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国际化的数字维度:主权货币国际化之锚是什么?

              本文重点:人民币国际化的数字维度:主权货币国际化之锚是什么?

              虚拟货币的出现映射传统金融的短板,即货币超发、金融抑制等,目标显然不仅是脱媒,而是建立去中心化去媒介的新货币。

              其底层的区块链技术和分布式记账也使得虚拟货币的信任机制得以建立,欺诈抑或作假在智能账户体系之下无处遁形。 更为重要的是,在一切皆互联的场景下,虚拟货币在初生之时就是国际货币,就定位于全球货币流动的宏大叙事,所以,主权货币国际化当下面临的不仅有现存国际货币的挑战,而且还有新货币形态的体系性冲击。

              第四,是否虚拟货币一定是去中心化去主权去央行的独特存在?答案存在分歧,一方认为即便是比特币的分叉(Fork)和分片(Sharding)也不能否定去中心化的初衷;而另一方认为虚拟货币只不过以去中心化之名行多中心化之实,破的过程是立以不同算法和技术支撑的不同的平台化中心,实际是以社交媒体为中心塑造出一个又一个的生态系统,货币在现实世界中的主权中心在虚拟世界重新排列组合出新的非物理中心。 该结论被脸书新近推出的天秤币(Libra)再次印证,并且还更进一步说明主权利益对虚拟货币同等重要。 深入研究天秤币以及其发挥货币功能所建立的钱包(Calibra)和相应组织Libra协会,不难发现天秤币仍然盯住一篮子物理货币和主权资产,本质是价值挂钩的信用货币体系,只不过信用的来源更多的是对脸书技术的信任。

              货币价值的稳定之锚本是主权国家的综合国力,对相应货币的信任皆源于此,而数字化时代国家信任或国力信任一定程度上又加入了技术信任甚至技术崇拜(Techno-worship),虚拟货币与法币的同时存在也体现了货币信任机制的嬗变。

              第五,是否人民币国际化是脱离数字货币的独立叙事?显然不是。

              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已然启动,虽然不乏波折,但趋势向好且动能巨大。

              不过,在充分考虑与美元等国际主流货币相互作用的同时,须兼顾数字货币的发展和变化。

              与人民币对应,中国数字货币的产生、发展与监管也须尽早提上议事日程。 在全面规划人民币国际化时,同步规划数字货币的应用和管理,因为,未来的国际货币体系不只是主权货币的组合,而且是数字货币与主权货币共生和相互交织的新格局。 那么,上述三个问题的答案自然导出以下建议。

              其一,鉴于数字化技术的发展,人民币国际化的广度、深度、程度须进一步加强,并且必须融合数字化思维;其二,科技特别是金融科技(Fintech)对人民币国际化有一定的扰动,其中有颠覆的成分亦有建设的成分;其三,主权货币国际化须多目标迭代推进,在动态调整国际化战略的同时从主权货币和数字货币两个维度发力;其四,多元市场参与者的培育和引进以及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建设是人民币国际化的保证,人民币在国内市场的使用与国际市场的地位高度关联,没有差异化的市场参与者,没有不同功能定位的资本市场体系,货币的作用就无法充分发挥,在国际市场发挥作用的可能性也就更加渺茫;其五,国际货币体系需要货币监管的国际协调机制,同时,监管科技(Regtech)的与时俱进也不可或缺,即便监管无法在现实中领先市场,也不阻碍监管前瞻性和针对性能力的建设,差市场半步的监管就是到位且不越位的适宜监管。

              数字化时代的不确定性是实然,以人民币国际化路径的确定性应对其不确定性是应然,那么,人民币和与其对应的数字货币成为国际货币就是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