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11条”加速资管开放 外资进入已具充分可操作性

              本文重点:“国11条”加速资管开放 外资进入已具充分可操作性

              “这些放宽金融业市场外资准入和加速银行间债券市场开放的积极举措,对包括渣打在内的外资银行是巨大的鼓舞。

              这对全球的金融机构和机构投资者也是非常积极和重要的信息。

              ”渣打中国行长、总裁兼副董事长张晓蕾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办公室近日宣布的11条金融业进一步对外开放的政策措施(以下简称“国11条”)进一步体现了中国深化金融改革、推进市场开放的承诺,多家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的外资银行均对开放速度之快、开放力度之大表示出极大振奋。 专家分析认为,进一步鼓励外资进入资管市场是此次“国11条”的一大亮点,且当前政策基础完备、可操作性强,对于外资银行而言,发展潜力巨大的中国资管市场将形成强大吸引力。

              “本次推出的‘国11条’范围更广、力度更大,涉及信用评级、理财子公司、养老金管理公司、人身险、保险资管、货币经纪公司、债券主承销、债券市场等诸多领域。 同时,措施内容更加具体,可操作性更强,对今后外资来华发展更具实用性。

              ”东方金诚首席金融分析师徐承远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近两年来,我国金融业诸多开放政策渐次落地。

              从2017年中外资银行市场准入标准进一步统一,到2018年银行业取消外资持股比例限制,再到2019年银行业12条对外开放新措施以及近期“国11条”,外资银行利好政策不断。 具体到“国11条”来说,专家分析认为,此次措施在一些领域对外资银行明确了进一步放开,将促进其在更深更广领域的发展,这些领域主要包括:鼓励外资银行参与设立、投资入股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允许外资银行获得银行间债券市场A类主承销牌照等。

              对此,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的外资银行均表示出了浓厚兴趣。 “11条举措进一步体现了中国深化金融改革、推进市场开放的承诺,汇丰对此表示欢迎。

              作为内地最大的外资银行,汇丰始终积极支持并参与金融改革和资本市场开放,展望未来,我们将继续支持客户把握内地市场进一步开放所带来的诸多机遇。

              ”汇丰亚太区行政总裁王冬胜对《金融时报》记者表示。

              “新的措施反映出中国金融市场开放步伐正在进一步加快,将为外资银行在中国全面开展业务带来巨大的发展机会。

              花旗欢迎中国进一步开放金融领域的各项举措,并将持续评估符合我们自身优势和战略发展目标的机会。

              ”花旗中国相关负责人对此表示。

              “渣打是中国金融开放的参与者,也是受益者。

              我们将积极把握这些金融开放措施所带来的发展机遇,聚焦于既符合中国经济未来发展方向,又能充分发挥渣打优势和专长的领域。

              ”张晓蕾表示。

              受访专家普遍认为,“鼓励境外金融机构参与设立、投资入股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允许境外资产管理机构与中资银行或保险公司的子公司合资设立由外方控股的理财公司”是此次对外开放新举措的亮点之一。

              事实上,我国此前出台的《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已经为理财子公司引入境外金融机构预留了空间。

              根据《办法》规定,银行理财子公司可以由商业银行全资设立,也可以与境内外金融机构、境内非金融企业共同出资设立。

              “总体而言,鼓励境外金融机构进入理财子公司,有三方面的积极意义:一是可以引入更多资金,增强理财子公司资本实力;二是可学习外资机构资产管理经验,并提升理财子公司治理水平;三是可以与国际金融市场更好接轨,为理财子公司发展注入更多国际基因。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董希淼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资管机构是促进金融市场发展的长期稳定力量。 外资的进入将丰富资管机构类型,有利于促进资管市场多元化,这将极大地促进我国直接融资市场发展。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认为。 对于外资机构而言,我国资管市场也具有足够的吸引力。

              花旗此前发布研究数据显示,中国个人财富市场规模10年增长5倍,花旗预计,到2025年,中国中产阶级人数将超过亿,占城市人口的86%。

              “由于我国财富管理市场刚刚起步,未来市场提升空间潜力很大,对外资有充分的吸引力。 与此同时,外资机构资管相比国内发展更为成熟,他们也会带着更为成熟的经验进入中国资管市场。 ”曾刚表示。 《金融时报》记者注意到,自去年我国资管新规下发以来,外资银行在财富管理领域动作频频。

              去年5月,渣打中国为中国投资者度身打造了“渣打财富管理APP”。 该行相关负责人称,这款以“全球资产配置”和“家庭财富规划”为两大特色的财富管理APP,旨在支持中国投资者在资管新规时代构建符合家庭需要和风险偏好的财富管理模式。 无独有偶,去年年末,汇丰中国宣布在我国率先推出结构性产品数字化定制功能,支持客户直接根据自己的偏好选择结构与标的,在线自助定制结构性产品并即时下单。

              汇丰由此成为内地首家推出结构性产品数字化定制功能的银行。 截至目前,虽暂未有外资银行出资设立理财子公司的案例出现,不过,外资机构进入我国资管行业已经有了良好的政策基础。 “2018年4月资管新规颁布后,理财新规、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证券私募资管新规等陆续出台,基本制度和规则已经确立,市场发展不断规范,为资管行业进一步扩大和对外开放奠定了制度基础,也为境外金融机构进入创造了良好的政策环境。 ”徐承远说。

              专家分析,未来外资金融机构进入银行理财子公司可有多种路径选择。

              “境外金融机构进入银行理财子公司,从路径上来说可以有三种:由在中国境内注册的外资银行法人机构作为控股股东发起设立;作为参股股东,与其他中资银行发起设立;投资入股已经成立的理财子公司。

              ”董希淼表示。 “外资金融机构未来参与设立理财子公司,可能会需要寻找合适的中资银行进行合作,或者是以增资扩股的形式,在后期参与已经设立的理财子公司。 ”徐承远表示。 值得关注的是,中资银行特别是中小银行也具有引进外部战略投资者的意愿。 中小银行成立理财子公司首先要面对的是资本问题,根据《办法》,成立理财子公司最低注册资本要求是10亿元。 而我国商业银行资本补充压力越来越大,中小银行面临的这方面问题更加突出。 因此,城商行有强烈意愿引入外部投资者来增强子公司资本实力,引入更灵活的市场机制。 近期获批筹备的两家城商行系理财子公司已透露了相关计划,、都在此前公告中称,将会在适当时机根据业务发展需要并在监管批准的前提下,引进战略投资者。 责任编辑:Rach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