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er的稳定币之路:跟Libra完全不同的探索

              本文重点:Meter的稳定币之路:跟Libra完全不同的探索

              (来源于Meter白皮书)  Meter网络中,它跟比特币不同,它把发行代币的矿工和记账的验证者进行了分离。 PoW的矿工并不直接处理交易,但会负责产生必要的随机性、系统中的时间概念。

              PoS的记账是由验证者来完成,验证者可以抵押MTRG代币(必要时也可抵押MTR)。

                这样做的好处是,把PoW和PoS的好处结合起来。

              具体来说,Meter采用了PoW挖矿侧链和PoS记账主链的双链结构。   比特币中的挖矿随机性是通过解答谜题的算力竞争中产生,PoS则需要通过明确的方式产生,比如Harmony和用VRF可验证随机数来产生随机数。

              在Meter中,它用PoW来产生随机数。 它有一个侧链,有基于PoW的“委员会选举中继”(CER),它定期分离和融入主链以触发委员会的选举,确保主链的活性。 其中分离和融入所间隔的时期称为一个周期。

                CER上的交易包括矿工的区块奖励和主链上所有交易的Merkleroot。 CER存在可能的分叉,只有在CER最长链上的矿工才能获得区块奖励,且这条最长链需要得到下一个主链区块的确认。   主链和CER侧链的区块间隔时间不同。

              主链每10秒出块,CER链区块时间为2分钟。

              间隔一段时间之后,CER会和主链融合,以触发委员会的重新选举,同时跟主链同步数据。   在主链的PoS机制中,区块提议者委员会是从PoS权益代表池中选举出来。 首先CER侧链产生的随机数可用于重新选举委员会,给委员会成员进行排位,排位最高的委员会成员开启新一轮的周期。   每个委员会成员基于他们的排位顺序在轮次中提议新区块。

              委员会成员收到区块提议后,它开始签名并广播出去。

              只要签名超过三分之二的大多数,区块会被确认。   这种混合共识有一个好处是分区的容错性。 它不要求强同步,在发生网络分区时,超过1/3的委员成员离线,区块生产会停止。

              而PoW可以继续在侧链上进行挖矿。

              只要主链网络恢复,PoW链会触发委员会重新选举,产生新记账周期。

                Meter利用PoW和PoS的优点,同时也有自己的特色。 比如PoW方面,Meter在能源消耗的机制设计上更节能,比特币的电力消耗会随着比特币市值的增加而增加,因为它会导致矿工竞争加剧,挖矿难度增加,哈希率随之增加。

              Meter挖矿只跟新增的货币需求相关。 它对算力的需求不会无休止上涨。   PoW还可以帮助Meter获得随机性、系统的时间概念、人人可以参与货币发行的无须许可性。

              这保证了它的去中心化特性,也就是Meter哲学中希望的人人参与的货币发行。

                同时有了PoW还可以消除PoS中的一些弊端,比如富者愈富、无利害关系攻击、长程攻击等问题。

              Meter的挖矿是无须许可的,不用抵押代币即可实现。

              PoW一般是最长链原则,如果不在该链上添加区块,奖励就拿不到,而PoS验证者可以在不同的PoS链分叉上投票以最大化收益。 一般的PoS对这种行为会采取消减的惩罚措施,Meter的及时最终性的设计不允许分叉。

              长程攻击方面,Meter有PoW链CER,它引入时间的概念。 同时,在每个周期的所有交易的Merkleroot都记录在CER链上。

              这样一来,要进行长程攻击,也就是说,要重新创新完整的链,不仅需要改变PoS的链,同时还必须重塑CER链,不仅需要花费创造原链同样多的时间,新链还无法包含原链的同样数量的代币。

