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改”首创者量子学派创始人罗金海:“币改”不是用来作恶的

              本文重点:“币改”首创者量子学派创始人罗金海:“币改”不是用来作恶的

              币改突然成了市场热词,很多人认为币改是区块链技术与实体经济相结合最好的形态,那什么是币改?它是否真的能改变传统的利益分配格局?是否真的可以释放传统企业的生产力?是否真的可以帮企业快速融资,促进现有的加密货币市场落地化?小编采访了币改概念的提出者罗金海先生,作为区块链早期的布道者,《人人都懂区块链》作者,他在2018年3月份以量子君笔名写下《全国币改》一文,开始引发业界关于币改的思考。 币改不是哪一个圈子的事情,也不是某一个交易所的事情,币改是整个社会需要思考的事情。 FCoin交易所推出币改试验区,在操作过程中显得急功近利,同时整个操作流程特别圈子化。

              尤其是近日首个币改项目Bizkey的退出,QOS所谓的插队,FCoin遭遇的破发危机,更引发了外界对于币改是否面临巨大问题的猜测。 罗金海先生作为币改概念提出者,对现在这种现象表示担心,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币改本来是一个中性名词,是指企业或者其它组织形态通过区块链技术将自身价值Token化,改变现有组织结构、财富分配、价值流通模式,再造一个全新经济权益体系。

              它不是用来作恶的。 币改是区块链技术与实体经济相结合的很好表述,对于整个实体经济来讲,具有长期性的战略意义。

              对于币改,罗金海先生提出需要遵循十条理论。 1、社会资源聚合性。 聚合更多社会力量,一起来参与币改对象的Token化改造。 币改是一种微观化经济实验,没有可以参照的模式,需要各种社会力量参与,这不是某个圈子的事情,也不是某个交易所的事情,需要更多大脑一起来思考。

              2、传统企业介入性。 币改要让更多传统企业理解它本身的含义,这也是为什么将Token化改造定义为币改的缘由,让很多实业界人士能够更快明白区块链世界最有价值的部分。 币改对象主要还是传统企业,赋能于有区块链应用场景的传统企业,这些企业能够从Token改造中获取新的生产力,这是币改最核心的价值。

              3、公共监督有效性。 建设更健全的币改体系。 很多的区块链项目通过各种手段直接进入交易平台,处于一种黑箱操作模式,币改在引入各种社会资源的同时,因为各种力量的介入,会自然产生一种公共监督机制,它会让项目在各种视角的关注下更加透明化。 4、投资群体的止损性。 币改之前,很多ICO项目利用人性弱点,以传销的手段在短时间内进行公募或者私募,导致很多投资者遭受损失,但币改需要对项目募资进行更多披露,就算项目方不披露,因为更多关注视角,也会让项目阴暗面得到曝光,这对投资群体来说是一种公共性尽调,给投资者提供了一层保护。 5、社群人员的参与性。 币改中的改有改造的意思,改造是需要时间的,改造也是由人来进行改造,专业的人可以参与得更深入一些,普通人可以参与得更少一些,但只要对项目有兴趣的个体,都有参与到项目币改中的可能。 大众化的参与,也会教育整个市场,这对币改的正向传播有积极作用。

              6、媒体声音的放大性。 任何项目一旦成为币改项目,会得到更多媒体的关注,在接受改造和检验过程中,优质项目的优点会被充分发掘,媒体的关注成为一种声音放大器,就会形成一种良币驱逐劣币效应,这对项目本身来说也是好事。

              7、法律视角的专业性。

              币改需要将项目摆在更光明的位置,接受法律界人士的质疑,作为新生事物,它是对公司制的一种颠覆,和现行法律体系存在错位地方。

              从法律层面来讲做到合规合法,在民商法这一块又如何去破局,这需要法律界人士提供理论支撑,透明就是一种保护。 8、传统监管的参照性。

              币改是区块链世界与传统企业的对接,它与股改只有一字之差,就是希望在项目币改过程里面,能够像股改一样有更专业的市场监管,建立一套更规范的管理体系,而这套体系能够结合证监会和投资银行的经验,从而对币改项目有更严格的要求。 9、交易机构的保护性。

              币改机构与交易所应该保持相对独立,这两者是一种协作关系,两者之间处于区块链生态的上下游,交易所可以在币改机构中有一定发言权,但没有决定权,币改机构有选择交易所的权利,但没有上币权。 交易所有上币权,但没有评价权。 这对交易所也是一种保护,交易所认真做好自己的安全体系,打造自己的产品即可,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10、事后处罚的可行性。

              币改项目需要抵押部分资产在机构方,而这笔抵押接受公众监督,特别是接受投资方的监督,这是透明公开的多重监管。 一旦项目在交易平台上出现问题,那么这笔费用可部分保护投资者,这也是一种事后处罚机制。

              币改是一个中立的金融名词,走到今天争议性变得非常强,但它不是用来给一些交易所作恶的,币改本来是一件光明的事情,现在因为一些个体操作使它处于敏感地位,甚至有可能被舆论误伤。

              币改是一个长期的事性,十年甚至更长时间,节奏可以慢一点,案例可以好一点,步伐可以稳一点,作为一个起源于中国,没有任何参考模式的概念,在发展过程中肯定会出现污点,但不能因此把孩子和脏水一起泼掉,匆忙否定币改本身。

              附:【罗金海】其实一直在思考并践行Token经济系统的设计,行业涉及到版权内容、电子商务、物流链、跨境支付、游戏、社区六大行业,在整个体系的设计过程中积累了部分经验,这些经验可以让我们先设计出一些基本数学模型。

              【观点】币改从技术层面来讲,肯定是建立一种更先进的财富关系。

              但一个公司推出币改政策,势必要为这个公司搭建一个合理的通证经济模型,才能使它这次发币有效运行,而且这在全世界还没有榜样案例。 币改是从中国开始的,这与股改有很大的不同,没有任何参考的对象,真要实施起来也是任重而道远。 总体来说,币改初衷是一个美丽的乌托邦,更有想象力的公司,币改将最大化地发挥它的天然优势去帮助公司更快地成长。 现在很多企业已经悄悄地在启动自己的币改模式,币改或将取代股改,成为未来财富分配的基本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