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华业又陷终止上市危机!6800万财产遭冻结 公司如何续命?

              本文重点:*ST华业又陷终止上市危机!6800万财产遭冻结 公司如何续命?

                受百亿债权“萝卜章”事件影响,(,)股价暴跌、身受其伤,最近两个月以来已濒临终止上市地步。

                好不容易缓过气来的*ST华业,近三个交易日再度遇到难题,其股价重新跌回1元/股以下,终止上市风险重启。     不过,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也注意到,*ST华业为了“续命”,已积极启动多重自救方案,不仅与金融板块债权人签署《一致行动意向》,还拉来了信达资产旗下企业做重组咨询顾问。   抛开金融业务“雷区”外,*ST华业旗下北京项目已拿证可卖。 近日,记者实地调研*ST华业位于重庆核心的医院资产,现运营正常,今年上半年业绩向好。   股价连续三日跌破1元  自2018年9月以来,*ST华业诸事不顺,更惊现百亿债权暴雷。

              经历两轮大规模暴跌之后,*ST华业股价已从8元/股骤降至1元/股附近徘徊,该股已经走上了濒临退市的道路。

                回顾往昔,*ST华业原为华业地产,原来主要从事的是务,2015年6月更名为华业资本。

              彼时,*ST华业开启了多元化发展模式,欲从单一的房地产业务拓展至包括房地产、矿业、医疗、金融的四大业务板块。

                从历史数据来看,*ST华业经营业绩较为稳定,2015年至2017年期间,该公司分别完成营业收入亿元、亿元、亿元,净利润则分别达到亿元、亿元、亿元。

                多元化发展模式并不容易。 2015年,*ST华业通过资产管理计划和参与合伙企业投资医疗供应链金融,大胆“加杠杆”受让恒韵应收账款,规模逾百亿元。

                但让人诧异的是,2018年9月底,*ST华业终究还是出现“爆雷”,该公司投资的亿元应收账款的转让方恒韵医药,存在涉嫌伪造印章,虚构与医院的应收账款债权交易的可能,公司存量应收账款将面临部分或全部无法收回的风险。   一石激起千层浪,伴随着*ST华业危机全面升级,其股价迅速呈现出“自由落体”般下坠。

              此后,*ST华业频频曝出债务违约、实控人暂无法回国、控股股东质押股遭强平、董事涉嫌诈骗被刑拘等负面舆情;从业绩层面来看,*ST华业净利润巨亏亿元,被审计出具无法表示意见报告,并被实施风险警示,证券简称由华业资本变更为*ST华业。   根据《上海所股票上市规则》规定,如果公司股票连续20个交易日(不包含公司股票停牌日)的每日股票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该公司股票将被终止上市。   2019年4月以来,*ST华业再被投资者所抛弃,其股价从3元/股以上,狂泻19个跌停,最终于6月6日收盘价报于1元/以下。 此后,*ST华业直到6月26日,连续14个交易日股价均低于1元/股,该股距离终止上市仅差6个交易日。

                受此利好消息刺激,*ST华业股价曾重回1元上方,但仍旧徘徊在“刀口”的边缘。 但进入本周后,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注意到,*ST华业遭遇阻击,其股价自7月22日以来,又连续3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1元/股。

              截至到7月24日,*ST华业股价报收于元/股,继续被终止上市的“紧箍咒”风险捆住。   6800万财产遭法院冻结  7月23日,*ST华业又发布公告披露,在近日收到法院发来的《执行通知书》和《报告财产令》。

                公告披露,恒天中岩与华业资本仲裁纠纷一案,上海仲裁委员会作出的裁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申请执行人恒天中岩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2019年7月16日,法院立案执行后依法向被执行人发出执行通知,法院责令被执行人履行该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

              依照相关规定,裁定如下:冻结、划拨被执行人华业资本的银行存款及逾期利息;冻结、划拨被执行人华业资本应支付的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等。

