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首富尹明善暮年危局:亿元融资拖累家族股权冻结

              本文重点:重庆首富尹明善暮年危局:亿元融资拖累家族股权冻结

                亿元融资拖累整个家族股权冻结重庆首富尹明善的暮年危局  其子尹喜地,正是此次引发股权冻结的重庆力帆乘用车有限公司的董事长。 在国内玩车界,尹喜地以酷爱豪车闻名,号称“精彩哥”,有传言称其曝光过的超跑就有30多辆。 而此次股权冻结事件与其有多大程度的关系呢?  如果要撰写一部当代中国实业家名录,那“尹明善”三个字显然很难绕得过去。   现已年逾八十的尹明善是力帆集团的创始人,其创业史颇具传奇性:高三因言“辍学”,后坐牢18年,47岁下海经商,54岁创建力帆集团,62岁入选福布斯中国百强富豪榜,79岁退居幕后,由经理人接班,继续追逐造车梦。   然而,距离尹明善交棒不足两年,尹氏家族便陷入所持股权几乎全部被法院冻结的危局。   力帆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力帆股份”)()6月15日发布公告称,因其全资子公司重庆力帆乘用车有限公司通过融资租赁形式向横琴金投国际融资租赁有限公司融资的1亿融资项目出现部分逾期,公司控股股东重庆力帆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力帆控股”)持有的%的股份中的%遭法院冻结3年。

                据企查查显示,尹氏家族四人持有力帆控股100%股权,其中尹明善持股%,其妻陈巧凤及儿子尹喜地、女儿尹索微分别持股%。

              也就是说,力帆股份的实际控制人为尹氏家族四人。   此次亿元融资就令家族股权遭冻结,垂暮之年的尹明善显然是遇到了一场难解的危局。   从书商到“重庆首富”  据力帆股份官网介绍,公司已成为以新能源产业为战略发展方向,融科研开发、汽车、摩托车和发动机的生产、销售(包括出口)为主,并投资金融于一体的大型民营企业,连续多年入选中国企业500强,连续多年成为重庆市汽摩行业出口第一名。 而这一切,要从尹明善在1992年的选择说起。   尹明善,1938年出生于“榨菜之乡”重庆涪陵。

              在那个特殊的年代,自幼因家庭成分问题,生活颇为坎坷。 先是高三因言获罪被迫“辍学”,后又被关到重庆某塑料厂进行了长达18年的改造。   1979年,41岁的尹明善重获自由,被调到重庆设计院担任英语老师,并在之后进入重庆出版社。 六年后,尹明善辞职下海,改做书商,之后几年顺风顺水。   1992年,对尹明善和力帆而言,都是极为关键的一个节点。 当时,已是重庆最大民营书商的尹明善,自觉在图书出版行业再难有突破,便着手转行。

                同年,在双方夫人的牵线下,尹明善和左宗申(宗申产业集团创始人)联手创办“重庆轰达车辆配件研究所”,从生产发动机开始进军摩托行业,开启力帆集团的商业帝国序幕。   之后的十年,是我国经济快速发展的十年,也是尹明善开启“暴走”模式的十年。

                2000年,62岁的尹明善以亿元净资产登上当年福布斯50位中国富豪排行榜。 到2003年,重庆力帆成为国内最大的摩托生产商。

                同样在2003年,为了拓展业务,尹明善决定进军汽车行业,力帆集团随即拉开了汽车制造的序幕。

                尽管力帆的造车之路并不顺畅,但尹明善还是在2010年11月带领力帆成功登陆A股,成为中国第一家上市的民营车企。 上市后,力帆控股市值达到100亿元,尹明善问鼎重庆首富。

                汽车业务拖累财务状况  那么,尹明善家族时下的股权冻结现状是怎么形成的呢?  从尹明善2003年涉足汽车行业,至今已有16年。 其间,无论是传统汽车,还是新能源汽车和共享汽车,从公开信息梳理可知,力帆的发展显然难尽如人意,甚至出现财务困境。   4月26日,力帆股份发布2018年年报显示,实现营业收入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但扣非净利润却巨亏亿。

