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泠网拍七月月拍:制器尚象 与天地合其德|西泠|拍卖

              本文重点:西泠网拍七月月拍:制器尚象 与天地合其德|西泠|拍卖

                出北宋定州造者,白泥素釉,有涕泪痕者佳。

                ——《南窑笔记》  韵者,美之极也。

                有余意谓之韵。 其隐迹立形,备仪不俗。

              梅尧臣道“作诗无古今,惟造平淡难“,欧阳修说“古淡有真味”。

              宋代流行的平淡之美,便是于简易闲澹之中,寻得深远无穷之韵。   定窑白瓷的颜色,便蕴含宋人所喜的平淡之趣。 白昼起而万物生,白瓷的色泽最接近造化自然的本性,所谓“同自然之妙有”。   子夏问曰: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为绚兮,何谓也?  子日:绘事后素。

                一切绚烂至极的美,终将归于平淡。

                许之衡在《饮流斋说瓷》中说道:“宋代制瓷类研炼极精、莹润无比,而体制端重雅洁,犹如三代鼎彝之意焉”。 定窑白瓷之韵,如同上古时期流传下来的古玉,无雕无琢,本乎自然。   它是庄子的复归于朴,是出水芙蓉去雕饰,亦是玄化无言的大道至简。   州西南六十里,乱山之中有镇曰“神垕”。

              有土焉,可陶为磁。   ——《禹州志》  峡谷飞瀑兔丝缕,夕阳紫翠忽成岚。

                这并非一句写景诗。

              它说的,是钧窑如流云般不可捉摸、艳丽无双的釉色。   入窑一色,出窑万彩。 每一件钧瓷皆为孤品。 即使是同样配方的釉,也会由于不同的火候、烧成曲线和窑位,形成千差万别的釉色,以及不规则呈现的红彩。 这种工艺,被称为“窑变”。   “钧瓷釉料的配方,从根本上改变了过去青瓷那种单纯以铁的氧化物作呈色剂的传统,采用了以铜、铁、磷、锡等多种元素,分别配釉,分层挂釉,加上独特的窑变工艺,使钧瓷的釉层结构变得复杂。

              ”  拥有一件钧瓷,就拥有了世上属于你的那一个“唯一”。

                官窑瓷器玉为泥。

              钧瓷之奇,同时兼容厚朴与绚烂、自然与人工。 奇妙的窑变,生出了举世无双的胜景。

              或如群山叠翠,或如月夜星空;或如落叶寒林返暮鸦,或如残阳一抹淡流霞。

                在钧瓷面前,再高明的画家都恨笔拙,再斐然的诗人都怨词穷。

                钧瓷,其色可赏,其声可闻。   闲观窑变神韵色,静听钧瓷开片声。 似琴如铃的开片声,优雅清冷,寓动于静。

              细细聆听,如同星溪潺潺、滴水叮咚,令人浑然忘我。

                柴窑不可见,存者惟禹钧。 古有“纵家产万贯,不若钧瓷一片”的说法,至今仍然适用。   静赏钧瓷,听冰河玉碎,观星转银河。   制器尚象。   国人造物,不仅只以满足生活需要为限。 它要与天地合德,与日月合明,与四时合序。

                当文明逝去,竹简散佚。

              然而器物作为文明遗留在特定时空的痕迹,仍执着地以物质的形态,象征着曾经的辉煌岁月。

                不论是绚烂的钧瓷,还是典雅的定瓷,都放射着那个年代心凝形释与万化冥合的诗意光辉。   敬请关注  西泠网拍艺是七月拍品  ▼  ▲  北宋定窑印花龙纹盘  此盘为定窑产品中的经典之作,整体形制规整古朴,涩口鼔腹,至底足急收,浅足微高,内外均施象牙色白釉。 较同类作品特殊之处在于,此件盘心刻画龙纹,刀工古朴雅致,不见滞涩,龙身轮廓线外另加复线以增强立体感,盘龙全身披鳞挂甲,龙有三爪,体态矫健,昂首张口,双目圆睁,其技艺之高,丝毫不逊于同期书画之极精品者。

              内圈外围饰花卉纹,突出主题龙纹,故整体观之,愈见精妙。 定窑刻画花器物比印花制作早,而此件龙纹盘应为北宋时期的龙纹典型风格。

                ▲  金钧窑三足炉  钧窑为宋代五大名窑(汝官哥钧定)之一,窑址位于今河南禹州钧台镇。

              此炉,焚香用具,也可作陈设之用;器形小巧,亦可掌中把玩。 炉器沿外折,腹部扁圆,以三蹄为足,造型古朴端庄。 釉色天蓝,釉面匀洁,光滑柔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