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过个周末,如今是一种奢侈

              本文重点:好好过个周末,如今是一种奢侈

              为了上进和生存,现代人懂得了太多的“好”:好好工作,好好学习......但还有几个人会说,好好过个周末?于是周末就像一面镜子,折射了现代人的生存窘态:不想休息,不敢休息,不要说假期,连周末都是形同虚设。 现代人是怎么“虐待”自己的周末的小时候的周末是和小伙伴玩游戏,去游泳,去户外到处撒野。 成年后的周末,只有各种身心俱疲的反作用:996、007。 几月前,杭州的一家互联网公司公开宣布,工作时间调整为早上9点半到晚上9点,如遇紧急项目,一周工作6天,每天工作时间会更长。

              另一国内大型互联网公司则被爆出,正在根据加班时长进行裁员,为了达到这种隐形的时长规定,员工不得不在公司待够11个小时,最后还被老板斥责为“摸鱼”。 这种加班常态就在我们身边:深夜了还要拿着手机,盯着随时会出现的工作信息;休假时,趁着等飞机的间隙,发几封邮件;为了工作,少睡几个小时,少吃几顿都没关系,将工作当成了人生的全部。 2001年《牛津英语词典》在线版收录了单词“过劳死”(karoshi)。

              现在喜闻乐见的“社畜”这个词,是日语会社(kaisha)与牲畜(chikusho)的结合,说的是那些被工作压榨个人时间,成为薪资奴隶的职场人。 一部日剧的主人公26岁从公司辞职之后,在一家便当公司做起了兼职员工,她的理由很简单:“我还是正式员工的时候,完全没有吃饭的时间。 每天都加班,只能在便利店买吃的。 明明是为了糊口而工作的,但一旦工作起来就没时间吃饭了。 ”有些人可能觉得,不努力进取,拿着微薄的工资,人生只是为了好好吃饭,简直是没有梦想。 但很多人混淆了努力的背后,究竟是为了梦想,还是为了无所适从的安全感。 很多人做着自觉毫无意义的工作,不是为了理想,只是为了打发无所事事的时间。

              宁愿牺牲更多自由时间,维系着一种“活着”的安全感。 对很多人来说,这种现象背后是持续的焦虑,陷入工作和生活失衡的死循环,精神上时刻待命,周末或者假期过得却比上班还累。

              职场的成功之外,还存在一种“成功”。 成年人擅长给自己和别人加各种班,一句最响亮的口号是“最大的成功,就是有时间陪自己的娃”。 陪孩子上补习班,成了让人放弃周末的理由。

              那些看起来价值感十足的课程,不过是用于转移焦虑,不知不觉中让自己成了别人口中可怕的中国家长。

              于是自己在公司996,孩子在补习班996,成了一种周末常态。

              有人说:干脆辞职休息算了这样也让时间放飞更加彻底一点,余生皆周末,或者彻底佛系。

              佛系青年大原扁理曾提出佛系青年的人生准则,就是“做二休五”:租一间在郊区的小公寓,一周工作两天,不受消费主义的蛊惑,减少社交活动,与其说是压缩生活成本,不如说是分配生活成本和压力,不必过禁欲生活,也达到一种平衡的状态。 假期以年来计算的话,大概会让很多人感到恐慌和惊险。

              成年人一旦决定辞职休息,往往是经历过"全年无休"压力的反弹,然而长假之后,会面临什么?这也是很多人不敢轻易尝试的现实:不想失去周末后,再承受失去人生的风险。 所以,无论是放假一年,还是把自己放逐到工作规则之外,这些方法仿佛都在告诉你,只要你愿意,天天都是周末。 但是每个人的现实各有不同:当你想要辞职,向父母解释的借口还没找到;职场菜鸟则担心离开一年之后,公司还有没有你的位置;当你想要过上极简生活,拥有大把自由时间的时候,你想起你还有孩子,还有房贷,还有猫……于是拥有一个好好利用的周末,就成了近在眼前的奢侈。 如何获得“周末自由”?对现代人来说,自由就是一种明码标价的变现。 口红自由、车厘子自由、奶茶自由、旅游和买房自由……价格越高,努力越大,自由就份量越大。 加班疲惫吗,孤独吗?没有关系,有罐装咖啡、功能饮料、简易酒店等等,让你立马有“扶我起来,我还能工作”的热血,赚钱换取更多的自由。

              可周末的自由呢?如果一个人活到80岁,人生的周末其实并不多,但在当代人的各种自由的幌子面前,其实最容易被忽略的就是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