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 73 岁的 ICO 之王,又要竞选美国总统了

              本文重点:那个 73 岁的 ICO 之王,又要竞选美国总统了

              约翰·迈克菲最近又举起他老迈的臂膀,宣称要参与竞选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

              这位73岁的老人从出生起,度过了他战乱、学霸、吸毒、淫乱、满世界逃亡以及为杂乱的数字货币站台的一生。

              年少时,他曾拿下数学博士,成为NASA的太空研究员。

              在互联网才刚刚诞生时,他用自己的名字创立杀毒软件公司,业内称他为杀毒软件教父。 但是也因为被指控谋杀邻居而满世界逃亡。

              在为杀人指控逃亡到危地马拉期间,他用生存,以此站上了数字货币世界杂乱的舞台。 73岁时,迈克菲甚至声称为了比特币和区块链世界的安全,参加美国总统竞选。

              任何对我今晚的竞选视频感到好奇的人都可以看到,我们是MadefromtheMold的竞选总部工作人员。 12月9日,迈克菲发布推特,最近他频繁地为参与美国2020年总统竞选忙活。 虽然73岁了,但是,这究竟是不是迈克菲人生的最后一战,谁也说不定。 电影《珍珠港》中有一个镜头,一列飞驰的战时列车厢里,英国海军女护士伊芙琳甜蜜地向女伴们描述四周前初遇美国飞行员雷夫的场景,他们在战火中一见钟情。

              约翰·迈克菲的父亲也是一名美国大兵,在二战中和一名英国姑娘相爱。

              1945年9月18日,二战结束后的第6天,约翰·迈克菲在英国出生。 后来,迈克菲全家从英国迁往美国弗吉尼亚州的塞勒姆,这是一个二战中以唱爱国歌曲、高举美国公民旗帜而闻名的城市。 塞勒姆人具备坚毅又热情的性格。

              但历经二战岁月的老迈克菲,无法摆脱创伤后应激障碍症的折磨,常年酗酒、家暴。 15岁那一年,迈克菲的父亲开枪自杀。

              尽管童年不幸,但这并未影响迈克菲成为一个商业天才和超级学霸。

              大学期间,迈克菲不仅通过推销杂志赚取生活费,还顺利考取了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的博士。 同时,迈克菲也继承了父亲酗酒的习惯,还因为与女生发生关系而被开除,后来,迈克菲又因购买大麻而失去了布里托斯大学的编码工作。 1967年,迈克菲拿到了RoanokeCollege的数学博士学位,次年加入NASA的太空研究所。

              1978年,迈克菲加入计算机科学公司(ComputerSciencesCorporation)担任软件顾问。 20世纪80年代,互联网诞生。

              被称为计算机天才的罗伯特·塔潘·莫里斯(RobertTappanMorris)把计算机病毒莫里斯蠕虫带进了早期的互联网世界。

              几乎同一时期,在洛克希德航天公司(LockheedCorporation)从事语音识别技术工作的迈克菲,偶然发现了一段能在任何计算机软盘上进行自我复制的病毒代码,这段代码引起了迈克菲的兴趣,用他的话讲:这种在计算机技术领域从未听说过的病毒让我十分着迷。

              迈克菲着手开发杀毒软件。

              在迈克菲成年后的二十多年里,他寻求刺激迷幻的癫狂历程和早期互联网的发展轨迹彼此纠缠。 除了抱着一瓶快被喝光的苏格兰威士忌,还不断吸食大麻、可卡因以寻求刺激,DMT(一种强致幻剂)还差点要了他的命,妻子因此离开了他。

              1987年,迈克菲工作之余,在圣克拉拉正式组建一家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杀毒软件公司McAfeeAssociates。 5年后,McAfeeAssociates在纳斯达克上市。 据《财富》报道,此后五年的时间里,McAfeeAssociates公司的杀毒软件占据杀毒软件市场的半壁江山。 迈克菲一战成名,被冠以杀毒软件教父之名。 1994年,McAfeeAssociates上市纳斯达克的两年后,迈克菲通过出售公司个人股份获得上亿美元的财富,随后将获得的财富用于房地产和股票投资。 美国互联网泡沫破裂后,美股和房地产持续上涨。 但到了1997年年底,金融危机席卷东亚,次年,美国投行雷曼兄弟暴雷,迈克菲的净资产也缩水到400万美元。 经济萧条时期,许多股票持有者也被迫依靠储备过活。 同样,迈克菲也逃不过60年前欧文·费雪所描述的这一情景。

              啊!我的钱已经消失啦!惊讶之余的迈克菲不得不缩减个人的生活开支。 在2010年至2014年的三年时间里,迈克菲先后成立了两家不同的公司:QuorumEx和FutureTenseCentral。

              前者生产纯天然抗生素,后者生产名为D-Central的计算机安全网络设备。

              同时,迈克菲还推出一款保护用户隐私的智能手机应用程序Cognizant(后更名DCentral1)。

              这期间,迈克菲被指控有射杀邻居的嫌疑,为躲避美国警方的追捕而逃往危地马拉,过起了一段人猿泰山般的野人生活。 他曾经创办的软件公司McAfee也在2010年被英特尔收购。 在公开资料中很难查到迈克菲是何时开始接触比特币的,从他的技术、身份和流亡背景推测,2012年,他在危地马拉过着富豪的生活却没有被警方追踪到,很可能使用的是比特币。 2016年5月,迈克菲担任MGT首席执行官。

