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总统候选人拟减免4200万人的学生贷款 却可能拉大种族贫富差距?

              本文重点:美总统候选人拟减免4200万人的学生贷款 却可能拉大种族贫富差距?

                今年4月,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伊丽莎白沃伦首次提出了她减免学生债务的计划。 本周,她又正式提出了《2019年学生贷款法案》,并揭示了更多新的细节。

                据《赫芬顿邮报》报道,该法案由众议院多数党党鞭詹姆斯克莱伯恩(JamesClyburn)推出,法案将完全取消75%的款人学生债务,另有20%的学生债务可以部分获得减免。   相当于一年的  目前,该计划在选民中颇受欢迎。

              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和民调机构MorningConsult联合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56%的登记选民对该计划表示支持,只有27%的选民表示反对。   根据沃伦和克莱伯恩的提议,获得债务减免的程度降取决于借款人最近一个的收入。 在10万以下的借款人,可免除5万美元的学生债务(这一人群达到4200万人);收入在10万-25万美元的,可获得部分债务减免;而收入在25万美元以上的人,不能获得任何减免。

              背负私人贷款的学生借贷人,可以通过将私人贷款再融资到联邦贷款中,以实现贷款减免。

                另外,Politico指出,由于该法案将取消法中禁止免除学生贷款的,所以有利于()破产时卸掉私人和联邦学生贷款的包袱。

                根据沃伦的说法,减免贷款所需的资金将来源于对资产超过5000万美元的人每年加征2%的税,以及对资产超过10亿美元的人加征1%的税。

                减免贷款的过程看起来也比较简单。

              按照说法,减免贷款不需要任何,只需要通过财政部、国税局、教育部之间实现信息共享,就可以自动推进。 而从法案颁布到完成预计需要一年时间。

                值得注意的是,若直接减免4200万人的学生贷款会导致财政一次性支出6400亿美元,这几乎相当于美国一年的国防预算(2018年美国国防预算为6920亿美元)。

                美国高等教育专家MarkKantrowitz认为,共和党人不太可能支持该法案。 “甚至在(民主党占多数的)众议院通过都会有困难,因为一些民主党人可能会因而犹豫不决”。   为了增加在2020年大选初选中的胜算,参议员伯尼桑德斯甚至在今年6月宣布了更为激进的提案,要求彻底取消美国万亿美元未偿还的学生贷款。   或导致贫富差距增加9%  取消学生债务势必会在内刺激经济。 美国巴德学院利维经济研究院2018年2月的一项研究表明,债务取消后,在创造的高峰期,每年约增加120万-150万个新工作,在接下来的10年里,率将降低至个百分点,实际增加8610亿至10830亿美元。

                但与此同时,每年美国联邦政府赤字与GDP的比值可能也会上升至个百分点。   美国著名智库Demos更早的一项研究表明,如果免除所有的学生债(类似于桑德斯的提议),则可能会加剧种族贫富差距,将黑人与白人差距扩大9%。

              这其中的原因是,白人完成大学和研究生学位课程的可能性更高,所以如果免除所有学生债,白人家庭实际上可从中获得更大的利益。   此外,财经专栏作家RickNewman认为,如果新一代学生出现,重新累积债务,取消学生债将毫无意义,所以只有大学教育真正免费,该计划才有意义。 根据沃伦的计划,除一次性支出6400亿美元外,免费大学每年还要额外花费620亿美元,或者在十年内花费万亿美元,这是一大笔很大的费用。

              而如果将这笔钱用于资助基础设施发展、教育或普及儿童保育,则可能产生更好的回报,推行也不会受到很多阻碍。   而学费减免还将导致中产阶层陷入“尴尬”。

                学费全免对于上不起大学的人来说是一件好事,但大量新生入学会影响公立大学的教学质量,所以会有更多人选择私立学校,资金需求增加,学费和其他费用也会急剧上升。

                目前,美国私立学校的学费已经超过了通胀和收入的增速,中产阶层预算非常紧张。   RickNewman指出,如果该计划没有考虑到这一点,可能会导致这些收入比上(私立学校)不足,比下(免费大学)有余的家庭陷入两难境地。   在RickNewman看来,该计划还可能带来不公平问题。

              对于刚毕业还带着一身债务的学生来说,恰好赶上“债务取消计划”自然是好的,但对于一个已经还贷5至10年,甚至已还完所有贷款的人来说,只获得部分减免,甚至无法获得任何减免,显然有失公平。 虽然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公平,但极度的不公会导致选民的怨愤,带来相反的结果。

              (文章来源: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