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东债务暴雷波及面有多广?精功科技预亏5000万再承监管高压

              本文重点:股东债务暴雷波及面有多广?精功科技预亏5000万再承监管高压

                  控股股东流动性窘困,债券出现实质性违约之后,(,)被监管部门质疑控股股东是否违规占用资金?控制权是否发生变更?  《投资时报》研究员李浥尘  作为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的精功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精功集团)近期深陷于债务违约泥沼之中,7月16日,该公司未按期兑付超相关本息亿元,造成实质性违约。

              同时,作为控股股东,精功集团所持浙江精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精功科技,002006)的亿股,已全部被司法轮候冻结。

                已然闯入债务违约雷区的控股股东资金链断裂的窘况,将让精功科技受到多大程度的波及?是否存在违规资金占用?控制权是否由此发生变更?  当投资者开始思考甚至担忧上述问题之际,深交所7月24日下发给精功科技的一封关注函,不期然而至。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精功科技最近总是磕磕碰碰,2018修正后今年中报继续接棒修正。   从2018年的数据看,精功科技原预计2018年盈利3500万元,修正后将盈利大幅下调超2300万元,改称盈利不超过1200万元,最终,2018年净利润仅为万元,同比大减%。   2019年一季度精功科技净利润较上年同期由盈转亏,大幅亏损2730万元。 有意思的是,2019年中期该公司再度下修业绩单,将之前预计净利变动区间为-3800万元至-2800万元,修正为预计净亏损4500万元至5500万元,与之相对应的是,去年同期盈利万元。   在一些证券分析人士看来,短期内,精功科技业绩颓势难以遏制,不但扭亏无望,亏损金额甚至还会继续扩大。

                债券实质性违约  公开信息显示,2016年,精功集团在2016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中位列第166位。 据最新发布的财务报表显示,截止2018年9月30日,精功集团合并计算的总资产规模为亿元,负债规模达到亿元,总资产负债率达%。

                精功集团旗下有精功科技、(,)、(,)三家,其中持有精功科技亿股,占总股本的%,为精功科技的第一大股东。

              截至目前,精功集团已将持有的3家上市公司股份全部进行了质押融资,且全部被司法冻结。

                但近期精功集团状况依然不容乐观。   7月16日,精功科技披露《关于控股股东短期融资券未按期兑付的公告》,显示出控股股东资金出现流动性困难精功集团2018年度第三期超短期融资券无法按期兑付,这期短期融资券发行总额为10亿元,债券期限270天,计息期债券利率7%,应付本息金额合计亿元。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事实上,精功集团面临的债务危机远不止于此。   7月17日,精功集团公告称,截至7月16日,公司及合并范围内子公司到期未能清偿的债务金额合计达亿元。 在亿元短期融资券违约的一天后,精功集团的亿务再次宣告无法兑付。 随后,精功集团信用评级遭两次下调,此前AA+级别债券也沦为垃圾债。   公开信息显示,截止7月18日,精功集团的存续债券规模仍高达亿元,存量只数为11只。   对精功科技控股股东债券出现实质性违约的情形,深交所高度关注,7月24日下发的关注函要求精功科技核查并说明以下事项:精功集团债务违约相关事项是否对公司生产经营产生重大不利影响,精功科技目前是否存在银行账户或其他资产被冻结的情形;精功集团所持股份被多轮司法冻结是否可能导致精功科技控制权发生变更,对此,应进行充分提示相关风险。

                再次质疑违规占用资金  《投资时报》研究员同时注意到,深交所此前于4月19日下发给精功科技的年报问询函,要求认真核查精功科技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的资金往来情况,核查实际控制人及关联方是否存在通过往来款项等方式非经营占用公司资金的情形。

                在4月26日披露的年报问询函回复中,精功科技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及关联方不存在通过往来款项等方式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的情形。

                然而,在7月24日的关注函中,深交所再次对精功科技与精功集团之间的资金占用、违规担保问题提出疑问,并要求精功科技进一步核查2019年以来与精功集团、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的资金往来情况,说明相应资金往来是否构成违规资金占用;说明是否存在对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的违规担保,以及公司内部控制是否健全有效。   根据此前精功科技的公告,截至7月16日,除为客户通过精功集团关联方上海金聚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办理融资租赁担保余额万元、通过精功集团关联方浙江汇金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办理融资租赁担保余额万元这两单担保事项外,精功科技与精功集团及其关联方之间,不存在其他担保或违规担保等情形。   不过,引人留意的是,精功科技年报及相关公告显示,该公司与精工集团存在数额不小的关联交易。

                2018年度,精功科技与精功集团及其关联方发生关联交易金额为万元。

              进入2019年,双方关联交易金额猛涨,2019年1月1日至7月16日,精功科技与精功集团及其关联方发生关联交易金额为亿元,其中,精功科技向精工集团及其关联方出售商品和提供劳务万元。 截至7月16日,精功科技应收精工集团及其关联方款项合计达到亿元。   一些分析人士向《投资时报》表示,目前来看,巨额债务压身的精功集团,能否迎来更好的解决流动性危机的方案,仍待观察。

              而不可避免将受到控股股东资金链断裂波及的精功科技,已经出现2018年全年、2019年中期业绩单连续向下修正的奇观,精功科技要想从亏损加大的风雨飘摇中突围,需要付出超过常人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