                根据此前公告,这主要是涉及*ST华业2016年非公开发行公司债券(第二期)的兑付违约。

              按照上海仲裁委员会的裁决,*ST华业需向恒天中岩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天中岩)兑付6593万元票面金额,以及债券利息、逾期利息、仲裁费等其他费用,总计万元。

                据悉,“17华业资本CP001”已于去年10月11日构成实质性违约,涉及本息金额亿元,*ST华业的主体长期信用等级已因此被下调至“C”。   6月以来,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注意到,*ST华业仍在积极努力、全力自救。

              6月底,*ST华业为谋求“续命”,与相关债权人签署一致行动意向书。

                其中,股份有限公司作为实际出资方,同意通过宁波道泰参与此次一致行动人计划。

              同时,*ST华业也在与其他债权人沟通后续《意向书》的签署事宜。

              经多次召开沟通会,*ST华业与金融板块各债权人沟通商讨并约定,以警方追回的资产为基础成立,待警方追偿金额确定后按比例清偿债务。   7月初,*ST华业引入信达资产旗下中润经济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润发展)作为重组咨询顾问,为有效化解华业资本债务风险,该上市公司与中润发展签署《重组重整咨询顾问服务协议》,与通过债务梳理和债务重组来化解*ST华业危机。   此外,*ST华业公告透露,旗下位于北京的玫瑰东筑家园项目,已正式取得了北京市《北京市商品房预售许可证》。 据悉,此次*ST华业取得预售许可证的建筑面积为㎡,建委备案价为元/㎡。

              *ST华业表示,该项目获准公开预售是公司房地产业务的正常经营活动,该部分销售收入将用于清偿部分债务。   旗下医药运营正常收益稳定  如今,细数*ST华业旗下资产,最优质、最稳定的莫过于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以下简称重医三院)。   资料显示,2015年,*ST华业以自有资金亿元,收购重庆玖威医疗、李伟合计持有重庆捷尔医疗设备有限公司(捷尔医疗)100%股权,并间接控制重医三院了75%的权益。   彼时,预案指出,捷尔医疗拟与重庆医科大学合作建立重医三院,目标是三甲医院;同时,预计床位将达到1350张左右,建成后可比肩重庆西南医院、重庆大坪医院、重庆新桥医院。   从时间轴来看,重医三院于2014年12月复工,医院规划占地近200亩。

              在*ST华业入主后,该院于2016年4月正式开业门诊试运营,同年成为重庆市医保定点单位。

                目前,重医三院是一所新型混合所有制医院,按照国家三级甲等医院标准建设,集医疗、教学、科研、预防保健于一体的教学医院。 截至到2018年7月10日,重医三院员工总数1293人,超过1000名医疗卫生人员,床位达到1350张。   按照规定,重医三院实现理事会领导下的院长负责制,2019年6月,重医三院重新改选理事会,华业资本派驻4名理事占多数席位。 经全数表决通过,推选*ST华业董事长徐红为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理事会理事长,至此,*ST华业已全面掌管重医三院经营管理权。   近日,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前往重医三院实地调研了解到,目前该医院经营正常,就医患者不在少数。

                重医三院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医院一切运转非常良好,今年上半年业绩较为理想。

              预估,重医三院2019年底可为*ST华业贡献一份稳定收益,进一步将缓解上市公司的债务压力。

              但是,该人士并未透露*ST华业何时恢复向重医三院供应医药器械,至今尚无明确时间表。

                此外,*ST华业还在投资者接待日时回复,危机和机遇共存,上市公司正在努力。 案件发生后,*ST华业一直开展自救,通过业务恢复、追赃挽损、债务重组等措施,为稳定上市公司基本经营面作出努力。

              截至目前,*ST华业经营情况向好,债务重组工作良序进行。 同时,*ST华业积极配合警方调查取证、全力追赃挽损,通过发函、问询等多种方式,了解案件及追赃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