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IT培训“入局”少儿编程赛道 专业师资待解决|IT培训|少儿编程

              本文重点:成人IT培训“入局”少儿编程赛道 专业师资待解决|IT培训|少儿编程

                文/羊城晚报记者谭铮实习生戴丽娜  根据网上公开的数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上半年,全国共有9家少儿编程相关项目宣布完成融资,金额从百万到亿元不等。

              近几年,“少儿编程”已然成为市场投资的“香饽饽”,用“万码奔腾”、“跑码圈地”这样的字眼来形容,丝毫不为过。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发展较早的头部企业陆续完成了亿元级别的大额融资,轮次也已到了B轮之后。 各种资本纷纷进入少儿编程赛道的情况下,我们仿佛看到数年前青少儿英语培训市场的“情境重现”。   资本进入的同时,一些以做成人编程起家的机构,也入局“争夺”少儿编程市场的份额。

                A  成人IT培训“入局”少儿编程  今年7月上旬,在狼码教育集团品牌升级发布会上,该集团董事长李明杰宣布,集团升级为拥有小码哥教育、叩丁狼教育、程心蔚来少儿编程三大子板块,打造“线上+线下”IT终身学习生态闭环的教育集团。

              在此次发布会之后,以成人编程培训起家的狼码教育集团,正式将企业触角伸及少儿编程行业。

                在李明杰看来,IT教育市场巨大。 “一入IT深似海,学习IT就需要从小学到老,即终身学习”。

              他表示,IT技术有三大学习阶段:一是K12阶段(小学+初中+高中,通常称为少儿编程);二是面向就业技术阶段;三是在职学习阶段。   无独有偶,像狼码教育这般,从成人编程转向少儿编程市场的培训机构不在少数。

              之前专注成人培训的达内科技也由成人编程转向少儿编程。   对于当前这种变化,不少人认为,时代与科技不断向前发展,编程思维也将成为人们的标配技能之一。 家长陈女士说:“这就像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英语、计算机、驾驶技能一样。

              如果说未来是人工智能的时代,那么编程思维绝对不可或缺,而孩子们的专业编程能力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要有编程思维,这样才能和时代对接。

              ”  B  成人IT培训风光不再?  相较于少儿编程的热度,成人IT培训近年来貌似有些降温。

              尤其是有些机构涉及贷款低学费等宣传而被指信息不实的新闻发生,使得IT培训行业被诟病套路多。   对于成人IT培训市场,李明杰依然比较乐观。

              他表示,“近年来,随着国家经济结构调整升级,移动互联网等科技的进步,IT产业取得迅猛发展。 互联网迈向万亿产业的同时,是对人才的极度渴求。 数据显示,近年来IT行业的人才需求超过300万人/年,2019年IT培训市场规模预计达到410亿元。 ”李明杰认为,虽然线下教育有明显优势,但无法满足在职程序员的成长需求。

              他们希望通过拓展线上的课程,满足成人学员。

                起源于法国的LeWagon也是一所成人编程培训机构。

              今年1月,这家法国企业开始筹划在深圳设立分校。 据了解,该机构2013年以1000欧元在法国起步,通过全球校友社区,逐步向外扩散影响力。 目前,LeWagon编程的训练营已扩大至亚洲、中东、美洲和非洲。 据媒体报道,2019年,随着该机构在深圳分校即将开业,LeWagon的分校将达到30家。   LeWagon的创始人ThibaultGenaitay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国的儿童教育非常火爆,但感觉成人的职业技能教育相对受到忽视。 他认为,在成人编程教育的市场,中国仍然有很大的市场潜力待开发。   C  政策加持,少儿编程火爆  作为成型的培训科目,少儿编程培训从2015年开始就悄悄兴起了,发展势头极为迅猛。 仅2017年一年中,少儿编程赛道就获得了12笔融资,在这些融资行为中,不乏获得千万级别甚至上亿人民币资金支持的事件,如编程猫获得亿元B轮融资、傲梦编程获得数千万元A轮融资。

                据《2017-2023年中国少儿编程市场分析预测研究报告》显示:目前国内少儿编程市场规模或达百亿,但现阶段市场渗透率较低,仅为%,未来极具扩展空间。   少儿编程的火爆,与相关政策的支持,不无关系。   2017年7月,国务院印发《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明确提出实施全民智能教育项目,在中小学阶段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逐步推广编程教育,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寓教于乐的编程教学软件、游戏的开发和推广。

              2017年浙江省新方案已将信息技术(含编程)纳入高考科目。   2018年1月,教育部公布了高中“新课标”。

              在信息技术学科方面,相比于2003年版的课程标准,“新课标”大幅减少了对基本软件使用的要求,大幅提升了在编程、计算思维、算法方面的思维要求,以及人工智能、开源硬件、网络空间安全等知识面要求。

              而且,“新课标”中的必修模块也大大增加,各个单项的分类更细致,要求也更明确。   2018年的最后一天,广州市中考改革正式发布。 与之前相比,录取参考科目中,新增了音乐、美术、信息技术三项。

              信息技术加入中考科目。   D  疑问:成人培训师能否胜任少儿编程导师?  成人学编程是为了培养从事本行业的技能,直接运用所学的知识解决当前生活和工作问题。 直白地说,就是为了找一份不错的工作,并具备长远发展的一些基本知识和技能。   而在少儿编程教育中,更倾向于培养孩子对于编程的兴趣,可以为孩子当下及未来的学习提供动力,这一点的意义远胜于教会孩子们多少实际的编程技术或经验。   有家长提出,从成人编程培训转向进入少儿编程培训的机构,是否会配备适用于少儿编程教学的师资?成人编程培训师能否胜任少儿编程导师?  由于年龄、心理、生理等多方面存在差异,少儿与成人学习编程有不同的学习特征,在教学方式上也存在差异性,教导的方式应该是有所区别的。

              就少儿编程而言,家长更倾向选择专门的老师,而非由成人培训机构转向少儿编程培训的老师。

                在此前多知网举办的OpenTalk活动中,小码研究院院长王洋就提到了少儿编程师资培训的问题。

              他表示,少儿编程教师是影响课程执行落地效果中至关重要的一环。 “少儿编程教师与其他岗位不同,当下并没有完全与之匹配的专业和权威培训机构。

              在编程教师的储备上,除了吸纳资深软件工程师外,小码王选择从校招入手,将新员工的培训前置到大学,挑选有教学潜能的人进行培养。

              ”  业内人士认为,教学人才的短缺是行业面临的最大问题。 高校乃至师范类高校并没有设置编程教学的课程,无法输出专业人才。

              高水准的编程人才,倾向于更高薪酬的程序员工作,计算机类的专业学生,不仅缺乏教学经验,在选择上也不稳定,优质的教师资源成为行业共同面临的难题。

                当前,师资力量短缺,课程设置雷同,没有统一的评价标准,无法对教学结果进行客观评价,是家长对于大部分少儿编程机构的疑虑集中所在。

              在K12整体增速过快的情况下,我们看到市场空间依然非常大。

              但如何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破局,使得行业规范有序地发展,还有诸如师资、评价标准等更多标准化的问题待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