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媒:要让霍顿们闭嘴 还孙杨清白比拿成绩更重要

              本文重点:沪媒:要让霍顿们闭嘴 还孙杨清白比拿成绩更重要

                游泳世锦赛到了第四天,“孙杨事件”持续发酵。 在连拿100米和200米自由泳金牌之后,今天晚上孙杨出战个人在本届世锦赛最后一个单项:800米自由泳。

              最终,孙杨以7分45秒01的最近四年最好成绩获得第六名。

                至此,孙杨已经基本结束了本次光州的夺金之旅。

              两枚金牌,持平了两年前布达佩斯世锦赛的战绩,这对于孙杨而言,已算是完成了既定目标。

              但是,在孙杨继续带领中国游泳队征战、为国争光的同时,不可忽视的是,本届世锦赛场内场外喧闹的“场外之音”。

                27岁的金牌弥足珍贵  从2007年首次参加世锦赛至今,孙杨已经在国际赛场上摸爬滚打了整整12年。 也从一个16岁的毛头小伙成为了中国游泳队队长的中坚力量。 初出茅庐时,孙杨主攻的是400米和1500米自由泳,但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不得不面临转型的难题。 他选择了200米自由泳。

                这是一个属于勇敢者的尝试:200自男泳是所有泳姿比赛中,竞争最激烈的项目:作为介于长,短之间的距离,需要选手同时具备有氧和无氧的能力。

              而200自的赛场上,往往聚集了世界上最出色的高手:“决赛赛道上站着八位冠军”,说的就是200自的赛场。 索普,霍根班德,菲尔普斯,这些泳坛响当当的名字,都曾为200自而努力。

                直到2012年伦敦世锦赛,孙杨首次报名男子200米自由泳获得银牌,不过四年以后,他便在里约奥运会上成功夺得该项目的冠军。 那一年,他已25岁。

              之后的布达佩斯世锦赛,他拿下了200米和400米的冠军,成为世界上首位在男子200米、400米、800米、1500米中长距离自由泳上全部夺取过世锦赛金牌的选手——大满贯成就达成。 这在世界游泳史上,也是奇迹。

                如果说今年的光州世锦赛200米自由泳充满了戏剧性,不如说天道酬勤。

              “老天总是垂青有准备的人,”孙杨说。 为了能在27岁的年龄保持良好的竞技状态,特别是卫冕200米自由泳这项向来王者之争的冠军,孙杨为此付出的艰辛可想而知。 加上前四天每天出场的“魔鬼赛程”,孙杨的劳模精神有目共睹。   明年的东京奥运会,孙杨即将28岁,如果能在这样的年纪傲视群雄,将比四年前的金牌更珍贵。   为什么他们都不喜欢孙杨?  如果不是霍顿在光州世锦赛游泳第一场比赛上的“拒绝上场”,就没有之后的轩然大波。

              这也是采访世锦赛多届,第一次场外风头“盖过”赛事本身的一届世锦赛。   霍顿不是第一次“搞事情”,其实两年前的布达佩斯世锦赛,他就在众多中国记者在场的发布会上公然说孙杨是个“尿检阳性的骗子”。

              而之前的里约奥运会,他在战胜孙杨之后称“不跟尿检呈阳性的人同场竞技”。   但不同的是,和之前的奥运会、世锦赛“单打独斗”不同的是,不仅仅是之后英国队的斯科特,孙杨在这次世锦赛上似乎“树敌不少”。

                显然斯科特不是唯一持此态度的英国选手,蛙王皮蒂在混采区力挺队友:“我为今晚斯科特表达的立场感到骄傲,如果是我和孙杨同场竞技,我也会这样做的。 ”  稍晚的时候,斯科特接受了BBC的采访:“我站马克(霍顿)这一队,如果(孙)不尊重我们这项运动,那我为什么要尊重他?我想有很多人,以及每一位游泳选手都支持马克的做法。

              ”  拒绝登上领奖台合影,这样的行为在世锦赛的历史上几乎没有出现过,而且通过转播镜头传播到全世界,这一事件的恶劣影响已经超越了赛事本身。

                那么,为什么他们都要反对孙杨?一些外国媒体在描述这一事件时写道:“孙杨来光州之前就应该预想到了这一切。

              ”  去年9月4日的一次赛外药检中,孙杨与兴奋剂检测人员发生冲突——“在无检测人员陪同的情况下传递装有尿样的小瓶,并命令其团队的一名安保人员用锤子砸碎一份从附近俱乐部带回来的血液样本瓶”。

              虽然中国泳协指出,在对孙杨执行飞行药检时,检查人员没有提供合法的兴奋剂检查官证件和护士执业证,违反了国际泳联反兴奋剂规则及相关国际标准,但国外运动员们并不“买账”,也不认可国际泳联判定孙杨没有过错的宽容。   还孙杨清白比拿成绩更重要  当然,外媒也有为孙杨鸣不平的声音。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的资深体育记者霍尔莫斯认为,被称为“吃药作弊的人”是体育界最为严重的污点。

              而国际泳联的独立调查证明孙杨没有违反兴奋剂测试规定,出错的是反兴奋剂体系。

                他解释了“孙杨暴力药检事件”的过程,并强调药检人员在事件中有违规之处。 霍尔莫斯表示,世界反兴奋剂组织没有努力推动在世锦赛之前进行听证会,因此孙杨可以参赛。 听证会的结果可能是孙杨暴力抗检、从而“终身禁赛”,但也可能是“证明无罪”。   无论如何,国际体育仲裁法庭9月份举行的听证会至关重要。 毕竟,对于孙杨而言,再多的闲言碎语,也抵不过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最终的一纸清白。

              只要孙杨是无罪的,就是对包括霍顿在内的那些“质疑者们”最好的回击。

                不过,从2014年误服误服心脏治疗药物曲美他嗪开始到去年引发的“暴力抗检”事件,孙杨始终处在风口浪尖、疲于回击质疑的状态。

              这对于孙杨正常训练的影响也是显而易见的。

              一次次的风波也提醒中国游泳队:功课做在前,不让人抓不到把柄远比事后补救来得重要。 而在孙杨处于舆论漩涡中心的时候,更需要一支专业的公关团队来帮助孙杨赢得公众的理解和支持,而不是任由孙杨一个人“单打独斗”。

                (本报光州7月24日专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