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审判(Judgement)象征清晰的判断力

              本文重点:20审判(Judgement)象征清晰的判断力

              当审判倒立时,你会发对来自内心的呼唤。

              也许你的理智和逻辑正在劝你,不要为某不明确或看不见的东西而放弃“你所拥有的一切”。 每一次你拒绝或延迟回应这呼唤时,空虚感就会再一次加深。

              你收成的时候已经到来,你必须为你先前的决定负责,作为生命中某个章节的结束。

              通常当审判倒立出现时,代表你正在找寻某些东西,以填补命中越来越大的鸿沟。 你并不知道这个召唤是来自内心,也不知道解决知道也来自内心。 简单说,这张牌碍是缺乏清晰的判断力。

              英格丽来我这里,希望能治愈她那让群医束手无策的疾病。

              她已七十四岁,穿着非常得体。 这是一个将人生以及自己掌握得非常好的女人。 她花了四十分钟的时间向我介绍她自己,而且对自己及其成就是完全的歌功颂德。 对我而言,那四十分钟简直令人精疲力竭,因为她似乎认为这世界是为她而运作、为她而停止的,再也没有比英格丽更重要的事物了。 我感觉心里升起一股愤怒——怎么可以有人活到七十四岁,却还是完全的自私呢?完全没有智慧,只有贪婪和权力的滥用,而这完全是为了控制他人。 “你知道,我从前是个非常漂亮的女人。 我曾经是个活跃在伸展台上的模特儿,结识了许多欧洲最棒的男人,他们当中有些人已经结婚了。 我和一位相当英俊的男士定过婚,但在我和零一个男人上过床以后,我便解除了婚约。

              毕竟如果我可以那么轻易背叛他,那我就不曾针的爱过他。 ”我发现自己正在想着,她从没爱过,只爱对着镜子顾影自怜。 我了解她的处境又多么可悲,它有多么的寂寞。 她已经七十四岁了,却似乎从没有向生命或任何人,或单纯的孩子般的冲动屈服过。 当我在说话时,她甚至听不见我的话,因为我所说的任何话,只会让她想到一些她觉得必须要再说的话。

              她是不可救药的。 也就是说,只有从她的内心才可能就得了她。

              她的精神饥渴,然而却无法从生命、宇宙或她身边的人中得到任何的支持。

              她希望我帮她除去身体上的症状,而我却没有办法是她了解,那些就只是症状而已。

              症状是有病因的,如果没有病因而加以治疗的话,新的症状还会出现。 通常在审判倒立时,你可能正在磕药、酗酒,或沉于肉欲,以填补内在的空虚。

              倾听你的心声,让它告诉你,你那永无止尽的悲伤,你不敢大声说出来的梦境,以及为了现实生活的要求而牺牲掉的希望。

              罗那德三十岁,他觉得自己太年轻不可能有心脏方面的问题。

              我们在咨商课程中共事过几个月,在那段期间,我们发现了他心脏的问题,即藉着心脏的问题试着告诉他,他不想听的话。

              他在童年时曾被一群男人施以严重的性虐待,在他们对他做出一些下流的行为之前,先毒昏他,让他进入无意识状态。

              “我能确信不论他们对我做什么,我都有能力应付,但是我不知道他们做了什么。 我会抗拒防毒面具好一阵子,直到我丧失意识,然后冰冷、孤独的醒来,全身湿淋淋的,显然刚刚被水冲过。 这种事经常发生,而且回想起来我但愿死掉,这样就不必回到意识状态中了。

              ”说到这里,他突然哭了起来。

              “有几次我真的几乎要死了。 他们一定是给我洗了太多瓦斯了,因为有一天我醒过来时,看到两个男人重压着我的胸部,而第三个男人在旁边嚷着该怎么做。 当时我八岁。 从那天开始我打心里痛恨我的心脏,因为它不让我死。

              ”我要他求去问他的心脏,对它的失望它有什么反应。 我要求他倾听从他内心传出的低语。 他回答说:“它说当时它有问我是否想死,不过我的精神并没有出现在我的身体内,所以它就继续保持跳动,盼望着我的精神最终会回来,帮它作决定。

              在那种情况下,它只是做它觉得是最好的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