                这样通过引入PoW的侧链,消除了普通PoS的一些弊端。 而主链的PoS机制则可以防止女巫攻击。

                Meter的独立货币政策辅助稳定  1.稳定币MTR和治理代币MTRG  首先,让我们来看看Meter网络中的两种主要代币:Meter的稳定代币MTR和治理代币MTRG。   Meter的稳定币MTR是用途代币,是交换媒介和计价单位。 MTR目标是成为一种支付和结算的工具,比如为不同公链上的Defi构建基础层,正如今天Dai在以太坊公链上所扮演的角色一样。   正因为MTR是用途代币,它跟传统的股权代币不同,没有回购,也没有分红。 它跟USDT可以兑换法币USD不同,它不是基于抵押生成,它只是用作交换媒介的稳定币。 所有MTR没有预挖,也没有分配给Meter基金会,用户无法向基金会或其他组织进行赎回的操作。   MTR不仅可以在Meter生态中使用,比如用于交易的手续费,也可在其他链上流通。 它可以通过锁定MTR,然后在以太坊上发行基于ERC20的MTR代币,实现在以太坊生态中进行价值流通。

                同时,也可以通过在其他链上锁定资产以置换出MTR代币,比如用户在比特币链上锁定BTC,由于Meter的PoW挖矿采用和比特币一样的SHA256,所以在共识层就可以产生BTC和MTR的基于成本的对价,无须外部的预言机将数据反馈到链上,用户可以根据对价获得BTC部分的部分价值(如50%)的MTR和1个票证(类似于MakerDao的CDP),如果用户想换回BTC,则使用当初兑换出来数量的MTR代币加上票证,并支付一定的费用即可赎回BTC。   MTRG是Meter的治理代币,它有两方面的主要功能。 一是,作为Meter记账主链进行staking的主要代币,用于验证者记账的权益质押。

              二是,作为治理代币,用于对新功能的投票。

              质押MTRG的主要收益除了记账的手续费之外,还有新发行MTRG的拍卖费、区块链状态存储费用、锁定资产退出费用等产生的出块奖励。   是辅助MTR实现稳定的独立政策工具  像任何系统一样,早期需要一个启动的过程。

              Meter也一样,它的机制设计寻求长期的平衡,但短期的波动不可避免,像锚定美元的USDT和超额抵押资产生成的DAI也存在一定的波动性。   首先MTR的价格波动也会影响矿工的行为,价格上升,矿工增加,价格下跌,矿工撤离。

              这样MTR的供应量也会随之变化,从而反过来影响MTR的价格。   不过,如果出现大幅度的价格变化,仅靠市场的无形之手可能无法实现稳定。 这个时候,就需要采取更多的措施。 但由于Meter是没有中心主体的组织,它的措施是通过去中心化的方式来进行。

                在传统的解决方案中,比如美元波动过大时,美国的央行和财政部会采用买入和卖出债券的方式来进行平衡。 美国的财政部公开发行债券,美国央行购买债券,发行新货币,从而实现货币供应量的增加,降低货币的市场价格。

              如果公众购买国债,那么货币就从流通中退出,导致货币供应减少,从而提高货币市场价格。 美国的国债发行一般由国家的税收抵押。

              从以上,我们可以看出国债是美国央行和财政部用来稳定经济的重要工具。   Meter协议并无中心主体,它采用了一种“储备池”的概念,用于稳定Meter货币的价格波动。

              储备池的资产来自于Meter生态的未来收入,来自于MTRG的拍卖收入,挖矿的激励收入和交易费。 储备池相当于央行,它通过MTRG功能来调节货币的供应量。

              而区块验证节点相当于商业银行。

                当MTR流通量过大时,Meter允许其稳定币MTR作为staking的代币,从而减少Meter的流通量。

              此外,减少MTR流通量的另外一个重要方式是MTRG的产生过程。   MTRG是如何产生的?MTR是Meter的用途代币,是基本的计价单位和交换媒介。 在其区块链上的交易费用都使用MTR。

              MTRG是参与Meter系统的治理代币,也是其安全的保障。

                MTRG以一定的时间间隔按照荷兰拍的方式产生,参与荷兰拍的方式是使用MTR来竞价获得。 在荷兰拍的一个周期结束之后,所有用户按照相同价格购得MTRG。   用MTR参与购买MTRG的荷兰拍,其中的部分MTR在参加拍卖过程中被烧毁,另一部分的MTR进入储备池用于区块验证节点的出块奖励,调控货币供给和用于未来生态。

              销毁机制会自动把MTR代币从流通中移除,从而提高MTR的价格。

              而当MTR不足时,随着价格的提升,矿工有足够的意愿用算力挖出更多的M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