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年金缴费“挂账”暗藏风险

              本文重点:职业年金缴费“挂账”暗藏风险

                2015年,机关事业单位养老金改革同步建立了职业年金,一举实现了公私部门的制度统一。

              不过,设计中还是留了一个“活口”——全额供款单位的职业年金单位缴费“挂账”、退休时做实,其他单位和所有参保个人“实缴”。 “挂账”涉及机关事业单位全部在职人员的90%,大约3400万人。

                “挂账”还是“实缴”,说到底是财政负担留在当前还是未来的问题。 据估计,2015年全额供款单位新增退休1380万人,2050年增至2300万人,如果记账利率是5%,加上缴费工资增长的影响,退休做实的财政支出将由不到40亿增至万亿,同期“实缴”的话,财政负担由1640亿增至13100亿。

              对比来看,30年后“挂账”与“实缴”的财政负担差别不大。   问题的关键在于当前的财政负担,“实缴”要新增财政支出数千亿。 2015年是1600亿,比不改革增支33%,对于一些财力较弱地区来说绝非小数。 为了“全国范围同步实施改革”,“挂账”缴费成了权宜之选。

              但问题很快显现,突出表现是,政策出台至今已近2年,职业年金一直没有实质性进展,记账利率无法敲定、管理细则没有落地,账户“虚实并存”新添巨量工作,经办机构叫苦连天。

                国外年金从DB转向DC后积累了大量资金,制度可以自如运转。 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401(K)计划大部分年份的资产余额高于累计缴费,年均收益率超过10%,2015年底资产余额46500亿美元,超过GDP的四分之一。

              我国的全国基金2001年建立,到2015年也实现了累计投资收益超过累计拨入资金,年均收益率达%。 这些都是“实缴”投资运营的好处,也是“挂账”白白丢失的红利。   我国基本养老个人账户也是这种“挂账”形式,账户“空转”。 本世纪初,空账规模几千亿时人们就在惊呼“巨大”,结果2007年突破万亿,4年后增加1万亿、2年后再增1万亿,2015年记账额增加7000亿的同时做实规模缩小2000亿、造成空账规模再扩1万亿。

                我国经济发展已进入“新常态”,财政收入不可能再像以往那样持续高速增长。

              有人认为,今天“实缴”,政府要拿出财政收入的1个百分点,负担过重了,而“挂账”的财政负担要到30年后才会显现。 其实,这种观点忽视了实账运营的投资收益,据估计,30年后职业年金的累计结余基金可达到同期财政收入的10%,这些都是真金白银。

              “实缴”带来的可投资资金,打开了从制度外部获取“血源”的窗口。 这些新鲜血液,原本可以固本浚源,却因“挂账”流失,这是制度巨大的效率损失。   “挂账”或是“实缴”,取决于当前政府担当的勇气。

              窗口期不会永远开放,错过了,就如同基本养老保险个人账户那样,再无回头路。   张盈华,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执行研究员,副研究员,中国社科院拉丁美洲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