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德林:上市公司应专心于公司运营|红日药业|凤形股份|行贿

              本文重点:李德林:上市公司应专心于公司运营|红日药业|凤形股份|行贿

                文/新浪财经意见领袖(微信公众号kopleader)专栏作家李德林    四川简阳一个无业游民杜兵,有一天在网上偶尔发现上市公司的一份送礼清单和一些不正当商业行为的文件。 小伙子设计了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敲诈套路,成功从上市公司讹到一笔巨款。   上市公司破财免灾的背后,到底有多少上市公司在行贿贪官?又有多少赃款通过做假账出现在财务报表中?  杜兵是无意间在网上搞到红日药业把柄的,给红日药业董秘发邮件,说给我钱,不然曝光你们。

              董秘没理会。   杜兵在网上发了其中一张截图,红日药业说30万行不行,杜兵说不行,300万。   红日药业一咬牙,成交。

                杜兵说我不要现金,你给我比特币。   董秘是个女同志,说我不会弄。

              杜兵就在邮件里教女董秘,说你找个员工的账户,买比特币,再将比特币转入我的钱包地址内。

                一系列复杂的转移之后,300万敲诈费变成了个比特币,杜兵把比特币转入到一个交易网站,转手套现潇洒去了。   杜兵虽然只有初中文化,绝对是个老手,为啥不要现金要比特币,因为比特币在中国法律框架内没有财产属性,不受刑罚保护,就算抓包,法律也没有办法。

                杜兵如果不早早套现,他300万换来的比特币已经价值过亿。   不过问题的核心是,红日药业到底给谁送了礼,愿意花300万去摆平一个无业游民,足见把柄威力巨大。

                纳闷一个问题,红日药业的财务账目是怎么处理的,至少300万的敲诈款一项涉嫌做假账,而杜兵抓把柄的礼单及不正当商业行为涉及的款项,同样涉嫌做假账。

                A股中,红日药业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有公司为了上市,行贿官员,比如,为上市3年间行贿官员3万,为上市行贿官员4年4万。   安徽省王三运落马,关系密切之说甚嚣尘上,可三安光电为了增发融资,还是给芜湖驻京办主任行贿2万块。 真是丢人,官员们收受这点银子,整天提心吊胆,最后还被抓起来,不知道怎么想的。   同样是官员,看看人家李量,在担任证监会发行处长、创业板发行监管部副主任期间,为等9家上市公司提供上市便利,收受694万,平均一家都超过77万。   收受聚隆科技、凤形股份贿赂的官员,是不是都很惭愧?  说到这个康美药业,绝对是个行贿老手,老板马兴田行贿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人民币60万,港币200万。

              从古至今,做生意有个职衔简直就是护身符,马兴田为了当选全国人大代表,行贿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500万港币。

              为了跟广东省食药监局原处长蔡明搞好关系,更是多次10万10万港币地送。   A股上市公司或实际控制人行贿的名单上,还有、、铁汉生物、、仁智油服、、、、、、、、、、明星电缆、等等,他们的行贿金额都数万甚至数百万,行贿方式简单粗暴。

                最让人叫绝的非莫属,为了行贿温岭市副市长张永兵,爱仕达向张永兵的代理人借300万年化36%利率的高利贷,以高利贷利息的方式行贿75万。

                上市公司行贿表:  随着反腐的不断深入,上市公司行贿案发越来越多,行贿犹如白蚁正在蛀空上市公司的根基。

              这些行贿的上市公司或多或少都涉嫌财务造假,一旦案发会给上市公司造成形象危机,行贿的负面影响甚至会导致公司经营出现巨大隐患。   上市公司有绞尽脑汁行贿官员的功夫,不如多花时间和精力用于上市公司运营。

                记住了,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官,没有永远的乌纱帽可以庇佑你的成功,只有百年的老店才能成就你的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