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半年沪上发生多起建材脱落事件 人为抛物因素更复杂

              本文重点:上半年沪上发生多起建材脱落事件 人为抛物因素更复杂

                原标题:上半年沪上发生多起建材脱落事件,与之相比人为抛物牵涉的因素更复杂,治理常陷入困境坠物、抛物从天降,悬在城市上空的风险如何防  眼下正进入防汛防洪关键时期。 昨天,中国气象局分析称,今年第5号台风“丹娜丝”将在24小时内生成,预计登陆我国沿海地区。

                台风“正在路上”,空中坠物防治再度成为热点。 伴随高楼大厦快速增加,高空坠物成为新的“城市病”。

              今年上半年,上海就曾发生过多起建材脱落事件。

              而近期全国频频出现的高空坠物致人伤亡事件,背后更有不少人为因素。 多年来屡禁不绝的高空抛物,除了文明素养问题,也已成为公共安全风险,并挑战多个方面的治理智慧。

                坠物也好,抛物也罢,从天而降、不期而至的风险,已是高悬在城市上空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在这个夏天,从人、技术、制度等多个层面着手破题,将是上海面临的紧迫考验。

                治物◆◆◆  防风险不能只靠人海战术  建立建筑坠物风险防控体系建议引入市场主体规避风险  ■本报记者戚颖璞  统计数据显示,上海拥有数万栋高层建筑,从楼上掉下的一块小小玻璃,或是扔出一个小小垃圾袋,都可能危及行人安全。   近年来,上海不断加强空中坠物监管力度。

              今年4月起,上海加大对建筑坠物的地毯式告知、排查和整治力度。

              聚焦房屋全生命周期,《市政府办公厅关于印发上海市房屋管理局主要职责内设机构和人员编制规定的通知》明确质量安全监管主体——由上海市住建委负责房屋(含附属设施)施工过程的质量安全监管;市房管局负责房屋(含附属设施)竣工验收(或交付使用)后的质量安全监管。 关于建筑维修和养护,《上海市住宅物业管理规定》也对业主和物业服务企业的职责进行了梳理明确。   不过,空中坠物种类繁杂、数量大,防不胜防。

              有物业专家坦言,除外墙保温材料,坠物风险点还包括雨棚、空调外挂支架、晾衣架、照明设备等建筑外挂物,以及玻璃、石材、金属等建筑幕墙。 全市建筑物体量庞大,防风险不能只依靠人海战术,要建立全方位风险管控体系。

                同济大学城市风险管理研究院院长孙建平表示,上海正在研究制定建筑坠物风险管理体系,通过建立常态化管理机制,从源头降低空中坠物发生概率。   风险管理:应急转向常态  每一栋建筑在综合评估之后,都可以形成蓝色、黄色、橙色、红色预警。

                实际上,坠物风险大小并不完全由建筑高度决定。

              日前,四川北路商业街一家美食城就发生外墙水泥掉落,而这块水泥仅位于二楼。

              在许多不属于高层建筑的老旧小区,悬挂在外墙的空调机和支架经日晒雨淋逐渐锈蚀,也会有脱落风险。

                目前,不少城市管理空中坠物存在以应急为主、“头痛医头、脚痛医脚”问题。 孙建平说:“制定经济适用的管控体系,才能持续性、精细化防范风险,由事后应急处置转变为事前主动管控与预防。

              ”  上海建筑附着物设置、维护和管理,尚未形成完整资料库。 以玻璃幕墙为例,不同建造工艺、日常维护手法、所处地理位置,会影响坠物风险的发生概率。 通过排查建筑本体,形成风险清单和地图,集纳风险点,可方便管理者定期对建筑进行“体检”,及时更新状态。   在了解基本风险的基础上,建立建筑坠物风险管控数据库,针对不同建筑状态,分色预警、分级响应、分类处理、应急救援。

              数据涉及建筑附着物设置人、施工方、所有人、使用人、相关企业或第三方检测机构、建筑附着物底数、历史事故、管理手册等多类信息。

              类似于气象预警信号,每一栋建筑在综合评估之后,形成蓝色、黄色、橙色、红色预警。

              不同颜色代表不同的风险等级。

                掌握风险后,谁来解决隐患?孙建平建议编制上海市建筑坠物风险管理手册,明确责任主体、实施主体。 比如,对新增或更新既有建筑附着物设置、管理等相关条例规范,配套形成相应的管理机制和技术、管理、工作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