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消费金融爆发背后:手机卖到800元,人均月入才1500块

              本文重点:印尼消费金融爆发背后:手机卖到800元,人均月入才1500块

                在印尼亿人口中,仅有6%的人持有,印尼当地人消费喜欢偏向于“及时享乐”。

                2017年4月起,国内诸多金融科技企业瞄准海外市场。

                其中,东南亚成为主要战场,特别是印尼。   2017年年底,一纸《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以下简称“141号文”)下发,满地成殇。   一时间,现金贷行业陷入“多米诺效应”,一场由高坏账引起大踩踏缓缓拉开。   在忙于转型的同时,金融科技海外淘金热情开始高涨,计划着新的重生。

                然而,究竟是绝处逢生,还是垂死挣扎?仍需要时间考证。

                现金贷大整顿  2017年12月1日,141号文“秋风扫落叶”般席卷了国内消费金融领域,让现金贷公司彻夜难眠。

                “2017年4月起,监管层加强了现金贷整治,但唯有141号文导致2000多家现金贷公司到现在缩减为200家。

              ”秦苍科技创始人、CEO胡丹称。

                他指出,141号文出台后,仅10%的现金贷公司撤出了市场,行业坏账率不是很高,只是借新还旧的人出现资金链断裂的情况。

                在这之后,2017年12月至今年2月,在老赖的“煽动”下,一些无力还款的人动了当老赖的念头,一场逾期风暴强势来袭,平台不良及率激增,引起了行业“踩踏”事件  据当时媒体报道,首逾(首次逾期率)快突破50%”,而存量逾期从50%到70%,甚至更高。   “整个行业的流动情况只有1/10了。 各类的现金类的业务,不同程度也受到影响。

              对每个客户来说,十个锅有五个锅盖,而在那时十个锅只有一个锅盖。

              ”胡丹称。

                另在今年春节前,部分现金贷平台收缩了放贷规模,甚至出现“只收不放”,流动性进一步缩小。   与此同时,高逾期带动了催收行业的发展。 “现金贷公司老板拎着一箱箱现金在催收门口等,催收坐席供不应求。 ”胡丹直言。

                相反,另一个业务跌到谷底,就是信贷类公司、大数据据公司。 现金贷不再接受新的申请,更没有必要查“多头借贷”、”黑名单”等。

                2018年春节后,现金贷公司开始“休克”,大部分处于“半僵尸”状态。

              最后一批坏账用户进入到M3,催收公司很难再有新客源,进入新的倒闭潮。

                抢滩印尼市场  相比国内现金贷一片“死海”,印尼市场成为了平台出海的”头号根据地”。

                2017年2月,印尼首家国内现金贷平台——Rupiahplus成立。

              新闻中心了解到,在平台上线4个月后,下载量已达到了10W。

              2017年10月,Rupiahplus完成数百万美元Pre-A轮融资。   两月后,印飞科技成立,8月14日GoPupiah上线,仅运行半个月,APP下载量过万……  据清流Club了解,除RupiahPlus、GoRupiah外,印尼上线的国内消费金融平台包括Danacepat、Tangbull、Akulaku、Tunaikita、V-Loan、Pendanaan等。

                其中,Tangbull是线下手机分期产品,Akulaku为印尼版分期乐,其他均为现金贷产品。

                另金融新闻中心注意到,你我贷、明特量化、玖富、凡普金科、京东等互联网金融企业已经或正准备进入印尼市场。

                在外资企业中,早在2013年,捷信入局印尼市场,专注于多重目的融资贷款服务(MultipurposeFinancing),通过驻店模式拓展消费场景。   据印尼当地手机店主介绍,每个月有近50%是通过分期付款购置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