—2018年末,该行不良贷款率分别为%、%、%、%、%、%、%、%;拨备覆盖率分别为%、%、%、%、%、%、%、%。

                根据郑州银行披露的2019年半年度快报显示,截至今年上半年末,该行不良贷款率%,较去年底下降个百分点。   回A股仅10个月郑州银行拟定增募资不超过60亿元  回A股仅10个月,今年7月17日晚间,郑州银行公布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预案,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数量不超过10亿股(含本数),且募集资金规模不超过人民币60亿元(含本数)。

              郑州银行称,本次发行所募集的资金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本行核心一级资本,提高资本充足率,增强本行资本实力和抵御风险能力,支持本行业务拓展和发展战略实施。

                郑州银行表示,本次非公开发行的发行对象为不超过十名(含十名)特定投资者,包括郑州控股、百瑞信托、国原贸易,以及符合法律、法规和规定的管理公司、证券公司、公司、财务公司、机构投资者、资产管理公司、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以及其他机构投资者、自然人。   其中,郑州控股认购股份数量不少于亿股,认购金额为认购股份数量乘以发行(认购金额计算至小数点后两位);百瑞信托认购金额不超过亿元,且不少于亿元,认购股份数量为认购金额除以发行价格(对认购股份数量不足1股的尾数作舍去处理);国原贸易认购金额不超过亿元,且不少于亿元,认购股份数量为认购金额除以发行价格(对认购股份数量不足1股的尾数作舍去处理)。   截至2019年6月30日,郑州控股持有郑州银行A股股份215,678,764股,占本次发行前总股本的%,为该行第六大股东,该行董事梁嵩巍担任郑州控股的董事法定代表人;百瑞信托持有郑州银行A股股份114,697,149股,占本次发行前总股本的%,为该行第八大股东,该行董事樊玉涛担任百瑞信托的董事;国原贸易持有郑州银行A股股份199,046,474股,占本次发行前总股本的%,为该行第七大股东,该行监事朱志晖为国原贸易的实际控制人。   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的相关规定,郑州控股、百瑞信托、国原贸易系郑州银行关联法人,本次非公开发行构成关联交易。   郑州银行称,近年来,随着该行业务及资产规模稳健增长,资本消耗持续增加。

              未来,商业银行需要把握市场发展及变革趋势,探索差异化的发展战略,拓宽业务布局,寻找新的增长动力。 此次发行完成后,预计该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资本充足率分别将达到%、%、%。

                2015年-2018年已募集资金154亿“补血”  据郑州银行公布的《截至2019年6月30日止的前次募集资金使用情况报》显示,该行近三年已募集资金亿元。   郑州银行以每股港元发行价格分别于2015年12月23日和2016年1月20日首次公开发行亿股和超额配售部分亿股,合计亿股H股股票。 按该行收款当日公布的港币兑换人民币中间价折算,郑州银行实际募得资金总额共折合人民币亿元。 募集资金部用于充实该行资本金。

                2017年10月18日,郑州银行以非公开形式发行了59,550,000股境外优先股,实际募得资金总额扣除发行费用后,实际募得资金总额折合人民币为亿元。 募集资金用于补充该行其他一级资本。

                2018年9月13日,郑州银行公开发行每股面值人民币1元的A股股票6亿股股,每股发行价格人民币元,募集资金总额人民币亿元。

              募集资金用于补充该行核心一级资本。

                据长江商报报道,郑州银行近三年多次进行融资“补血”。

              随着业务规模不断扩张,郑州银行资本消耗速度较快,资本金补充压力也与日俱增。

              在进行多次资本补充后,2015年至2018年各年末,郑州银行资本充足率分别为%、%、%、%;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   其中,去年年末该行资本充足率和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较上年末下降、个百分点。

                截至今年一季度末,郑州银行资本充足率%,较上年末增长个百分点;一级资本充足率为%,较上年末减少个百分点;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较上年末增长个百分点,但仍接近%的监管标准。

                根据郑州银行的预测,以2019年3月31日为测算基准日,假设本次发行募集资金总额为亿元,在不考虑发行费用的前提下,该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将分别上升至%、%、%。

                郑州银行不良贷款率连续7年攀升回A股首年净利润下滑29%  数据显示,郑州银行不良贷款率连续7年攀升,2011年末—2018年末,该行不良贷款率分别为%、%、%、%、%、%、%、%;拨备覆盖率呈现下滑趋势,拨备覆盖率分别为%、%、%、%、%、%、%、%。

                自2015年在香港联交所主板挂牌上市以来,郑州银行净利润增幅逐渐放缓,直至出现负增长。

              2015年至2017年,该行净利润增速分别为%、%、%。   2018年9月19日,郑州银行在深交所挂牌上市,成为国内首家“A+H”上市城商行。

              回A首年的业绩报告显示,2018年,郑州银行实现营业收入亿元,同比增长%;实现归属于本行股东的净利润亿元,同比下降%。   对于业绩出现下滑,郑州银行表示报告期内,受区域经济环境下行和“逾期90天以上贷款全部纳入不良贷款”的监管政策影响,本行加大拨备计提力度、加快不良资产处置,净利润出现下降。

              受此影响,去年第四季度,郑州银行实现归属于该行股东的净利润为-亿元,同比下滑%,拉低全年业绩增速。   2018年,郑州银行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报酬合计万元,17位年薪超百万。 其中,董事长、执行董事王天宇年薪万元;行长、执行董事申学清年薪万元。

                此外,副董事长、执行董事年薪万元;监事长、职工监事赵丽娟年薪万元;职工监事成洁年薪万元;职工监事李怀斌年薪万元;副行长夏华年薪万元;副行长郭志彬年薪万元;副行长孙海刚年薪万元;副行长张文建年薪万元;副行长、总师毛月珍年薪万元;董事会秘书傅春乔年薪万元;首席信息官姜涛年薪109万元;行长助理李磊年薪万元;行长助理张厚林年薪万元;风险总监王艳丽年薪万元;职工监事崔华瑞(离任)年薪万元。

              (文章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