                事实上,这已经是力帆股份连续三年扣非净利润亏损。

                而今年一季度,力帆股份总营收为亿,同比大跌%;净利润为—万,上年同期为盈利万。

                当前,力帆股份的主营业务是汽车生产和销售。

              2018年,公司乘用车及配件业务的销售额占总营收的比重超过54%,而正是乘用车尤其是其新能源车业务的低迷导致了公司业绩的下滑。   近年来,国内新能源汽车发展迅猛,年均产销均超过百万辆,但力帆新能源汽车始终无法摆脱颓势。 公开数据显示,2015-2018年力帆新能源汽车销量分别为14874辆、5550辆、7738辆和10166辆。

              而2019年前5个月,力帆新能源车销量仅为1011辆,同比暴跌%。   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10月,力帆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2015年共有2395辆汽车不符合新能源汽车申报条件,涉及中央财政补助资金亿元;财政部决定对这2395辆新能源汽车中央财政不予补助,并取消了公司2016年中央财政补助资金预拨付资格。   这次骗补风波使力帆股价遭到重挫,公司净利润也创下自其上市以来的新低。

                另外,近年来各地纷纷出台“禁摩令”,国内厂家的摩托车销量逐年下滑,力帆的老本行自然也难逃“厄运”。

              2019年前5个月,力帆摩托车销量为万辆,同比跌幅%。   这些公开的数据显示,新业务举步维艰,老本行风雨飘摇,力帆股份的财务困境愈发凸显。 截至2018年,力帆股份流动负债账面余额高达亿,其中短期借款亿元,同期流动资产为亿。 此外,力帆股份公司财务费用也在不断上涨,2018年达到亿,同比暴涨%。

                但值得深思的是,力帆股份账面却有不少货币资金。

              截至2019年3月底,公司账面货币资金为亿元。

                5月17日,上交所向力帆股份发出问询函,要求其披露还款计划,并说明是否存在流动性风险和偿债风险。

              但未等力帆股份对问询函进行回复,股权冻结便先发而至。

                6月15日,力帆股份最新公告称,经核实,公司全资子公司重庆力帆乘用车有限公司向横琴金投国际融资租赁有限公司通过融资租赁形式融资1亿元,现有部分已逾期,横琴金投国际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向法院申请对贷款担保人——公司控股股东力帆控股所持有的本公司无限售流通股亿股股份进行了冻结,冻结期限3年,其中已质押股份数亿股,未质押股份数万股。

                力帆股份称,截至目前,力帆控股持有公司股份亿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此次冻结股份数量亿股,占力帆控股持有公司股份比例为%,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力帆控股本次持有股份被冻结暂不会对公司控制权产生影响,也不会影响到公司正常经营。 力帆控股正在积极妥善处理相关事项,并将向实施冻结的法院提出异议。

                6月26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通过电话方式询问力帆股份股权冻结相关情况,但始终无人接听。   福特模式交班  在距离80岁生日还有两个月,也就是2017年10月,尹明善选择交班年轻人,退居幕后,但依然是实际控制人。

                令外界颇感意外的是,尹明善并未让子女,甚至妻子接班,而是选择了职业经理人牟刚和马克。

                2017年10月30日下午,力帆股份举行了第四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会上牟刚当选为公司新一届董事会董事长,陈卫和王延辉担任副董事长;马可被聘任为总裁,陈卫被聘任为总工程师(兼首席科学家)。 至此,尹明善布局的力帆新领导班子正式接棒。

                至于为什么不让“家里人”接班,尹明善曾明确表示,要学习福特模式,“董事会主席人选是在家族和非家族中交换进行。 ”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阅企查查发现,尹明善及陈巧凤、尹喜地、尹索微目前均为力帆股份的非独立董事。

              而其子尹喜地,正是此次引发股权冻结的重庆力帆乘用车有限公司的董事长。

              其名下关联企业多达59家,涉及投资、物业管理、信息咨询、房地产开发、汽车制造等多项业务。

              值得注意的是,其中包括一家名为重庆超跑汽车俱乐部有限公司的企业,尹喜地持股%。

                在国内玩车界,尹喜地以酷爱豪车闻名,号称“精彩哥”,有传言称其曝光过的超跑就有30多辆。 至于此次股权冻结事件与其有多大程度的关系,尚未可知。

                原标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