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 Justin:Eth2 其实没有多复杂

              本文重点:观点 | Justin:Eth2 其实没有多复杂

                编者注:研究团队于2019年7月15日在Reddit上做了一个持续时间长达12小时的AMA(有问必答)活动,本文即是对该场问答活动的节选。

                问:你觉得,以太坊研究中剩下的最难解决的挑战,可以在Phase1或Phase2部署前解决吗?  Vitalik:我真诚地相信,现在已经没有尚未解决的研究问题了。

              更多的可能是“我们如何把事情做得更漂亮、用更少的代码、让不能覆盖的极端情形更少”这样的问题。   Danny:(需要)更好地理解在一个无状态且高度抽象的执行模型中的多种角色以及他们所得到的激励。 以太坊基金会的eWASM团队和ConsensysQuilt团队都在这方面领导了非常重要的工作,帮助我们理解设计空间并主动开发原型来审视我们的观念。

                问:我最大的担忧是会打破可组合性(composability)。

              难道不会出现大多数dApp都在同一个分片(比如MakerDAO合约所在的分片)上开发的情形吗(这样他们就可以使用Dai了呀)?  Justin:分片间的可组合性无疑尚属未定领域,不过我们有理由保持乐观:  分片被设计为同构的(homogeneity)(不像比如说Polkadot或Cosmos)以促进跨分片通信。   有一些设计模式可以把分片间的边界抽象掉。

              比如说,我们可以将分片0与分片1看作是结合在一起的数据可用性底层,给一个执行引擎提供数据,只不过这个引擎要求更大的带宽。

              这些设计模式在可编程执行引擎中会更容易得到利用。

                分片在设计上是对“快速理想确定性”友好的,因为分片attestation某种程度上可以类比为Eth1中的区块确认。

              也就是说,实际上,由于单片的快速概率确定性,分片系统可以表现为一个逻辑意义上的区块链。   在UI层上也可以找到机会抽象掉分片边界。   问:有人批评说过于复杂,你们怎么看?  Vitalik:去年已经得到了大幅简化。 你统计一下spec的字数的话,会发现它其实比黄皮书的字数要少得多。 中的许多东西比还要简单。

              但显然也存在顽固的复杂性,我也非常关心如何最小化这种复杂性。   Justin:虽然研究路径一直以来都有点曲折而且很难跟进,但最终产品可以说是很简洁的。 我希望有更多的指导材料可以突出当前设计的简洁性。

              Phase0大概就只有1024行代码来指明其运作方式(假设我们拿SHA256和BLS12-381作为密码学原语的话)。

              我希望Phase1和2加起来也只需1024行代码(假设以WASM作为基本工具的话)。 Phase0的共识机制就只需要这么多了(保证金合约、信标链状态转变函数以及信标链分叉选择规则)。

                原文链接:  https:///other//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part-2  作者:DannyRyan  翻译:阿剑  关键词:转载自(),提供比特币行情走势分析与数字货币投资炒币最新消息。 原文标题:原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