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市政策能拉涨小麦价格吗?

              本文重点:托市政策能拉涨小麦价格吗?

                今年夏收以来新麦价格不仅一改往年“稳中上行”的态势,而且“高开低走”,压力沉重。 据中华粮网数据中心监测显示,截止7月12日,国内普通小麦市场平均交易价格为2290元/吨,周比下跌2元/吨,较6月初下跌了81元/吨。   继安徽、江苏、河南启动小麦最低收购执行预案之后,7月11日、14日湖北、山东在符合条件的相关地区也分别启动了预案,至此主产区六省已有五省预案启动。 笔者认为,国家最低收购价小麦收购预案启动范围不断扩大,意在破解小麦夏收压力困境,保护农民利益。

              预计后市小麦价格有望稳中回暖,但寄期出现大幅上涨仍不现实。

                新麦价格整体向稳,局部稳中小幅回落  进入7月份以来,主产区新小麦收购价格整体走向趋稳,区域间价格走势略显差异。

              南方麦区受托市收购的支撑,价格基本保持稳定。

              北方麦区由于部分地区托市刚刚启动(河北仍未启动),市场压力仍显偏重,部分地区小麦价格稳中继续小幅回落。   河北石家庄国标一等普通小麦收购价2280元/吨,邯郸为2270元/吨,衡水为2270元/吨;河南郑州为2260元/吨,新乡为2280元/吨,山东德州为2280元/吨,周环比下跌10—20元/吨。 河南周口地区国标一等小麦收购价2230元/吨,安徽宿州国标二等小麦收购价2240元/吨,周环比保持稳定。

                随着小麦上市量的不断加大,近来主产区优质小麦价格追随普通小麦价格呈现回落态势。

              山东菏泽“济南17”优质小麦收购价格2450元/吨,潍坊为2430元/吨;河南郑州“郑麦366”优质小麦收购价格为2400元/吨,新乡为2400元/吨;河北石家庄“藁优2018”优质小麦收购价格为2410元/吨,衡水为2390元/吨,周环比回落20—30元/吨。

                近几年夏粮收购,优质小麦普遍受到市场青睐,价格比普通小麦高出10%以上,而今年优质小麦价格并不十分理想。 由于优质小麦市场主要靠市场调节,再加之今年优麦产量增幅较大,有市场人士预计,后期随着上市量的不断增加,优麦价格或继续呈现偏弱态势。 这一现象应引起相关部门重视,不然的话将会影响优麦种植户的积极性。

                托市范围不断扩大,收购进度快于上年  为缓解市场压力,6月中上旬安徽、江苏两省启动小麦最低收购执行预案。

              进入7月份以来,河南、湖北、山东也相继启动收购预案。

                与此同时,7月12日,河南在安阳、鹤壁、新乡、焦作、济源、濮阳、三门峡等7市启动第二批托市收购库点,河南共有16市启动收购预案。

                目前,主产区六省已有五省启动了收购预案,仅河北没有启动。

              据了解,近来河北市场除了轮换企业、面粉加工企业收购外,其它入市收购主体较少,一些地区小麦价格也基本运行于托市价区域。 由于市场小麦价格将持续回落,后期极有可能低于国家最低收购价水平,届时河北小麦最低收购价执行预案也将会启动。

                据统计,截至7月5日,主产区小麦累计收购万吨,同比增加万吨,小麦收购进度快与上年同期。 其中:江苏收购万吨,同比增加万吨;安徽收购万吨,同比增加万吨;河南收购万吨,同比增加万吨;山东收购万吨,同比增加万吨;湖北收购万吨,同比减少万吨;河北收购万吨,同比增加万吨。

                市场认为,由于今年主产区最低收购价小麦执行预案启动范围扩大,再加之小麦质量较好,国家最低收购价小麦收购数量将会高于上年。

              据了解,截至7月5日,安徽累计收购万吨,其中最低收购价小麦万吨,占总收购量的%,相比上年同期仅收购了万吨。   麦价有望稳中回暖,大的波动很难出现  随着主产区最低收购价小麦收购范围的不断扩大,当前市场对小麦后市的走向预期略显分歧。

              有观点认为,受国家托市收购的支撑,市场的底部价格已经确立,小麦价格上行的几率在不断加大,市场的看好预期增强。 另一种观点则认为,尽管市场受到托市收购的支撑,但政策的支撑力度相比以往在不断减弱,市场的整体压力依然较大,小麦价格想说上涨并不容易。 笔者认为,后期小麦价格有望稳中回暖,但空间不大,其主流价格很难脱离国家最低收购价这一轴心,期望麦价出现大幅上涨并不现实。   从市场供需来看,本年度国内小麦供需基本面宽松,决定了小麦价格缺乏明显上涨行情的支撑。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小麦产量13106万吨(2621亿斤),比2018年增加267万吨(亿斤),增长%。

                从政策收购来看,虽然后期托市的范围有望进一步增加,但政策主要的目的还是引导市场收购,市场化主导的大格局不会改变。 况且,一旦市场收购价格回升到最低收购价水平以上,有关部门就会停止预案实施,充分发挥市场机制作用。   从市场收购来看,夏收以来市场各主体小麦收购积极性并不高。

              区域间差价的缩小,小麦跨区流通量大幅减少,使得贸易商操作难度加大,收购心态谨慎,尤其上市初期高价抢粮的贸易商处境依然相当尴尬。

              而制粉企业由于运营困难,上半年麸皮价格每吨下跌超过300元,加工企业利润下滑,加之前期已收购了部分小麦,且市场对后市小麦价格并不看好,粉企基本选择更为均衡的库存策略,多数不愿做多小麦库存。   从麦市运行空间看,由常品质小麦拍卖底价与托市收购价只有50元/吨价差,业内人士普遍预期年度内小麦市场运行空间将会收窄,小麦价格波动空间受到限制,囤粮待涨仍然面临着较大的市场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