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付金上收后的利益博弈:“提费甩锅”暴露潜规则

              本文重点:备付金上收后的利益博弈:“提费甩锅”暴露潜规则

                彭春霞/制图  证券时报记者刘筱攸马传茂  微信支付和(,)的“提费甩锅罗生门”,是近日横跨银行和支付机构两界最耐人寻味的对峙。

                一来一回的口水战暴露了很多业界长期存在的收费节点和成本转嫁潜规则。 不过,当微信支付直接将通道费收费后置的“玩法”公布于众后,民生银行方面暂时哑火。

                或许是基于立场问题,证券时报记者采访的银行人士直指微信支付涉嫌“挟用户以令诸侯”。 更有大行网金人士惊呼:“微信支付此举本质是要逼民生降低资金通道的费率。

              开启了这招,未来江湖不太平。

              ”  甩锅背后的行业潜规则  微信又一次提高了用户交易手续费——这一次精准射击民生银行卡支付用户,在其提现或转账原%服务费基础上,加收%的附加费。

              理由当然还是老说法——成本压力,并称绑定民生银行卡的用户每使用一次快捷支付消费,民生银行都会向微信支付收取手续费,且手续费相对其他银行较高。

                当民生银行正面回击“自与财付通合作快捷支付业务以来,未向该机构及其客户收取任何提现或者转账手续费”后,事情就变得有趣起来。

                在力挺微信支付一派的业界人士看来,民生银行这条回应有“误导”之嫌:因为微信支付从来没有说过民生银行向C端用户征收了提现和转账手续费,而是说民生银行在机构端合作的快捷支付环节征收了高额手续费,微信支付不得不先垫付这一笔钱,然后再将这笔费用连同其他对C端收费的环节里一块收。

              民生银行很聪明地利用大家并不太熟悉支付环节的情况,偷换了论点来予以还击。   因此,微信支付在民生银行正面回击后,再度向对方出手。

              这一次,微信支付直接强调了“快捷支付”,称此次收费规则的变化,针对的就是民生银行收取的较高快捷支付手续费成本。   简单来说,每一次微信支付在调用民生银行快捷支付通道的时候,银行方面是要收费的;而微信支付会持续计算这笔费用,直到用户要把钱从微信支付的零钱账户提到民生卡账户的时候,再一起“算账”——加服务费。   证券时报记者向微信支付与民生银行双方发出问询:民生银行向微信支付收取的快捷支付费用,费率究竟高出其他银行多少?  对此,微信支付表示“这个问题应该问银行”;而民生银行再次向记者强调,民生银行与第三方支付机构合作的快捷支付业务,今年已接入网联,无论合作方收费规则如何变化,该行从未做过价格调整,而且早前的定价符合行业标准。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民生银行的回复,似乎可以作出两点解读:一是其并不否认自身比其他银行收费高,但强调这是符合行业标准的,也是双方此前早有协定的;二是该行从未对此前定价做出调整,至于微信支付为何突然发难,该行也有点“懵”。

                备付金蛋糕上收后  江湖一地鸡毛  事实上,财付通和民生银行都是较具社会责任感和商业道德的企业。 在此基础上,我们再来回顾这场对峙——或许双方都没有说谎,只是立场不同。   微信支付说其承担的用户支付成本高,的确有据可寻:腾讯2018年Q3财报显示,其收入成本同比增长35%至亿元。

              这个指标主要是由较高的支付相关服务成本、内容成本以及渠道成本决定。

              腾讯收入成本由去年同期的51%扩大至今年Q3的56%。

              其中,其他业务(包含云计算、第三方支付)收入成本飙升,同比上升63%至亿元。   由此可见,此前公开说的“支付成本高”,确有其事。

                另一方面,银行向支付机构征收快捷支付费用,也是无可厚非的。 一位上市银行资深网金业务人士告诉记者:“快捷支付其实是消费支付的线上版。

              在消费支付的场景中,商家需要给支付机构缴纳手续费,支付机构每年在这块的利润就不少。 现在反过来,既然支付机构可以找商家收钱,银行怎么就不能向支付机构收钱呢?银行也有相应的成本啊。 ”  那么,在民生银行并未向微信支付突然提价的情况下,微信支付为何突然发难?  “只是一种猜测:以前民生银行给微信的快捷支付通道费率应该是跟腾讯的存款挂钩的,但最近微信的备付金都被上收了,存款没了。

              按照原来的协议,存款少了,费率就上浮了。 ”一位上市银行高管称。   就上述猜测,记者向民生银行提出问询,但该行未有回应。

              无独有偶,另外一家沪上大型支付机构的高管也向记者阐述了同样逻辑的猜测,他表示,“确实,我们支付机构一般都用结算存款来压降银行的通道费率,这个情况并不难理解。

              现在都交给央行,议价空间不大,所以我认为这种情况还会陆陆续续上演。 只是微信支付大,有这个权利,我们小的支付公司根本不敢”。   记者查阅央行最新金融数据发现,截至10月末,支付机构交存人民银行的客户备付金存款已近万亿,达亿元;而去年末,该数据仅为亿元。   这意味着,第三方支付机构,在今年损失了近9000亿元的“大蛋糕”。

                有银行人士从自身立场出发,即便微信支付有强有力的理由认为民生银行收费高,但以向C端用户征费的形式,来倒逼银行通道费率改革,有“滥用市场地位”之嫌。

                “这个打法,就是逼用户在民生银行与微信支付之间做选择”、“此门一开,江湖再无宁日”……的呼声不绝于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