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有创投放开跟投有“一石二鸟”之妙

              本文重点:国有创投放开跟投有“一石二鸟”之妙

              在国有受制于薪酬水平与市场化机构相比无优势的背景下,给员工以跟投的机会,成为留住核心员工的重要手段。

              胡学文近日,国务院印发《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方案》。

              方案明确指出,支持国有创业投资企业、创业投资管理企业等新产业、新业态、新商业模式类企业的核心团队持股和跟投。 自此,国有创投核心团队持股和跟投相关做法终于有了明确规定。

              国有创投核心团队持股和跟投制度的放行,有望真正激活国有创投机构公司和员工活力,绑定集体和个人利益,实现激励和约束“一石二鸟”之妙。

              首先,国有创投核心团队持股和跟投是有效的激励手段。 一直以来,国有创投都被认为竞争力不如外资、民营创投,比如决策效率低、办事流程长,此外最重要的是激励机制不够市场化,因而留不住高手。 众所周知,创投行业是一个高度竞争的行业,核心资产就是专业的投资人才。

              一家创投机构如果留不住或引不来高层次专业人才,要想在股权投资这个凭借发掘前瞻性投资机会的行业做大做强,无异于空中楼阁。 也正因如此,在外资、民营创投机构中,除了薪酬水平更为市场化外,较为普遍是采取合伙人制度,普通员工也可以较为灵活地选择跟投等形式,形成利益捆绑、风险共担的利益分配机制,尤其对于吸引高级人才极具吸引力,以至于一些国有创投甚至沦为外资、民营创投机构培养熟手的“黄埔军校”,眼睁睁地看着人才流失。 国有创投自然也能看到这一问题所在,但受制于政策限制,一直在核心团队持股和跟投层面是心向往之,而不得入其门。

              仅有极少数地方国有创投机构,在当地政策的支持下做了小范围尝试,从效果来看,在国有创投受制于薪酬水平与市场化机构相比无优势的背景下,给员工以跟投的机会,成为留住核心员工的重要手段。 其次,国有创投核心团队持股和跟投亦是有效的约束手段。

              放行国有创投团队持股和跟投,一方面是为了激励员工,使员工除了有限的薪酬收入外,还能有机会共享收益,从而充分调动全体员工的积极性;另一方面,其实还是着眼约束,尤其是在国有创投,会给人一个印象,那就是钱都是公家的,投资项目时就可能不珍惜不审慎,形象地说就是“崽卖爷田心不痛”。

              核心团队持股和跟投机制的设计,可以打破国有机构是公家的传统认识,将高管、员工和公司的利益深度捆绑,在拍板决策投资项目的时候,会更加审慎认真,尽量实现在分享利益、规避风险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既不会大冒进随意投资决策导致大损失,也不会畏手畏脚错过挖掘金疙瘩的机会。

              当然,要想实现激励和约束的最佳平衡,这其中还涉及到核心团队持股是在集团层面还是二级子公司,跟投具体什么范围的人员可以跟投,跟投是强制还是可选择,跟投的比例如何设计等技术层面问题。

              相比于国有创投核心团队持股的进程缓慢,员工跟投其实早有尝鲜者。 深创投董事长倪泽望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为了有效防范风险、达到监管目的,确保投资质量与资产安全,深创投很多年前就建立了强制跟投与主动跟投机制。

              具体而言,在高管层面,对投委会表决通过的所有投资项目,要求高管强制跟投,除非其在投委会上投反对票。

              在投资经理层面,每个通过投委会决策的投资项目的投资经理团队成员,要求进行强制跟投。 在建立强制跟投制度的同时,深创投也制定了自愿跟投制度。 员工可自愿跟投,与公司同股同权,跟投额不得超过项目投资额的一定比例。

              倪泽望表示,跟投使员工与股东共担风险共享收益,充分调动了全体员工的积极性,全员参与对公司投资项目的监督管理和增值服务,充分发挥集体智慧和利用集体资源控制项目风险,提高项目成功率。 截至2019年3月底,深创投投资企业数量、投资企业上市数量均居国内创投行业第一位:已投资项目981个,251个项目已退出(含IPO)。 深创投作为一家国有机构,在高度市场化竞争的创投行业有如此成绩,很难说和相对领先的激励机制没关系。

              不过,员工跟投制度落地在国有创投中依然还属于个例,一些老牌国有创投机构热切期盼相关政策的施行。

              随着国务院关于放行国有创投核心团队持股和跟投的方案正式出台,后续这一政策在各大国有创投机构有望加速铺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