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思议的印度:独特的“如厕”文化

              本文重点:不可思议的印度:独特的“如厕”文化

              写完印度的“火车”和“神牛”以后,不能不跟读者分享印度的“如厕”文化。

              其实真不是有意调侃印度人民,无非是说些亲身经历的“趣事”而已。

              新款开放式“厕所”印度与我国一山之隔,算是我们的邻居,但是这个邻居又是那样遥远,以至于玄奘法师去一趟需要历尽千辛不说,还要走上数年。

              还好现在有了飞机,从北京飞印度德里只需6个多小时,也就是看几部大片,打个瞌睡的事。

              随着我们对印度了解的深入,印度的“如厕”文化是个不可回避的课题,毕竟我们是人,每天都要“吃喝拉撒”的。 20年前早前在印度的时候,根本不用考虑“如厕”问题,因为到处都是“露天厕所”……男人随便找面墙就解决了,女人麻烦一点,需要转个身,蹲下来也解决了。

              普普通通一面墙就可能是一个“公共厕所”新德里的市中心全印医学院(AIIMS)的西院墙外是一条主干道,因为没有公共厕所,整面墙经过日积月累的冲刷中下部都黑了,常年散发腥臊之气,以至于每次都要绕道走,实在绕不开就屏息而过……那时租住的小楼后面是一条小巷,平时很少有人经过,于是就成了众多“劳动人民”的公共厕所,即使采取了“警告、泼水”等手段也收效甚微,只能默默忍受……学者薛克翘在他的《象步凌空——我看印度》一书中有一段精彩的讲述:当地人把这种空地叫作“迈荡”(Maidan),意思是露天广场……在安哥拉,“迈荡”有着特殊的功能和含义,就是人们早上起来方便的地方……恒河边上的“露天厕所”……每天清晨,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提着水罐来到“迈荡”,然后分为男女两个阵营,分别蹲在相距较远的两个角落……男的那边说说笑笑,互相打趣,速战速决,完事用水罐里的水清洗后便起身离去。 而女人那边,则成为了一个露天的交际场所,她们不急于起身,而是东家长西家短地聊起家常……第二天,人们照常到来,不过要换一片地方,只要男女之间保持一定距离就行。

              这样几天下来,“迈荡”就满了。 还好有猪狗等会及时清理现场,余下的也会很快被烈日烤干。 就这样轮回不止,“迈荡”始终是个最合适的露天厕所……20年后时过境迁,印度已经今非昔比,随着经济的发展,基础设施投入的增多,德里的街道被改造加宽,到处都是高架桥,正经八百的“厕所”也渐渐多了起来,“开放式”也被“封闭式”取代,市中心的卫生间更是豪华别致,成为城市的一景。 城市里的“卫生间”印度地处热带、亚热带地区,南方高温多雨,北方炎热干燥,独特的地理气候也养成独特的生活习惯,印度人如厕是不用卫生纸的,他们用左手清理,事后用清水洗净。 所以印度人的左手被认为是不洁的,他们吃饭的时候只用右手,握手的时候也不能用左手。 去过印度的人都知道,印度的卫生间一般不配备卫生纸,都有一个离地20厘米高小龙头,龙头下是一个塑料或金属的小水桶,这便是他们洗手用的。 如果是坐便,会在右侧装一个带胶管的喷头,或者马桶圈下有一个小喷嘴,都有着异曲同工的作用。 普通住宅里的卫生间由于文化的差异,中国人到了印度会很不习惯,有时还会妄加菲薄,不过人家这么生活了几千年,必定有其独到之处,最好的办法就是见怪不怪、入乡随俗。

              2019年7月北京内容原创图片作者摄于印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