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汽投资戴姆勒对谁更加利好

              本文重点:北汽投资戴姆勒对谁更加利好

                近日,北汽正式投资戴姆勒,并获得戴姆勒5%的股份。

              这使得北汽与戴姆勒汽车的合资,越来越具有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感觉,确实是非同凡响的。

              再联想到前一段时间,吉利汽车从二级市场收购的戴姆勒近百分之十的股票,加上这一次北汽所拥有的5%股份,已经在戴姆勒的三大股东中占据了两席,这就进一步表明了国内企业与国际制造商的合作发展,有了更为重要的话语权。

                其实,作为以豪车制造为主的戴姆勒汽车,这两年走下坡路的现象越来越明显。 这不仅是受柴油门影响,使戴姆勒汽车在世界市场的销量一降再降;而且,戴姆勒产值的下滑已超出了想象,仅在12个月内,戴姆勒就四次发出相关预警,就足以说明了戴姆勒汽车不景气指数仍高居不下。

              与此相反的是,戴姆勒在与中国企业的直接与间接合作中,又获得了更大的优质资产,一方面是其销量逐年上升,已经使奔驰在国内的影响力爆棚;另一方面,由于戴姆勒又以出资的方式,持有北京汽车香港上市公司%的股份,这就使得戴姆勒与北汽,形成了密不可分的新合作关系。

              再加之吉利所购得的戴姆勒股份,可以想象,中国车企在戴姆勒的控股优势,显然会形成不同于以往的密切程度。

                如果单从纸面上看,中方两家车企与戴姆勒的合作,肯定是对中方企业越来越利好。

              但值得注意的是,戴姆勒汽车能够在北汽集团占有股份的态度上,与先前吉利成为大股东截然相反(后者,虽然在戴姆勒强烈抵制以后,才将生米做成了熟饭,使两家车企重新采取了谈判与合作的方式开始融合)。 由此不难看出,戴姆勒与两家企业的合作态度是截然不同的。 所以,这一次,戴姆勒出让5%的股份,既在一定程度上,平衡了与中方两家车企的关系;也同时进一步筑牢了在中国市场的地位,这或许才是戴姆勒的如意算盘!  在平衡两家中国企业关系方面,戴姆勒显然对两家车企的态度有很大的不同。 吉利汽车在二级市场收购戴姆勒股份时,曾遇到了戴姆勒从上到下的一致抵制,这件事甚至惊动了德国政府!好在,最终并没有发生相关调查的一幕就草草收场,才使得这一收购逐步被各方所接受!尽管,戴姆勒也最终同意与吉利汽车开始更大范围的接触与探讨合作,但对于这件事是否耿耿于怀,还要走一步看一步。

              而今,戴姆勒能够积极的配合北汽集团投资戴姆勒股份,而且是分两种占股模式进行,这就说明了戴姆勒更重视与北汽集团的深度合作。

              这不仅可以强化戴姆勒在中国市场的伙伴关系;同时还可以有效地制衡两家车企的不同关系问题,这或许才是戴姆勒最明智的地方。   其实,对于筑牢中国优质资产的问题,戴姆勒显然是从长远考虑的,这才有了现今的积极配合北汽投资计划。 在这方面,由于有了通用汽车在华优质资产的先例存在,使得戴姆勒在整体走下坡路的情况下,更意识到在华资产的重要性。 换句话说,只要在中国市场站稳脚跟,就等于在世界格局的发展上、拥有了很重要的根据地!这一点,显然是戴姆勒最为看重的。   同样,作为与戴姆勒的新合作方面,体现双方真诚合作与否的就在于,话语权以及如何对待消费者的问题上。

              在北汽与吉利成为戴姆勒大股东以后,最大的影响力、就莫过于如何对待中国市场与消费者的问题上!这不仅是因为,国内的两大企业都看中了戴姆勒的技术与品牌了得,也都希望在新能源汽车领域形成与戴姆勒共进退的势头,但同时也需要看到,作为戴姆勒的大股东,既要在合作上有新突破、更需在对待中国市场的态度上有新变化才成,这才国内企业施加影响力的关键!  谁都知道,奔驰汽车在国内的发展,固然越发的深入人心,但所给市场带来的问题,也是越来越突出。 从过去的奔驰遇到的反垄断调查、到零整比问题、再到机器盖上的哭诉维权,都或多或少的反映了奔驰汽车店大欺客、无视消费者核心利益的一面!也都给国内汽车市场带来了不良的影响。

              所以,这一次戴姆勒积极的配合北汽集团的投资,就意味着合作的越发深入,如果在这方面,能优先改变奔驰汽车留下的问题与对消费者傲慢的话,不仅可以说明了国内企业越来越具有话语权;更说明了戴姆勒汽车与中方合作的诚意进一步加强,这或许才是新形势下最具体的表现!  围绕着戴姆勒与中方企业合作的深化,投资与技术合作仅仅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还在于,中外企业齐心协力的应对好汽车市场转型期所带了的一系列问题,这才是合作能形成良性循环的开始。

              所以,在戴姆勒汽车以新的面目出现在消费者面前的时候,人们自然需要看到奔驰新制造与新服务上的双重改变,这或许才是比什么都更为重要的。 。 。 。 。 。

              !(凌然)(责编:肖蒙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