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基金股权激励获批,员工持股比例超8%

              本文重点:南方基金股权激励获批,员工持股比例超8%

              又一家公募基金员工持股激励落地,这次还是“老十家”!7月25日,证监会发布了《关于核准南方基金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变更股权的批复》。

              据了解,此次南方基金员工持股计划通过增资方式参与持股,涉及中高层等百余名员工,其中新进的四大股东均为员工持股主体,员工通过四家有限合伙企业合计间接持有公司股份%,合计出资额超3000万元。

              南方基金员工持股比例超8%7月25日,证监会发布了《关于核准南方基金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变更股权的批复》,核准了、深圳市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厦门国际有限公司、、厦门合泽益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厦门合泽盈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厦门合泽吉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厦门合泽祥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认购南方基金的新增注册资本。

              认购完成后,南方基金合计获得增资6172万元,股权结构变更为:原四大股东()、深圳投资控股、厦门国际信托、()分别持股%、%、%、%,相比原先的持股比有少许降低;新进四大股东合泽益、合泽盈、合泽吉、合泽祥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分别持股占比%、%、%、%。 以下为南方基金变更前后的股权结构:(变更前)(变更后)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新进四大股东厦门合泽益、合泽盈、合泽吉、合泽祥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四家有限合伙企业,均为南方基金的员工持股平台,员工可通过上述四家有限合伙企业合计间接持有公司%的股份,合计出资额超3000万元。

              对于此次增资和员工持股落地,南方基金表示,公司注册资本的增加,一方面有利于公司扩充资本金以配合战略发展的需要,为公司做大做强提供支持;另一方面,有利于推动公司进一步完善治理架构,鼓励公司员工积极深入参与公司改革发展,实现公司核心人才团队的稳定,建立激励约束长效机制,形成基金份额持有人、股东与员工长期利益一致的有效机制,持续为基金份额持有人创造最优价值,为公司的长期稳定发展奠定基础。

              其实,早在2018年1月“南方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在名称中加上“股份”二字,更名为南方基金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时,就有业内人士曾表示这或许是员工持股或股权激励的前兆;2018年8月,南方基金的员工持股方案获得了大股东华泰证券的批准;2019年4月3日,南方基金向证监会提交了股权变更的审批申请;3个多月后的今天,南方基金员工持股计划正式获批落地。

              行业人才失血,倒逼股权激励加速近年来,公募基金行业人才流失现象愈发严重,众多公募纷纷通过推行员工持股等股权激励挽留人才。 同样,南方基金也曾一度饱受未实施股权激励的困扰,多名核心员工甚至曾因此流失。 自2013年6月新《基金法》明确允许公募基金公司可以实行专业人士持股计划,建立长效激励约束机制后,我国公募基金行业的股权激励逐渐普及开来。

              前海开源基金就诞生于我国公募股权激励破冰的2013年,该公司也是国内首家把股权激励写入公司章程的基金公司,其发起人协议、公司章程、股东会决议、董事会决议等正式文件中都明确规定了公司高管及投研核心团队股权激励及基金经理绩效激励,公司核心员工系通过深圳市和合投信资产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25%,和另外三大股东均等持股。

              在股权激励的吸引下,2013年末,原南方基金副总经理王宏远从()离职,加盟前海开源基金出任联席董事长;2014年末,原南方基金监察稽核部执行总监傅成斌加盟前海开源基金出任督察长,原南方基金高级经理李志祥加盟前海开源基金出任首席运营官;2016年3月,原南方基金首席策略分析师、基金经理也从南方基金离职,加盟前海开源基金,现任公司执行总经理兼首席经济学家。

              此外,目前前海开源的总经理蔡颖、基金经理邱杰、王霞、曲扬等人也都有着南方基金的从业背景。

              放着南方基金“老十家”的招牌不要,这些高管们反而纷纷加盟仍处于成长期的前海开源基金,股权激励的吸引力这么大吗从近年来公募基金同行们推行股权激励的速度来看,似乎确实如此。 据蓝鲸财经统计,自中欧基金、前海开源基金开始实施员工持股计划后,天弘基金、银华基金(,)、、、创金合信、北信瑞丰基金、中加基金等20余家公募基金公司都陆续开始实施股权激励计划。 其中,中欧基金目前高管及员工持股平台合计持股比例超过30%,已经超过了公司第一大股东——意联银行股份合作公司25%的持股比例;天弘基金员工持股平台拿下了天弘基金49%的股权,覆盖员工200多人,可谓是全员持股。 与此同时,随着监管层对基金公司股东门槛的放开,近年来,一些专业人士新成立的个人系基金公司也像雨后春笋一样大批涌现,因不涉及原有股东股权转让,股权激励更容易推行,员工持股平台也在这些公司大量出现。

              例如,2017年6月获批的东方阿尔法基金除了股东方全是自然人之外,还设立了珠海共同成长合伙企业(以下简称共同成长合伙企业)作为员工持股平台;2018年12月获批的博远基金设立的员工持股平台深圳博远协资中心(有限合伙)以40%的股权位列第二大股东;莫泰山创立的博道基金股东名单中的上海博道如知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等四家法人均为公司的员工持股平台;今年刚刚“私转公”成立的朱雀基金也表示将会把35%的股权拿来做员工持股激励,计划在3年内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