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拳击为何里约奥运无金? 规则乱改裁判眼晕

              本文重点:中国拳击为何里约奥运无金? 规则乱改裁判眼晕

                本届拳击比赛,中国一金未得。

                处于“后邹市明时代”的中国拳击在奥运会上未能延续金牌梦。

              而与邹市明同一体重级别,被视为“邹市明接班人”的吕斌,更是在第一轮就被淘汰。 中国观众惊呼裁判太黑,但实际上,不能全怪裁判,是国际拳联的不彻底改革彻底“玩坏”了本届。   吕斌是国际拳联创办的世界职业个人赛(APB)的初代世界拳王。 他在国际拳联奥运体系比赛(即AOB,指国际拳联创办两大职业比赛前的所有比赛,包括奥运会拳击比赛在内的各种业余规则比赛,如世锦赛、亚运会、洲锦赛、全国锦标赛等。 )中的失利,也证明了适合打职业拳击的选手不一定就适合打奥运体系拳击(以前称“业余拳击”,这一称呼已被国际拳联弃用),哪怕吕斌所获得的职业头衔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职业拳击。

                拳王泰森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职业拳击的“大腕”如果去打奥运会,同样面临吕斌的结局,很可能第一局就被淘汰。   业余职业谁能赢?关键看规则  这里要说一个真实的笑话。

              当国际拳联发布消息,允许传统职业拳击选手通过各自所在国的官方认可的拳击协会注册并参加选拔赛获得资格,便可以参加奥运会时,国际拳联此举颇有深意,其中一个目的是想借职业拳击“大腕”,比如极想获得一枚奥运金牌以慰国人的菲律宾“民族英雄”帕奎奥的名气与声望,为国际拳联的改革站台“背书”。   结果,这一做法遭到几大传统职业拳击组织的抨击。 这些职业拳击组织的头面人物说,让职业拳手去打奥运会是违反奥运精神的,对奥运会的业余拳手不公平,比赛将对业余选手很不安全,意思是职业拳手力量重,业余拳手不经打。 这种说法遭到奥运体系的选手与教练一片耻笑,说这些传统职业拳击组织的负责人可真会“装”。   奥运体系拳击与传统职业拳击其实是两回事,在包括拳套重量、比赛规则等很多方面都不一样,奥运体系的选手与传统职业选手较量,取胜的关键主要是看采用谁的规则。

              如果传统职业拳击选手来打奥运会,即使是名动天下的职业拳王,也是胜算不大,甚至有可能第一轮就出局。   不要以为奥运体系的人士信口开河,这次他们说的是实话。 就连前世界重量级拳王泰森也是持这种见解。

              广州日报记者此前在北京长城采访泰森时,专门问过他这一问题。

              泰森也认为,职业拳手去打奥运会输的可能性很大,在奥运会拳击比赛的规则之下,职业拳手的优势根本发挥不出来,只打3个回合,拳重也没用。   国际拳联乱改规则玩死自己  实际上,国际拳联的比赛主要还是奥运体系比赛,搞了数年的WSB(国际拳联举办的世界职业团体赛)和刚开始一年多的APB,都还未成气候。 国际拳联也意识到,与传统职业拳击不同,国际拳联体系的职业比赛目前仅仅限于奥运体系的选手参加,面太窄,水平还不够高。 他们也承认,自己的拳王还无法与传统四大职业组织的拳王抗衡。   因此,国际拳联要做的是,将传统的世界职业拳击组织的拳手与自己的融为一体。

              这样一来,无论是奥运会还是APB或者WSB,都将获得更大的商业价值。

              国际拳联想一统天下,那边传统职业拳击几大组织当即表态,如果自己协会的拳王去打奥运会,将被剥夺头衔并不能再打传统职业拳击组织的比赛。 不过,传统世界职业拳击组织在这一事情上似乎是反应过度了。

              国际拳联要想一统天下,已经遇到不少很难解决的问题。 最突出的就是奥运体系比赛的规则问题。   这次国际拳联就在奥运体系比赛规则改革上遇到了麻烦。 一个最明显的问题是,这些奥运体系的优秀选手将同时要适应两种完全不同的规则,既要打所谓的职业比赛,同时又要打奥运体系比赛。

