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氪怒怼钛媒体“混淆视听” 然而氪金融股权众筹平台还没放下36氪的“金字招牌”

              本文重点:36氪怒怼钛媒体“混淆视听” 然而氪金融股权众筹平台还没放下36氪的“金字招牌”

                从表格中可以看到:  除了2个项目没有领投方外,其余51个创业项目的领投方中,并未出现15家“顶级投资机构”的身影。

                记者和这15家投资机构中的3家取得了联系,并向其询问“和36氪股权投资平台在哪些方面有所合作?”、“是否曾领投过该平台上的一些项目?”  其中两家机构表示,暂时没有投资过这一平台上的项目,目前也没有这方面的需求。   另一家机构则表示,之前和创投助手(属于36氪母公司下属的另一家公司)有过合作,但由于不太了解36氪具体的业务划分,所以对此不便回答。

                难道这些机构只是在该平台上挂了个名?它们究竟是和36氪还是和平台有合作关系?  记者就这一问题拨打了36氪股权投资平台主页下方的电话,客服人员表示并不了解此事,需要咨询其他有关人员后给予回复,但截至发稿前,记者仍未收到答复。   中小投资者面前的风险  36氪因“猿团”涉嫌诈骗,而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但基于互联网的非公开股权众筹平台并非只有其一家。   在云投汇、京北众筹、36氪联合撰写的《2017互联网众筹行业现状与发展趋势报告》中可以看到:截至2016年年底,全国正常运营的众筹平台共计415家,其中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平台共计118家,光北京地区在2015年一年便有21家股权融资平台上线,远超当年公益众筹、物权众筹、综合众筹、回报众筹新上线的平台数量。

                这让人不由好奇:为何互联网独独偏爱非公开股权融资类的众筹呢?  钛媒体文中提及了一段对36氪股权投资平台总裁袁俊的采访,对方回应说:“所有关于猿团项目的尽调信息,都来源于领投方,即和极客帮,我们作为平台扮演的是FA(Financialadvisory)角色,只是把领投方提供的信息展示给众筹者。

              ”  那么,什么是FA,它又在投资机构、投资人和创业者之间起到了怎样的作用呢?  知乎专栏VCInsights的文章《年轻人到底应该去VC还是FA呢?》中写到:FA的门槛相对比VC的要低一些,对资源和经验的要求并不高,一般FA的收入是融资金额的3-5%,如果是一些特别大额的项目(亿元级别以上的),费用可能在1-2%。

              FA的好处是不用考虑项目后续赚不赚钱,只要有买方愿意投资,促成了交易,就可以收到佣金。   互联网自身带有信息相对公开、透明、传播面广、传播速度快的特征,这样的模式从表面来看,解决了散户投资者和中小型投资机构寻找投资标的的困难,也省去了创业者在现实生活中和众多投资人沟通交流的麻烦,但问题也相应而来。

                股权投资本身就具有较大的风险。 成熟的创投机构、天使投资人往往会在数个领域分别设有专门的研究团队,并且不会将所有的鸡蛋放在一个篮子中,即使有一些投过的项目死亡,也可以在其他投资的项目上获得收益,这样一来风险就大大降低了。

              而散户投资者和中小型投资机构往往对创业项目缺乏鉴别能力,在FA的过度包装中便更容易失去自己的判断。

                而更残酷的事实是,“过度包装”的现象可能普遍存在。

              “比较优秀的项目一般也不太愿意上股权众筹平台,因为优秀的项目都希望拿到大品牌基金的钱,而且股东数越少越好。

              ”Pre-Angel创始合伙人王利杰对此分析。   就像钛媒体文中写到的:“难以想象仅在这次36氪平台第二轮众筹(猿团)的涉事金额就有500万,且涉及近百位投资人。

              ”数量过多的投资人,对于处于创业成长期、专心业务发展的企业来说,及时对每一个投资人的问题做出回复,是一件十分耗时耗力的事情。   也许,投资项目死亡时先倒下的是创业者,然后是没有做好风险控制的投资者,互联网股权众筹平台不会受到过多影响。

              但作为整个创投生态圈的一环,平台或许也不应只顾及眼前利益,过度粉饰或故意隐瞒创业项目存在的问题,单纯追求成交量,从而从成交的每一单中抽取手续费,毕竟釜底抽薪并非明智之举。

              正如天使湾创投合伙人所言:“如果(平台)具有非常好的投资识别能力,股权众筹平台则会发展更好。 ”  见习记者石卓玉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国际金融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