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盘“涨价无望”央企开发商举报政府? 金茂回复:没有的事,地方政府建议我们报警

              本文重点:楼盘“涨价无望”央企开发商举报政府? 金茂回复:没有的事,地方政府建议我们报警

              一则“涨价无望,央企金茂选择了举报批复预售证的相关杭州政府部门”的消息在网上流传。 7月8日,有媒体报道:经过了三个多月的周璇,首开杭州金茂府项目想要提高预售价的愿望还是落空了。 7月5日,首开杭州金茂府最后一批高层房源领出预售证,214套房源,均价48115元/平方米。 这一均价水平与其8个月前的上次开盘持平,也就是说,惜售赌涨坚持了8个月的首开杭州金茂府,仍会以原价格开出最后一批高层房源。

              “涨价”无望下,央企金茂选择了举报批复预售证的相关杭州政府部门。

              多位开发商表示,首开杭州金茂府本来与绿城沁园二期开盘的时间差不多,绿城沁园的批价提高5000元/平方米,但金茂想要涨价却一直不给批复,金茂因此将该情况举报给了相关部门。

              一时间,“央企开发商举报政府部门”迅速刷屏。 为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第一时间向金茂进行求证,对方回复称:“没有的事。 我们也不知道这样的谣言是怎么传出去的,当地政府建议我们报警解决。 希望大家不信谣不传谣”。 昨日(7月8日)下午,金茂杭州公司发布公告称:作为责任央企,中国金茂拥护并响应各级政府关于稳定市场的一系列调控政策。

              首开杭州金茂自2017年6月首次开盘以来,一向遵守相关政府部门对销售价格的批复,并严格遵照执行。

              一些媒体“文章中关于‘涨价无望下,央企金茂选择了举报批复预售证的相关杭州政府部门’‘金茂想要涨价却一直不给批复,金茂因此将该情况举报给了相关部门’等内容为不实信息,已对金茂品牌及企业商誉造成负面影响!”当天下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首开杭州金茂府项目销售中心看到,部分购房者正在看房。 值得注意的是,杭州市场传出的部分房企“欲涨价而不得”的确事出有因。 限价下的火爆楼市杭州楼市上半年颇为火爆。

              数据显示,3月、4月、5月杭州市迎来“小阳春”行情,市区新房成交量连续上涨,并在5月达到万套的。 2019年上半年,杭州市区共成交商品房60908套。

              在市场上行趋势下,杭州一些楼盘纷纷希望将待售楼盘售价上调。

              当地媒体报道称:一些项目负责人一直在亲自负责备案价的上浮工作,但是却没有结果。

              有坊间人士预测,接下来,一些尚未入市的全新项目在等不到价格开放的情况下,均有望跑步入场。 首开杭州金茂府也属于跑步入场的那一批。 为了打造首开杭州金茂府,2016年6月3日,首开和金茂经过19轮竞价拍得杭政储出[2016]12号地块,成交总价641000万元,折合楼面价33106元/平方米,用地面积69151平方米,总建筑面积平方米,容积率,建筑密度28%,绿地率30%。

              首开杭州金茂府规划建设22幢主体建筑和1栋幼儿园,分两期建设,由高层、洋房和低层建筑组成。

              项目于2017年6月28日首次开盘,价格48000元~50000元/平方米。 今年7月4日,首开杭州金茂府最后一批房源面市,高层214套,户型建筑面积约143~168平方米,均价48115元/平方米,其中标准6000元/平方米。 此价格和两年前的确没有太大变化,且比一街之隔的另一个项目足足低了5000元/平方米。

              值得注意的是,首开杭州金茂府两次拿到预售证的时间相差8个月,两次备案价毫无变化。

              “央企开发商举报政府部门”的传闻正是因为这个最新房源的价格而引起。 据了解,该项目的最新售销远低于周边开发商的预期。

              业内人士分析,即便有微利(项目售价6万~万元/平方米才能保证足够盈利),也比隔壁竞品卖的价格低许多,也难免会让竞品开发商抓狂。 58安居客房产研究院首席分析师张波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现在各地对于重点二线城市控制比较严,如果想拿到一个相对较好的价格,甚至比较好的利润空间,是很难实现的。 对于这两家房企来说,一家3万多的地价,一家4万多的地价,在售房源肯定属于不赚钱卖,甚至亏本在卖。

              张波进一步表示,开发商不赚钱卖房,在这这种心态左右下,自然会更在意相邻楼盘的价格问题。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批开发商现在拿了高地价,未来如何更好地让房源入市。 如果一直出于限价情况下,在建造成本和运营投入会相应减少,那么房子的质量就值得商榷。

              多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杭州从去年开始到现在,各种项目想方设法突破价格,从目前来看,不会有松口的可能。 ”买方享受政策红利当前“限价”政策,的确给杭州买房客带来了巨大红利。 以之江区的祥生云境为例,据杭州克而瑞数据,其新盘入市推出78套小高层,户型面积为102平方米和110平方米,成交均价38600元/平方米,开盘即售罄。

              滨江区的信达中心杭州壹号院,加推268套超高层房源,成交均价仅48100元/平方米。

              虽然价格较之前均价上涨208元/平方米,但此次加推的是171平方米和182平方米的大户型房源,所以价格依然有吸引力,项目开盘当天即售罄。

              克而瑞分析指出,这两个项目当日即售罄的共性原因有两点,一是板块房源稀缺,两个项目所在版块的存量商品住宅房源仅有百套,去化周期均在2个月以内,祥生云境更是板块内目前唯一的新盘。 其次,从价格方面来看,无论是祥生云境还是信达中心杭州壹号院,均未突破板块此前的限价,且这两个板块的购房者多为自住改善型,对于板块的认可度和未来预期较高。

              杭州当地市场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杭州从去年开始到现在变化不是太大。

              去年底到今年初冷了一点,从今年二季度开始,整个市场又回归到热的层面。 未来大量的客群基数,加上城市配套的落地,利好还是存在的,整体供应量还是可控的,这就导致了整个市场热度高。 去年底一些热门盘中签率为20%,到现在中签率5%,还有一些不需要摇号的区域,都需要摇号了。 上述人士表示,限价导致市场预期较高,导致库存的持续去化速度很快,加之限价和中签率低的影响,势必会造成一定的恐慌,也让人们买房热情高涨。 “针对价格的调整机制,政府应该更多去思考。

              ”一位业内人士认为,从政策发展方向,政府的确应该严控,但是否要针对每个楼盘和每个项目,值得商榷。 对于开发商来说,现在判断市场非常简单,金融端如果控制越来越严,能级越高的城市,抵御风险的能力也越强。

              从判断的角度来说,按照城市城市能级作为投资优先序列来选择。

              该业内人士同时认为,在限房价、限地价的背景下,是对房企运营能力、控盘能力和成本控制能力的考验,企业只能去调整运营能力、成本管控能力。

              按理说,限价不会使区域房价出现暴涨情况,但这轮限价之后,这就使得未来开发商在保持利润的情况下,这批价格预期的,产品品质和配置标准会相对较低,就算5%~10%的涨幅,未来产品品质会受到较大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