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巴克莱银行首席:强劲的消费势头将会持续|消费|巴克莱银行首席

              本文重点:专访巴克莱银行首席:强劲的消费势头将会持续|消费|巴克莱银行首席

                文/新浪财经北美专栏作家魏欣      新浪财经:在共和党失掉了对众议院的控制权之后,特朗普总统提议针对中产阶级的减税提案看来是没有机会获得通过了。 您认为这次中期选举对美国经济的影响是什么?  MichaelGapen:我们认为这个观点很可能是正确的。 也许在国会换届前,可能还会有一个狭窄的窗口通过法案,但是我们应该不会看到更进一步的财政刺激政策,也不会看到进一步的基础建设法案。 我相信在立法层面的僵局将会是很可能发生的结果。

              很多像我这样的经济学家和很多美国投资者现在已经开始有了一个更加坚定的信念。 大多数人开始相信由财政刺激政策带来的经济增长率已经见顶了,或者正在见顶中。

              从现在开始到明年底,美国经济增长率应该会开始逐步减速。 如果没有进一步的财政刺激政策,前期的财政刺激方案将会逐步消退。

              分裂的政府机构将会逐步增强这样的预期。

                我需要提出的是,有两个领域可能是财政政策还不确定的:第一是“财政悬崖”问题,也就是提升政府债务上限,为联邦政府运转提供财政资金。

              下一个政府开支预算案将会在12月份提交国会。

              因为是在本界国会的权限范围内,我不认为会有任何问题。

              但是在明年3月份会有一次债务上限到期。 由于共和党失去了众议院的多数席位,我认为这将会成为一个风险事件。

                第二个不确定性就是基础建设开支预算案。 有一种观点认为是,我们将会看到基础建设开支预算案的通过。

              我认为在民主党和共和党之间存在的共识是,基础建设开支是需要的。

              特朗普政府当然想要通过,而且引用这个提案时,他称之为兼容性想法。 但是这两党在怎么样做预算案,由谁来支付方面存在根本性分歧。

              共和党偏向于一个PPP(PublicPrivateProgram)的方案。 而民主党则偏向于由政府大包大揽,然后通过增加税收来实现。 这意味着,由于怎样实现基础建设预算方面的分歧,在我看来,基础建设法案不太可能获得通过。

                另外,由于国会产生的僵局,众议院将会提出增加对总统通俄门调查的力度。 这将会提升议员和选民在这方面的关注度,也会从一个方面降低任何基础建设预算案被通过的可能。   新浪财经:您认为人民币目前的汇率水平是否已经在合理定价区间内?  MichaelGapen:对于人民币汇率,我没有一个官方观点,因为我是美国经济学家。 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汇率可能逐步走弱,可能会破7。

              我并不了解合理的价格是多少?短期的方向是,人民币的贬值压力会逐步上升。 从长期来看,如果世界经贸关系渐行渐远,人民币也会面临长期贬值压力。   新浪财经:在减税方案通过,消费者拿到了更多的退税之后,今年美国的假日季相对于去年将会怎样?  MichaelGapen:今年的假日应该会不错。 我并没有一个假日季销售相对于去年的增长,我一般把这部分工作交给我们的行业分析师。

              但是从宏观角度来看,去年的减税方案给了普通家庭更多的资源;就业形势相当不错,很多人被加入了工资列表;总统大选股市上涨带来的财富效应;数据分析告诉我们家庭储蓄已经增加很多。 众多因素告诉我们,现在强劲的消费势头将会持续。 我相信在假日季中,我们将会看到很多不错的数据。   新浪财经:您预期美联储将会在12月份再次把基准利率提升个百分点。 您对明年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有怎样的预期呢?  MichaelGapen:我们的观点是美联储正在打算逐步把基准利率在2019年底之前再提升个百分点。 财政刺激使他们相对比较容易的保持这样的趋势,因为这样会让美国经济保持在趋势之上运行,让美国劳工市场保持健康。   我们已经得到了原材料价格和工资成本开始上升的证据。

              即使总体通货膨胀保持在美联储的既定目标之内,原材料价格和工资成本还是在上升。

              对于我们来说,我们认为美联储会在12月份再次加息,明年会加息4次。

              但是我们认为美联储最佳的加息时间不是2019。 因为在那个时候,财政刺激政策开始消退,就业增长开始乏力。

              这是两个美联储货币政策的主要考虑因素。

              经济增长会逐步在2019年和2020年开始下降,因为货币政策在那个时候将会变得紧缩。   虽然我们认为美联储将会加息5次,但是市场认为这个预期太乐观。

              我们仍然保持我们的预期。   新浪财经:在美国强劲的就业增长之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有能力购买住房。 但是在过去一年中,我们观察到北美地区很多城市的房价有一个明显的调整。

              您认为造成这个现象的原因是什么?  MichaelGapen:我认为造成住房价格增长乏力的主要原因是居民的承受能力。 房贷利率在过去18到20个月中不断上涨。

              住房价格在复苏后的增长幅度已经超越了居民可支配收入的增长幅度。 所以购买一套普通住房比之前要困难很多了。 持有住房的成本也提升了很多。 在经济复苏前期历史性的高承受能力已经在过去几年中逐步下降,并且开始向长期平均水平靠拢。

              这是我认为房地产价格下降的原因。   但好消息是,在我们的观点中,住房价格并没有像上一个周期那样的过度上涨。

              我们认为长期自然房地产库存是一百二十到一百三十万套左右。

              当我们加上这个数之后,我们不认为房地产业增加了过度的库存。

              也没有看到大量的新房闲置或者等待出售。 所以,未来如果你看到一两个月,甚至一个季度的价格回调,不需要担心这是一个主要的回调趋势。 我们认为房价在较高的区间上,再加上由于税改造成部分高价住房的地产税增加,居民承受力就开始下降。

                我们并不对房地产业持负面观点,但是我们确实认为居民承受力是一个问题。   新浪财经:很多私营业主抱怨劳动力市场过于紧张。 甚至格林斯潘都说,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紧张的劳工市场。 您认为这是会伤害到美国经济还是会在某种程度上让美国经济受益?  MichaelGapen:受益的方面是很明显的,由于更多的人进入职场和劳工群体,上一次经济危机带来的伤疤正在被治愈。 经济周期中,总有人失业和重新就业。

              但是你需要担心的是,那些长期在职场中的人一旦被裁退之后,可能会形成长期失业。

              而随着就业市场的紧张,长期失业带来的社会伤疤正在消退。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在经济周期的末尾,政府突然增加这么大的财政刺激力度,其实是在承担经济泡沫突然破灭的风险。 造成过度紧张的劳动力市场,将会刺激美联储担心的大幅价格上涨,这会让他们感觉到必须要打击这样的趋势。

              现在总体通胀并没有让人感觉到失控,原材料价格和工资成本开始上涨。

              但是从历史水准来看,这些都还处在相对较低的空间。

              %的工资上涨幅度和之前的周期至少4%以上的幅度来对比,还是相对比较低的。

                从输入和输出价格的角度来看,经济并没有处于过热的太多证据出现。

              但是在财政刺激政策和劳动力市场如此强劲的前提下,美联储开始说,我们想要货币政策变得紧缩。 当长期收益率开始上升,你开始感觉得经济衰退的可能性在增加。

                所以强劲的劳动力市场治愈历史伤疤,但是如果太多太好的东西加在一起,那会让你事实上承担了长期经济衰退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