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完美就对了!因为我又不是赵薇和Bree|赵薇|陈坤

              本文重点:不完美就对了!因为我又不是赵薇和Bree|赵薇|陈坤

                文/黄啸  前月公号写了个赵薇和陈坤的事说(见:赵薇和陈坤联营能拉动多少GDP),赵薇跑去探班陈坤,晒和陈坤搞怪合影,一个掏心窝子“和你一起长大是最开心的事情!”另一个掏肺叶子“情义无敌。

              ”粉丝为此群情炸窝,引发通常在流量小花小鲜肉之间多发的粉丝乌泱泱群架一场。 赵薇粉丝觉得陈坤曾经公开表态断交,赵薇倒贴被打脸,连带粉丝自己的立场和忠贞都被悬了空。

              其实愤怒粉丝们不懂得对赵薇这样的人生赢家完美人设的人,任何人际死角都是最大的输,修补破损关系,对她这样的人来说,不是选做题,是必答题。

              何况她跟陈坤真是大学时代老友鬼鬼走过来的,她必须挽回。

                后台留言说,赵薇找的老公炒的股票都说明人品低下。 哪有什么完美人设。 我回复说,完美人设,和完美不是一回事,或者说跟美德不是一回事。

              要中性地理解这个事。 何况这个世界上哪有完美存在啊。

              完美只能有局部无限接近的可能,没有全面和抵达的可能,可以把完美理解成一个关于程度和成色的形容词,因为不存在和成因无比复杂,所以中性,至少与人品无关。

              否则你怎么理解完美犯罪这个词。

              类似的例子是英文中的bad,字面意思是坏,不好,但是也可以做关于程度的形容词,imissyousobad,意思是我想死你了,不是我想你的坏。

                《绝望主妇》里面最要命的主妇就是完美主妇Bree,她是病态的家政女王,对身边秩序和修补有致命追求,基本把老公孩子都逼上了造反的道路,以她的强悍,应该去当个国务卿啥的,完美铁腕和不择手段地代表一个国家和民族,因为背负民族家国,是非就有了无限大能被理解的外延。 完美主妇bree的核能量,小小一个家和社区是装不下的。   所以相对那条街上其他主妇的人生困境,出个轨啊,购物失个控啊,多角恋个爱啊,事业生活咋都摆不平啊这些常规岔子,Bree遇到的问题,都是高进阶的,甚至老公、儿子身上都有命案。

              这就是命运的通关,你在哪方面强,有体能和智力准备,就给你更高的级别的考验,这关你过了,你就更强,你过不去,就接受变异。

              这股子病态完美追求的气质,是成为卓越匠人、尖端科学家和大企业家的重要前提,也就是说偏执狂的特质,靶向对了地方,很有可能大作为。 最近网上对日本人量产诺贝尔奖得主有很多讨论,我觉得原因之一,是跟日本人普遍做事执念,认真到偏执,追求细节无限趋近完美的完美主义民族性格有关吧。

              可怜绝望主妇Bree的完美主义,就用在家里村儿里那点事上,杀鸡用了宰牛刀,所以基本把周围人都逼成了犯人。

              最后自己还是要接受变异的命运。

                因为变异,相对于完美,善恶都成了从属。

              你说Bree像正义和道德机器一样吧,儿子意外撞到邻居时,她会毫不犹豫地替儿子掩盖,之后就一直抱怨儿子缺乏愧疚悔罪之心;她坚持要求丈夫向警方自首谋杀罪行,但邻居朋友可能因失手杀人而面临牢狱之灾时,又果断出手成相助,成为毁尸灭迹的主谋,为此与正在热恋的警探男友分手。 她为保护朋友,把事都扛下来,独自去蹲班房。

              这就是我心目中最典型的完美案例,会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把原则用在哪里,哪里就是完美的,并没有一以贯之的逻辑,只有完美的步骤,用一个完美的步骤犯罪,再用另外一个完美步骤去掩盖犯罪。   一个人完美与否,就是有人在乎周全有人不在乎的区别,赵薇就有在乎人际关系周全的完美需求,所以消灭人际关系死角,长期是她努力的方向,她也有能力付出消灭死角的代价。

              北京大妞王菲、老徐是另外一卦,她们比较惯着自己,北京话,姐就这央(样),看不惯少看两眼,谁求着你了。 这个周全与否的诉求,非常依赖性格类型。 你说完美不是中性的,是什么的?有什么可颂扬的,除非你是陈景润和乔布斯。

                我觉得我自己,绝对不是完美主义,我是一个没有能力在乎周全的人,但是又没有强大和自我到爱谁谁的地步。

              所以会被不周全困扰。 我会为因为误会,或者自己性格莽撞伤害到了的在乎的关系难过很长时间,心头刺一样,也会为破损的友谊和亲情得到修复特别特别高兴,虽然有的修复是完美复原,有的修复其实是表面功夫,起码可以不要剑拔弩张。 在人际关系上,我没有对抗能力,所以放弃成为常态,放弃了之后,又会被误放弃误伤所困扰,这些自我又无力对抗自我带来的后果的症状,其实是社会性比较差的表现。

                当今社会性最强的人就是疯疯癫癫玩弄世界的特朗普,你看他跟小金子之间,说好的事,说变卦就变卦,约会酒店都订好了,说不来就不来了,变完卦又埋怨别人没诚意伤了他的feeling,说没关系,咱再约。 他的名言是,ourrelationshipwillgobackandforth,butiamoptimisticthatwe’llcomeawaywithbettermutualumderstanding。 意思是,我们的关系反反复复,时好时坏,但是我还是很乐观地认为,我们会更好的增进了彼此的理解。 强人都是能把事掰过来又掰过去的,所以他们玩得起,怼人没底线,和好分分钟,一切目的主义,颠三倒四没啥负担。

                我们这种容易有负担的人呢,纷纷小心翼翼地抱着自我、和对自己的宠溺,走在一条不可逆的路上,一路放弃放弃放弃。 你把不喜欢和不舒服放弃掉,就是在收缩自己,在不舒服地带拒绝突破、进化,放弃通关,一点点离开人群和弃权游戏,直到成为一个孤岛,在孤岛里自成生态,走上动植物之友的不完美之路。

              我会在困扰的时候,告诉自己,不完美就对了,我又不是赵薇和Bree。   后面的私货:  这篇本来是深圳商报上的千字文专栏。 结尾我把自己简单粗暴化为不求不周全的人。 现在想想,没有这么简单,不求周全,其实是没能力求,不然在不周全的时候,就不会难受和在乎了。

              这么多年来,我总是把自己表达得比我本人要彪悍和冷酷得多,不愿意面对那个硬壳内,内敛不安,有时候在意别人感受多过自己的小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