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亚马逊吸金秘闻 廉价云吸引创业公司

              本文重点:揭亚马逊吸金秘闻 廉价云吸引创业公司

              揭亚马逊吸金秘闻廉价云吸引创业公司时间:2012-09-1411:21栏目:>>>据国外媒体报道,在短短几年内,亚马逊就创造性地破坏了传统图书出版和零售业,但该公司还有一个更大更隐秘的目标:给人们提供强大到不可思议的运算能力。 每一天,一家名为据国外媒体报道,在短短几年内,亚马逊就创造性地破坏了传统图书出版和零售业,但该公司还有一个更大更隐秘的目标:给人们提供强大到不可思议的运算能力。   每一天,一家名为ClimateCorporation的公司都要为美国一百多万个地点在未来两年中的天气执行1万多个模拟运算,然后将它们跟农业数据结合起来,以便为成千上万的农民承保农业险。

                另一家名为Cue的公司,每天扫描高达5亿封电子邮件、Facebook更新和公司文件,以便在你遇见的某个人时介绍他的大概情况,提醒你要回家接收包裹,或是让你发送一条短信给约好共进午餐的人,说你可能会迟到。

                如果这两家创业公司在10年前开展同样的业务,为了获得相应的运算能力,它们必须在计算机上投入大量投资。 但是这两家公司目前只拥有少量台式计算机。

              它们和数千家其他公司一样,从亚马逊的AWS(AmazonWebServices)部门租用数据存储和计算机服务器时间,这比它们自己购置和管理计算机便宜多了。

                快速而便宜的AWS  Cue年仅20岁的联合创始人丹尼尔·格罗斯(DanielGross)说:我有10个工程师,但如果没有AWS,我就需要60个工程师,而且AWS变得越来越便宜了。

              他表示,使用亚马逊的服务每月只需花费10万美元,如果全部自己处理,可能需要200万美元,而且速度慢,缺乏灵活性。   他承认:我甚至都不知道买一台服务器大概要花多少钱,对我来说,这就跟一把剑的价格一样陌生。

                云运算出现已经有些年头了,但现在,它正在为世界各地的各种业务提供速度既快,价格又便宜的支持。

                Instagram是一家只有12名员工的照片共享公司,在创办仅仅19个月后,它以大约10亿美元的价格被Facebook收购。

              Instagram使用了云计算服务,省去了自己购置服务器的麻烦和费用。   EDX是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和哈佛大学合作开设的一个全球性在线教育课程,它的12多万学生利用AWS可以同上一堂课。

              美国有超过185个政府机构通过AWS提供部分服务。 数以百万计的非洲居民使用廉价的智能手机连接到加利福尼亚州和爱尔兰的AWS服务器,进行网上购物。

                AWS负责人安德鲁·雅西()说:我们处在一个技术转移的过程中,其重要性和根本性跟架设电网差不多。

              而且这个转移的速度比我们以为的快得多。

                AWS加快扩张步伐  2006年AWS成立时约有三十几名员工。

              亚马逊没有透露现在AWS有多少人,但该公司的网站上目前列出了600多个职位空缺。   亚马逊的努力只是运算巨头之间开展全球竞争的一个开始。

              今年6月,谷歌推出了一个类似AWS的服务,微软也有它自己的WindowsAzure。   可能是不想让竞争对手知道底细,亚马逊没有透露太多和AWS有关的情况,但据估计,该部门为亚马逊带来了10亿美元的营收。

              AWS在美国弗吉尼亚州、俄勒冈州和加利福尼亚州设有3个巨型的区域中心,每个中心都有多幢建筑物,数千台服务器。

                AWS还在日本、爱尔兰、新加坡和巴西设有区域中心。

              它的扩张步伐正在加快。 2011年它新开了4个区域中心,估计今年还会再开4个。

              亚马逊CEO杰夫·贝索斯(JeffBezos)对给其他政府建立云运算设施很感兴趣。

                一位不愿透漏姓名的内部人士表示,在亚马逊设在美国东部10个数据中心中任何一个,用于云运算的服务器都比Rackspace公司的总量更多。 Rackspace是一家云公司,它为18万企业提供服务,拥有8万多台服务器。   雅西先生说:我们相信,AWS业务不会比亚马逊的其他业务规模小。

              亚马逊去年营收约为500亿美元。

              雅西先生认为,AWS的最终规模将超过目前规模的10倍。

                运算成本的降低和机器的快速部署推动了商业的发展。 德国的明镜TV付费让AWS制作2万个节目的数字拷贝,其费用比明镜TV自己制作拷贝需要用到的电费都低。   旧金山的GoodData公司利用AWS分析来自6000家公司的数据,以便找到销售线索等信息。

              GoodData的首席执行官罗曼·斯坦尼克(RomanStanek)说:之前,每个公司需要至少5个人,加总起来就是3万人。 但我这里只需要180人。 我不知道多出来的人会做什么,但是他们不会做一行了。

              这就叫赢家通吃。   AWS改变世界  所有通过亚马逊云端的数据都有其价值。

              人们留下了关于自己的数据,其他人就可以对它们进行分析。 在任何时候,AWS上都有大约一百万用户在使用名为ElasticMapReduce的强大的数据库,开展预测活动。

              有些预测会建议播放一个新的电影或玩一个新的视频游戏,而其他则用于广告,信用记录,或建议跟谁约会方面。

              (在分析某个公司的数据前必须先获得这家公司的同意。 亚马逊表示,它使用了跟其零售网站上同样的安全标准。 )  这种超感知(hyper-aware)环境的效率给很多人创造了工作岗位,但可能会让更多的人重新找工作。

              谷歌风险投资公司的合伙人戈汉·斯宾塞(GrahamSpencer)说:现在你只需花费几千美元,就可以面向数百万用户测试产品了;只需一两个雇员,就可以创办一个公司。

              对硅谷来说,这是一个巨大变化。

              斯宾塞投资的一些公司依赖这种廉价的运算能力,大量使用数据。   一些与贝索斯共事过的执行官说,贝索斯对AWS也有同样的愿景。 戴维·里舍(DavidRisher)曾是亚马逊高级执行官,现在他领导着一个名为Worldreader的慈善机构,使用AWS下载书籍到非洲的数千台计算机上。 里舍说:贝索斯的设想很宏大。 AWS是一个商业机会,但它也是一种理念,即让其他人建立大系统。 这就是亚马逊改变世界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