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盼股指期货恢复常态化交易

              本文重点:期盼股指期货恢复常态化交易

              证券时报记者沈宁在()世纪金融广场的咖啡馆里,证券时报记者约见了一位投资界的老朋友——李隆嘉,国内量化投资界的资深人士之一。 计算机专业出身,曾在海外工作学习,一直在量化投资领域打拼……李隆嘉的这些年可以说是与境内外金融衍生品市场共成长。 在境外工作的经历,也让他回国后毅然决然地选择了新兴的量化投资行业。

              见证行业成长2011年,李隆嘉辞掉了海外的工作,回国从事量化投资。 2014年初,他加入国内某知名的衍生品部,负责在上海开展衍生品套利与做市等新型业务。 彼时,我国金融衍生品行业刚刚兴起,产品少、底子薄,以股指类场内金融衍生品为例,当时还只有沪深300一个产品,连上证50股指和股指期货都没有推出,市场体量和成熟度与欧美相比可谓天渊之别。

              但股指期货给这个行业带来的巨变仍给李隆嘉留下了深刻印象。 “要说印象最深的一件事,就是我们公司人才队伍的壮大和变迁。 ”他说。 在境内股指期货破冰出现之前,和很多机构一样,上述券商是没有衍生品部的,最初的团队只有3~5个人。

              沪深300股指期货推出之后,团队开始逐渐扩大。

              “我2014年刚来这家公司的时候,这个部门大概有10余人,到了2015年,团队扩大到50多人的顶峰,说明当时整个量化行业在扩张。 有了股指期货产品,使很多人都加入到我们这个行业中,利用期货做量化对冲。

              ”李隆嘉介绍说。

              随着队伍的扩员、股指期货产品的增加,李隆嘉所在部门的对冲业务量也不断提高。

              在历史最,该部门涉及对冲的业务规模(含期、)达到190亿元左右。

              严管下目睹市场艰难或许没有什么市场的发展是一片坦途,作为新兴事物的股指期货也在社会质疑声中遭遇坎坷。

              2015年,随着股指期货最严管控措施的出台,该市场流动性在此后两年急剧缩减。

              以沪深300股指期货为例,其日均成交量从2015年的万手锐减到2016年的万手、2017年的万手。 与此同时,机构投资者的对冲业务也快速缩水。 “我们的对冲业务量从最高时候的190多亿元一路降到最低时的3~5亿元。

              曾经量化对冲是个很有希望、很有前途的业务,但现在这个业务似乎变得有些鸡肋。

              ”李隆嘉说出了心中的无奈。

              本来,最严管控措施的目的是要抑制过度投机。

              可是实行之后,股指期货市场变成了几乎没有投机机会、机构套保都找不到对手盘的市场。

              大资金进场的市场冲击成本非常高,给李隆嘉的量化对冲带了极大的困难。

              即便股指期货此后进行了三次交易安排调整,但由于“步子迈得不够大”,市场流动性没有根本性的改善,股指期货产品功能得不到充分发挥。

              “我想其他机构的境况恐怕也差不多,很多机构的量化对冲在股指期货被管控以后基本上没法做了,产品也没法发了。 ”李隆嘉表示。

              据了解,由于缺少金融衍生品,许多投资机构的量化对冲业务面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不仅发展路径模式单一,“正常发育”也受到影响。 从产品新开户数来看,2015年~2017年,量化产品年度月均新开户数逐年下降,分别为246只、205只和169只。

              除业务难以开展外,更让李隆嘉痛心的是人才的流失。

              对股指期货的限制使行业生态被打破,量化人才转行、跳槽的情况频发。 “2015年之后,我们部门走了一半的人。

              其实这还算好的,我知道有些公司连专门的衍生品部门都没了。

              ”寒冬来得如此之快,李隆嘉眼见着身边的同行们一个个转行:量化专家成了煤炭行业研究员,金融工程专家分析起了基本面……这种例子比比皆是。 “市场规模变小还是小事,人才的流失、行业的萎缩才是大问题。

              ”他说。

              市场风险让人忧面对艰难的行业境遇,李隆嘉显得忧心忡忡,但让他忧心的并不只是量化对冲一个行业或是股指期货一个市场的发展。 多年的海外投资经历让他体会到,金融衍生品是“高精尖”金融领域,作为重要的风险管理工具,股指期货是我国金融衍生品市场的“主阵地”,是至关重要的股市“稳定器”。

              这一阵地是否壮大,事关建设一流投资机构的战略布局,事关我国资本市场核心竞争力,事关我们能否打赢防范风险攻坚战,事关我们国家的金融安全与稳定。 股指期货被管控之后,该市场流动性不足,使得资本市场的“稳定器”缺失,机构开展套保也受到影响。

              据介绍,许多机构在持有大量股票头寸后,但由于无法正常使用股指期货进行套保,在遇到市场不稳时,遭受到较大亏损。

              李隆嘉提醒称:“如今我国股市所面临的外部环境更为严峻。 在欧美市场,投资者有着丰富的风险管理工具可以武装自己;但在我国,股指期货套期保值功能仍不能充分发挥,市场抗风险的能力堪忧。

              一旦我国股市受到外盘下跌的波及,境内市场投资者由于缺少合适的避险工具,损失将更加惨重,局面会非常被动。

              ”热盼市场恢复功能李隆嘉表示,经过2018年底的交易安排调整,股指期货市场功能已经得到一定程度的恢复,市场运行质量也有所提高,这让从业者感到欣喜。

              他建议,为了从根本上解决我国股市面临的市场质量、市场生态和人才建设问题,也为防范化解金融风险、资本市场对外开放等工作打好基础,亟需进一步恢复股指期货常态化交易、充分发挥其市场功能,不断完善风险管理市场体系。 “首先应在交易手数、、手续费上继续逐步调整,基本恢复股指期货正常功能。 目前股指期货成交持仓比的水平与、欧洲等差不多,但是不论分子(成交量)还是分母(持仓量),我们都小很多。 因此,应继续放开交易限制,让分子部分有一定程度的放大;与此同时,鼓励机构持仓,让成交量带着持仓量同步放大,从而进一步恢复股指期货流动性,让市场‘活起来’。 ”他说。

              如何进行结构性调整、加大机构投资者参与股指期货的支持力度,是市场发展的未来方向。 李隆嘉提出:“对以套期保值为目的的机构,希望可以赋予更灵活的空间,在严格监管前提下,在交易手数、保证金上予以支持,把股指期货做成一个机构化、专业化的风险管理市场。

              ”最后,他还建议丰富风险管理品种,尽快上市股指:“和股指期货相比,股指期权是更为精确、多元的风险管理工具,其实质是从管理涨跌风险升级到管理市场波动风险。 推出股指期权等更多型的金融衍生品,丰富股市避险工具,这对于我们防范风险、保护投资者利益不可或缺,对于维护资本市场稳定也更有助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