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修业绩引董事会分裂 贝因美成业绩“不保真”第二例 股票行情

              本文重点:下修业绩引董事会分裂 贝因美成业绩“不保真”第二例 股票行情

              下修业绩引董事会分裂贝因美成业绩“不保真”第二例下修业绩引董事会分裂贝因美成业绩“不保真”第二例来源:第一财经日报1月22日晚间,贝因美公告称,收到浙江证监局关注函,要求贝因美就大幅下调业绩预期、存在退市风险的公告,在2月1日前做出说明。 浙江证监局还同时告知,将在1月份之前,对该公司进行现场检查。

              一份过半成员声明“不保真”的业绩预期修正,将国内乳业巨头贝因美董事会的分歧,公开暴露在公众面前。 引起董事会成员分歧的公告,披露于1月20日。

              贝因美在这份公告中称,由于销售收入未达预期、产品到期报废、应收账款回款未达预期等因素,将2017年净利润修正为—8亿元至10亿元。

              而该公司董事会成员中的四人,表示不能保证相关信息的真实、准确、完整。

              在此之前,贝因美曾经预计,2017年净利润将亏损亿元~5亿元。

              调整后的亏损额,至少扩大了一倍。 而在2013年至今,贝因美已经九次调整业绩预期,并在2016年巨亏亿元。

              若2017年继续亏损,被ST戴帽将在所难免。 值得注意的是,对修正后的业绩预期表达异议的董事,已经占董事会成员的一半,其中两人还是来自其第二大股东。

              业绩“不保真”第二例1月22日晚间,贝因美公告称,收到浙江证监局关注函,要求贝因美就大幅下调业绩预期、存在退市风险的公告,在2月1日前做出说明。

              浙江证监局还同时告知,将在1月份之前,对该公司进行现场检查。 在此之前的1月20日,贝因美披露了修正的业绩预告,2017年净利润将预亏8亿元至10亿元。 在2017年10月30日公布的三季报中,该公司曾预计,全年净利润预计将亏损亿元~5亿元。

              同首次预告相比,修正后的预亏金额大幅增减了亿元至5亿元,亏损缺口持续扩大。 这份修正后的业绩预告,引发了贝因美董事会的巨大分歧。

              八名董事中,有四名表示无法保证披露内容的真实、准确和完整。

              其中,董事何晓华给出的理由是,管理层未提供有助于对业绩修正区间确认的相关资料。 另一名董事刘晓松认为,公司内控有效性方面可能存在重大风险。 董事朱晓静、JohannesGerardusMariaPriem两名董事则称,公司提供的部分信息和说法,前后存在反复和差异,未能合理解释,也未及时完整回复关于运营和财务情况的问询;且公司多次发生业绩预测重大偏差,显示内控体系和财务管理存在缺陷,未能有效改善。

              董事会大部分成员公开声明对业绩数据“不保真”,最近几年来罕有先例,贝因美是第二个出现的例子。 2015年4月,博元投资披露2014年年报、2015年一季报后,其董事长许佳明、董事李红等董监高人员,声称无法保证年报财务数据的真实完整。

              董事公开声明对业绩数据“不保真”,并非没有来由。

              仅仅2017年,贝因美就已经两次调整业绩预告数据。

              公告显示,2017年4月,贝因美一季报中预计,上半年将扭亏为盈,实现净利润2000万元至5000万元。

              但7月修正后的数据,却变成了巨亏亿元到亿元。

              2013年以来,贝因美几乎每年都会大幅调整业绩预告,目前已经修改了九次之多。

              仅2016年,就三次出现此类情况。 2016年4月,贝因美曾预计,当年上半年将扭亏为盈,实现净利润7000万元至1亿元。

              但两个半月之后,不仅扭亏为盈未能实现,修正后的业绩预报反而出现预亏,亏损金额亿元—亿元。 此后,业绩预告一再出现下修。 贝因美最初预计,2016年前三季度净利润将亏损亿至亿元。 但后来又调整为亏损亿元—亿元。

              2016年全年,初次预告的净利润亏损额为亿元至亿元,但下修后却变成了亏损亿元至8亿元。

              不仅如此,此前的2013—2015年,类似情况就已经一再出现。 根据公开信息,贝因美曾在2014年一季报中预计当年上半年净利润,同比将下降15%—65%。

              但2014年7月业绩预告披露的数据,却变成了同比下降65%~75%。 随后的2015年,贝因美又对半年报、年报业绩预告进行修正。 而且修正后的利润变动幅度,均比首次预告时多出一倍以上。

              如2015年,首次预告时,预计净利润同比下降100%至50%,但修正后又变成了同比增长45%至60%。 内外交困董事会分裂不同于博元投资,董事不能保证披露信息真实,在贝因美并非第一次。

              在此之前,其董事会成员已多次出现对立。 公开信息显示,2017年12月22日,贝因美董事会审议决定,将位于杭州、武汉、深圳、广州、北京等地总面积3398平方敏的22套房产出售,刘晓松就已经表示,不能保证公告内容的真实、准确和完整。 1月18日,表决转让全资子公司贝因美豆逗儿童营养食品有限公司100%股权时,就因刘晓松、朱晓静等四名董事反对,另两名董事弃权而未通过。 出售资产、修正业绩引发的董事会分歧背后,反应的是外部董事、代表不同股东的董事,与高管董事之间的对立。

              在表示不能保证业绩修正真实时,何晓华、朱晓静等董事就将矛头指向管理层。

              浙江证监局也通过关注函,要求贝因美对此进行说明。

              根据2017年半年报,贝因美董事会目前有八名成员。 不能保证美2017年业绩修正的董事,在董事会占据半数。 而贝因美董事长王振泰虽然同意调整,但却表示对相关数据的确认持谨慎态度。

              持认可态度的,除了独董周亚力,剩余的两名董事,目前均为贝因美管理层成员。

              其中,黄焘目前为贝因美董事兼总经理,鲍晨为董事、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

              这些不同的董事,有不同的背景。

              黄焘、鲍晨均来自贝因美内部,分别在上市前的2008年、1995年加入贝因美,王振泰曾担任贝因美集团副总裁,而朱晓静等两名董事;则来自贝因美二股东恒天然集团。 刘晓松、周压力、史惠祥独董,何晓华也是外部董事。 部分董事对业绩修正表示异议的背后,是贝因美内外交困的现实。 年报数据显示,上市七年来,该公司累计实现净利润约亿元,但2016年,该公司巨亏亿元。 如果2017年再次亏损8至10亿元,两年亏损额将达到亏损亿元至亿元,被ST将在所难免。

              由于业绩巨亏,贝因美的股价也大幅下跌。 1月24日,贝因美报收于元。

              相较于2016年11月底,其股价已经累计下跌近元,累计跌幅达到63%以上。

              为此,2017年11月,贝因美集团不得不对质押的股份进行3000万股的补充质押。 而在此前,贝因美集团及上市公司多名高管,还增持股份试图“维稳”。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