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资注入加密市场的主流工具将至,Bakkt对后市为何如此重要?

              本文重点:巨资注入加密市场的主流工具将至,Bakkt对后市为何如此重要?

              Bakkt官方推特截图  Bakkt首席执行官KellyLoeffler,对此发布推迟作出解释称,产品发布通常都是这样的,有新的流程,对风险及其应对方案进行测试和再测试,调整时间表是正常的。

                而明眼人都十分清楚,这些解释的背后都透露着对于监管放行不确定性的无奈。 因为直到此时,对于Bakkt期货产品,美国商品期货委员会(简称CFTC)的批准还没下来。

                为什么CFTC的批准至关重要?  众所周知,在美国有两大金融监管机构,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简称SEC)和美国商品期货委员会。 SEC负责监管股票,债券和其他证券,而CFTC主要职责和作用是负责监管美国商品期货、期权和金融期货、期权市场。   由于比特币的特性,其更多被视作一种商品而非证券,因此比特币期货只能在CFTC监管的期货交易所交易,称为指定合约市场。

                2019年1月1日,ICE在其网站上发布通知,称Bakkt原定的发布日期(1月24日),将不得不根据CFTC的流程和时间表进行修改。

              这是Bakkt第三次放鸽子。

                只是这次爽约更加无奈。

                恰逢2018年12月22日,由于美国两党在是否修筑边境墙问题上的分歧,美国政府陷入停摆,并创纪录地持续了5周。

              在此过程中,原本负责Bakkt监管事宜的CFTC也停止工作,Bakkt因此推迟。   大概是“打脸”太多次后,Bakkt此后就未在官方渠道公布上线日期,但这同时意味着Bakkt的上线日期的无限期延后。

                直至2019年5月13日,Bakkt官方更新公告,将于7月启动比特币期货托管和交易的用户验收测试。 7月18日,纽约证交所(NYSE)董事会为Bakkt举行比特币结算期货启动仪式,有评论称这表明监管机构已为Bakkt开绿灯。

                7月22日,尽管这一次的用户验收测试如期进行,可CFTC的正式批准还是没有落定,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使得Bakkt的监管批准一拖再拖?  与美国监管的正面交锋  早在2017年,CME和CBOE的比特币期货就已经获得监管批准正式上线,而Bakkt却是一拖再拖。

                导致这个问题的一个原因是,CME和CBOE的比特币期货采用现金交割形式,而Bakkt的比特币期货采用的交割形式是实物交割。

                现金交割是指合约到期日,核算交易双方买卖价格与到期日结算价格相比的差价盈亏,把盈亏部分分别结算到相应交易方,期间不涉及标的实物交割。

                以CME比特币期货合约(代号BTC)为例,它的每一份合约内包含5个比特币,伦敦时间每天下午4点之前,CME会结合各大比特币平台的数据,计算出一个比特币参考利率,如果上述合约在到期时,比特币参考利率高于该投资者买入当天的参考利率,那么投资者将能够收到差价,反之亦然。 也就是说,投资者最终交割的不是比特币,而是现金差价。   Bakkt的交易流程是,买卖双方确认交易后,市场收盘时,ICE清算所会安排将现金从买方的银行账户转移到卖方的银行账户,而卖方的比特币将运往Bakkt数字仓库。

              当买方想要将比特币从仓库中取出时,Bakkt会确认客户的身份并使用私钥释放比特币。   问题就出在这个数字仓库里。

                事实上,对Bakkt比特币期货进行批准时,CFTC一直以来面临的挑战是评估期货交易所如何存储加密货币。

                由于CME和CBOE的比特币期货并不涉及BTC实物交割,所以并不存在加密货币托管业务,可在联邦监管的交易所和清算所进行交易和清算。

                而Bakkt却意图将比特币存储在受监管的托管人处。 4月29日,Bakkt首席运营官AdamWhite公开声明称,我们正在与纽约州金融服务部合作,申请成为一家公司,并作为CFTC监管期货产品的数字资产合格托管人。   但CFTC对此明显留有疑虑,在今年4月的一次访谈中,CFTC主席表示,如果选择将资产存放在清算所,CFTC将会允许以加密货币结算的金融产品,但Bakkt考虑使用受监管的信托或银行来托管客户资金。   言下之意,Bakkt的托管选择需要重新被监管考量。

              自此,Bakkt与监管的博弈一直处于僵持状态。

                直至7月18日,纽约证交所董事会大张旗鼓的为Bakkt举行比特币结算期货启动仪式,其中不免有洲际交易所让纽约证交所这位“亲哥哥”站台的意思,但是可以看出监管那边已有松口的痕迹。

                这让加密货币投资者不由地开始警惕。

              毕竟,2017年CME在推出比特币期货后,市场迎来了一场大雪崩。 虽然没有绝对证据显示两者之间有必然牵连,但投资人始终心有余悸。

                那么,这次Bakkt的实物交割比特币期货会否引发新一轮利空雪崩呢?  Bakkt比特币期货是大利空?  在比特币期货推出之前,加密货币投资者如果想要做空,就需要在市场上大费周章地借入加密货币资产之后再卖出。

                链得得注:在加密货币市场,做空指的是加密货币价格高位时借入一定量的加密币资产再卖出,等到价格下跌后再买入等量的加密币资产归还,以此牟利。   CME与CBOE比特币期货的推出,无疑提供了一条便捷通道,让投资者可以凭借少量的进行杠杆交易,参与做空。 这在当时,比特币价格屡屡登高、加密货币市场一片泡沫的背景下,让很多追高无望以及对行情悲观的投资者们看到了新的出路。

                但如果说是比特币期货让2017年的市场行情被腰斩,未免太过武断。 应当说,投资者回归理性、现货市场的自我纠正、价格下跌后引发的市场恐慌情绪等多方面因素共同推进了这一结果的产生。

                而且就像前文所述,Bakkt的比特币期货采用了实物交割的方式,这就意味着,比特币在期货交易者之间真正流通,这就会锁定一部分比特币的流动性。

                同时,实物交割的比特币期货也能作为投资者对冲交易的手段,使得投资者在持有、交易比特币时,所面临的风险大大减小。

              这将成为持有大量比特币的用户以及靠“挖矿”为生矿工们的福音。   Bakkt首席执行官KellyLoeffler曾提出,大型机构是Bakkt的主要客户,她要让银行,资产管理公司和捐赠基金拥抱比特币。

              目前来看,阻碍机构入场的其中一个问题就是没有一个“可信赖的”机构提供托管服务,以确保数字资产的安全,Bakkt的托管业务倘若获得CFTC的监管批准,这或将成为机构入场加密货币市场的契机,为市场注入新的生机。   不过,Bakkt现在正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因为上个月,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批准了LedgerX的指定合约市场(DCM)许可申请,这意味着该公司现在可以为客户提供实物交割的期货合约产品以及由CFTC监管的托管服务,并且不仅限于机构客户,散户也可交易比特币期货合约。

                但是,LedgerX没有对外公布列出比特币期货上线具体时间,倘若LedgerX早Bakkt上线新的期货合约产品,那将给予Bakkt沉重的打击。

              不过,Bakkt通过美国期货分所积累下来庞大机构客户基数,这是LedgerX所没有的。

                此外,还有SeedCX和ErisX等机构在比特币期货领域蓄势待发,未来它们将面临的是一场异常激烈的厮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