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40:注册制改革不能再拖了|战略新兴板|注册制|科创

              本文重点:CF40:注册制改革不能再拖了|战略新兴板|注册制|科创

                文/新浪财经意见领袖专栏(微信公众号kopleader)专栏机构四十人论坛    终于!注册制来了!  今天,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进博会开幕式主旨演讲中宣布,“将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

              这可能是高层近期关于资本市场最重要的一个表态,我们该如何理解?  科创板与注册制  首先解释两个概念。

                科创板  全称”科技创新板“,2015年底登陆上海股权托管交易中心。 从性质上看,科创板属于上海股权托管交易中心的场外OTC市场;从定位上看,科创板主要针对的是尚未进入成熟期但具有较好的成长潜力,且满足有关规范性及具有较为显著的“四新”经济特征的科技型、创新型中小微企业。   上海股交中心科创板为初创期、成长期企业设置可选性挂牌条件,对初创期企业强调其科技创新含量,对成长期企业强调其成长性,对成长后期的企业引入一定的营业收入、利润、市值等财务指标,以提高对不同生命周期企业覆盖面。

                此次在上交所设立科创板对于建设多层次资本市场意义重大。 科创板难免与新三板、创业板形成竞争,但也只有竞争才能形成更具活力的资本市场格局。   注册制  注册制是指证券发行申请人依法将与证券发行有关的一切信息和资料公开,制成法律文件,送交主管机构审查,主管机构只负责审查发行申请人提供的信息和资料是否履行了信息披露义务的一种制度。

              其最重要的特征是:  在注册制下证券发行审核机构只对注册文件进行形式审查,不进行实质判断。

              如果公开方式适当,证券管理机构不得以发行证券价格或其他条件非公平,或发行者提出的公司前景不尽合理等理由而拒绝注册。

              注册制主张事后控制。

              注册制的核心是只要证券发行人提供的材料不存在虚假、误导或者遗漏,即使该证券没有任何投资价值,证券主管机关也无权干涉,因为自愿上当被认为是投资者不可剥夺的权利。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一下我国的IPO制度。

              国内股市IPO制度经历了从1992年的“额度制”到2001年的“通道制”,再到2006年的“核准制”。 2015年12月,原计划正式推行注册制,但当时注册制消息对大盘出现冲击,推行受阻。

              2018年2月24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三次会议决定:股票发行注册制授权决定期限延长二年至2020年2月29日。

              注册制改革的进程不如预期。   为什么是上交所?  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在上任之初就曾表态“注册制是资本市场长期健康发展的制度基石”,并明确表示“必须搞”。

              今天,在中国命途多舛的注册制终于开闸,为什么试点选择在上交所?  回答这个问题,恐怕要从夭折的战略新兴板说起。 早在2013年9月,上交所就已开始讨论研究设立战略新兴板,并于当年底向证监会上报了设立请示。 公开资料显示,战略新兴板将按照注册制的总体制度框架,按市场化和信息披露为中心的导向,对申请在新兴板上市的企业,以及今后申请再融资的企业实行注册制发行,并适当考虑简化发行流程。   可见,战略新兴板当初就是以注册制为前提进行设计的。 尽管出于种种原因,战略新兴板在“十三五”规划纲要草案的修订中被删除,但上交所已经在一定程度上具备了注册制改革的基础和条件。

              中国社科院大学金融研究所所长李永森认为,此次推出的科创板所包含的企业与战略新兴板企业拥有相似的生命周期和产业领域,作为注册制试点推出有其合理性。

                证监会负责人在今天答记者问时表示,科创板旨在补齐资本市场服务科技创新的短板,是资本市场的增量改革。

              所谓“增量改革”,就意味着不触动存量格局,大大减少了改革阻力,对于注册制这块“硬骨头”来说,从增量改革入手或许是一个聪明的办法。   此外,对于正在从要素驱动型增长向创新驱动型增长转型的中国来说,做强科创企业尤为迫切。 但从整体挂牌率与上市率分析,我国科创型企业占比仍然较低,在科创板试点注册制,有望为科创企业发展营造良好环境。

                注册制改革,不能再拖了  今天习近平主席的演讲结束后,创业板应声回落,这反映出市场对于推行注册制的一些担忧。   市场的担心主要集中在两方面:第一,注册制之后将会有大量公司上市,致使指数下挫;第二,注册制实施后,小盘股的高溢价格局将被打破,市场估值将回归理性,投机空间变小。 但从第一点来看,并没有证据显示IPO会带来股市价格的下跌,而每次出现大型企业的发行,投资者都会为了眼前的利益而反对新股扩容。

              从第二点来看,从核准制向注册制过渡,势必对市场估值产生影响,进而影响市场情绪和利益格局,而这也需要时间让市场消化。

              如果监管只顾考虑市场的短期感受而瞻前顾后,放缓甚至不敢进行改革,那么未来可能产生的长期不利影响就会越大。

                当然,A股市场现阶段确实不具备全面推行注册制的条件,但这也正是要先推行试点的原因。 习近平主席今天的演讲恰恰说明,注册制的推出不会一步到位,这实际上是对短期预期管理方面的表态。

              而接下来,在交易制度、市场体系、监管制度和投资者适当性管理等方面,我们仍有很长的改革之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