              此时的迈克菲认为,反病毒软件将死亡,阻止黑客入侵才是计算机新的安全防护方式。

              于是,迈克菲将这家视频公司转换成网络安全公司,并开启了比特币业务。

              2017年7月,迈克菲在推特预测,未来三年内,你的特币将涨到50万美元,如果没有,我会在国家电视台直播吃JJ。 迫于公司高层反对者的压力,迈克菲在2018年初彻底辞掉MGT的职务,他个人也希望将所有时间都花在加密货币上。

              在此期间,迈克菲完成了由杀毒之王到ICO之王的角色转换。

              尽管现在已经看不到他去年为ICO项目站台的推特,但网上依然能找到那些推特的部分截图。

              据传,只要他的推特中出现一个币的名字,这种币立马暴涨。 实际上,这位看起来像中年大叔的老人,在过去至少一年的时间里,平均每天要发3~10条推特,大部分内容涉及对数字货币、区块链和ICO的相关看法。

              或许,比特币去中心的特性正契合了迈克菲崇尚的自由主义,才让这名反病毒教父无比坚信加密货币的未来。 他不止一次谈到区块链和自由的关系:1、没有自由你什么都不是,区块链会让你自由。

              2、你认为无许可是什么?它是区块链的基础。

              我们正在做人类做过的第一件真正自由的事情……3、比特币和其它加密货币受到美国政府监管的原因是什么?这些被存储在区块链上的信息,很多人都想知道,人人可读……没有自由,你什么也不是,你是被人操纵的傀儡。

              迈克菲在一次采访中说。 相比于其他比特币的信仰者,爱发推特的迈克菲布道区块链的方式有点特别。 让我重申:我对担任总统没有兴趣。 2016年,我竞选美国总统,我相信,我改变了网络安全的面貌。

              2020年,我希望能改变区块链和网络安全的面貌,希望能变得更好。

              仅此而已。

              他有次发推特说。

              以布道区块链为目的竞选总统,这种方式或许很疯狂,但并不令人感到惊讶。 麦克菲在竞选上一届美国总统的时候,就组建一支被称为网络党的自由派政党,但在%202016%20年的选举中,迈克菲败给了对手加里·约翰逊和奥斯汀·彼得森。

              在迈克菲的政治理念中,经济自由会让更多人实现个人自由,如果不能实现个人自由,那么美国政策将由他们的主人(美国政府)制定,这对人民毫无意义。 不论过去还是现在,迈克菲一直是一个备受争议的话题人物。

              和迈克菲打过交道的伯利兹总理迪恩·巴罗就曾称:迈克菲非常偏执,甚至疯狂。

              疯狂、偏执、酗酒、吸毒,这些字眼是迈克菲的%20A%20面,而坚定、谦虚、狡黠、机智则展现了他的%20B%20面。 爱说话的迈克菲在推特拥有%2080%20多万粉丝,他推送的每一条内容,都有几十到近百条评论。 除了批评美国对数字货币的监管政策外,他很少用推特怼人,相反,网友们的言论他会表示赞同。

              当迈克菲得知%20Overstock%20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20Patrick%20Byrne%20将退出零售业务专注于区块链时,他说:Overstock%20的首席执行官刚刚注意到%20Crypto%20不可阻挡的增长和他周围出现的区块链,由于他不笨,他跳上了船,很快,每个人都将不得不这样做。

              潮流正在改变孩子们,为即将到来的人生之旅而坚持。

              12%20月%208%20日,约翰·迈克菲转发了一篇和币安相关的报道,未来,币安将开发一条被称作%20Binance%20Chain%20的公链,以实现类似的%20ICO%20功能,希望这项新的计划能被全球采用,实现数字货币的愿景。

              当迈克菲看到赵长鹏这段话,迈克菲转评道:这是半个世纪后衡量中国文化如何风靡世界的一个准则。

              我们以年为单位衡量长期战略,中国人以代为单位来衡量。

              当有新东西出现时,他们不会反抗,他们采用。

              在推特中,这样一本正经的评论只占他文字中一部分比例,更多的文字属于诙谐的调侃腔调。

              此前吴忌寒和澳本聪因为%20BCH%20分叉挑起进行算力大战,迈克菲也不忘蹭一波热点:CoinsBank%20的老板刚刚给我发了一张吴忌寒和文克莱沃斯双胞胎的照片。

              我不矮,这对双胞胎有九英尺高,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我和忌寒之间的对比。

              很难相信他是我的亲密朋友。

              迈克菲善于利用推特营销。

              网上流传过一段话:只要迈克菲在推特上宣传哪种币,这种币就会暴涨。 不过,迫于美国证监会对ICO项目的监管,这个行走的广告牌已经很少为ICO项目站台。

              尽管时间在流逝,但迈克菲依然保持着硬汉形象。 现在,已经不太常看到迈克菲的负面报道,墨镜、烟酒和两条爱犬依然成为硬汉大叔生活的一部分,推特和区块链,生活中的另外一部分。

              半个月前,迈克菲在推特中说,这是我竞选总统出谋划策的负责人Loggiaonfire,他非常的聪明,做事高效,富有创造力,同时又有一点小邪恶,你永远都不会猜到他下一步的计划是什么,我可以推荐你们做他的志愿者,但是我不确定他会怎么回复你,他有可能会无视你,甚至对你不太客气。

              12月9日,迈克菲在推特中以视频的方式公布了他竞选总统的团队,他说,任何任何对我今晚的竞选视频感到好奇的人都可以看到,我们是MadefromtheMold的竞选总部工作人员。 (我是作者吴盐,区块链项目报道/交流可加微信BIG-BYE,劳请备注公司、职务和姓名)转载自(),提供比特币行情走势分析与数字货币投资炒币最新消息。

              原文标题:原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