              国际拳联采取了两大体系比赛互相靠拢的妥协做法,APB与WSB在一定程度上保留奥运体系的特点,并非完全与传统职业拳击规则一样。 一是比赛的回合没有传统职业拳击那么多,二是拳套也没有那么轻,三是在读秒的规定上也不一样,更多地强调保护运动员。   AOB也在某些方面向职业拳击看齐。 例如去掉头盔,采用职业拳击强调进攻与重击的减分制计分方法,放弃原加分制计分方法。 但偏偏就是在奥运体系拳击比赛规则的改革上,从这次奥运会的情况来看是不成功的,可谓改得不伦不类。 改革必须配套,虽然都叫拳击,但奥运体系拳击与传统职业拳击差别很大,甚至在本质上是不同的。 奥运体系拳击强调保护运动员,比赛回合数少,拳套厚,说是去掉头盔鼓励进攻,但实际上不容易出现KO。

                在这样一个“四不像”的规则里,裁判也不可能真正执行职业拳击的减分制规则。

                本届奥运裁判问题多不能全赖“黑哨”  本届奥运会拳击比赛裁判问题很多。 个中原因除了奥运拳击历届以来都存在的“黑哨”问题,这一次还与裁判很难掌握和适应新规则有关系,所以不能把责任全部推给裁判。

              国际拳联在奥运体系比赛规则改革上是错误的。 现在,国际拳联只有两种选择,一是回归原来的奥运拳击,即原称的“业余拳击”,以打点得分为主要取胜手段,讲究迅速移动出拳而不是力量,以技巧技术为主;二是彻底与职业拳击接轨,不搞双轨制,不搞不伦不类的混合制。

              那么,奥运会拳击比赛就可以彻底改革原来的规则和赛制。

                若选择回归原先的奥运体系规则,虽然这可以解决本届奥运会出现的诸多问题,但国际拳联现有的两大不同比赛体系,必然导致本来就已存在的“两张皮现象”变得更为严重。

              与吕斌同为APB冠军的张家玮在这次奥运会8强赛中失利,是因为遇到了实力更强的古巴拳手,输得无话可说。 拳击强国古巴一向反对职业拳击。

              他们参加WSB,是因为这是带有国家荣誉的团体赛。 但他们也抵制APB这种职业个人赛,这使得APB在一定程度上缺乏说服力。 连国际拳联自己体系中的顶尖高手也没有全部来参加这一世界职业个人赛,APB拳王的含金量是不足的。   吕斌的问题比较复杂。

              本届奥运会他第一轮就被淘汰。

              如果按职业拳击的规则来判,吕斌明显赢了,但如果按原先的规则就不好说了。

              此次规则改得太大,传统职业拳击中根本就没有“站立读秒”这一条。 奥运规则竟然是站立读秒却又不扣2分,规则互相矛盾。 吕斌的重拳也没有体现在裁判打分上,还是以击中的数量来计算。 规则本身就很混乱,裁判对规则的掌握也很混乱。   吕斌的风格似乎更适合打职业拳击。

              吕斌在获得国际拳联的职业拳王世界金腰带之后,今年在德国、保加利亚和古巴的3次国际邀请赛中都失利,有两次还是第一轮就被淘汰。

              拳击中心也没有将吕斌作为冲金点,他们认为张家玮的希望要比吕斌大得多。

              行家已经发现,吕斌在打过职业比赛后,已不太适应奥运体系的比赛。 特别是他并不是那种迅速进入状态的拳手,就算他闯过第一关,要想走远也不太有希望。   吕斌将来的走向是一大悬念。

              从他个人角度看,他还是应尽快投向传统职业拳击。 有人在奥运会之前就向吕斌提出过这一动议,毕竟目前中国的职业拳击特别缺乏人才。 吕斌之前被视为“邹市明的接班人”,这一次梦碎里约,他应像邹市明那样转向职业拳击。

              他虽没有奥运冠军身份,但却胜在年轻。   只有一种可能性能让吕斌留在奥运体系变得天经地义,那就是奥运体系拳击彻底转向传统职业拳击,这样国际拳联体系内的两大赛事体系实现无缝对接,拳击“一统天下”也有了现实可能性。

              但这将面临很多急需解决的理论与实践的问题,国际拳联主席吴经国应该会思考这一问题,也应该拿出一体化的解决方案。

                本专题撰稿广州日报记者施绍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