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大概是史上第一个公开放巴菲特鸽子的人

              本文重点:这大概是史上第一个公开放巴菲特鸽子的人

                而在此期间,借着“巴菲特午宴”的热度,他还制造了不少话题。

              先后与搜狗公司CEO王小川、王思聪微博“掐架”;又表示只要经济学家郎咸平敢要,就送对方一百万波场币;另外,他还宣称要“为巴菲特安装第一个数字货币的钱包”,而当新浪微博CEO王高飞因“巴菲特用的是三星翻盖非智能机”对此质疑时,他又抖机灵回答“带一部华为手机去”。

                7月12日,在总统炮轰比特币与Libra之际,他又在推特邀请特朗普共进巴菲特午餐。   总而言之,他再度上了热搜。

                而这一次,他突然公布取消天价午餐不久后,甚至一度登顶微博热搜榜第一。   不得不承认,现在新闻里想绕过这个名字,几乎是不可能的。 难怪有网友戏称:“孙宇晨打算用三千万,把巴菲特消费个够。

              ”//取消午宴,或另有隐情?//  不过,对于因突然肾结石而要住院的原因,很多人似乎并不买账。 甚至有媒体推测,“取消午宴”可能与其涉嫌非法集资洗钱、涉黄涉赌有关。

                《21世纪经济报道》发布报道称:“经过方求证了解到,孙宇晨目前仍在境内。 在其取消赴约之际,仍有几项问题有待解答:其‘陪我’App涉嫌色情交易;波场项目以赌博类应用为主,而且境内用户可以直接访问。

              ”  公开资料显示,孙宇晨目前所经营的项目,主要是陪我App和波场项目。

                陪我App,是孙宇晨引以为傲的“全球首个接受虚拟TOKEN的直播应用”,不过,自其诞生起,就一直饱受争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