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NG价格涨疯了!一个月从4000元到破万,供暖用气紧缺或影响相关公司业绩

              本文重点:LNG价格涨疯了!一个月从4000元到破万,供暖用气紧缺或影响相关公司业绩

              从每吨4000多元涨到最高万元的报价,液化天然气(LNG)仅用了一个月。 今冬,由于管道气供应紧张,市场上不仅工业用气供应困难,甚至供暖用气都出现紧缺现象,相关商品价格也出现了连锁反应……LNG吨价破万国内LNG最高价已经破万元的消息,近两日充斥了小e的朋友圈。

              榆林煤炭交易中心发布信息显示,12月18日LNG最高接收价格已经涨至万元/吨。

              江苏部分液厂LNG吨售价已经突破万元,银川、北京、河南等部分地区加气站LNG售价已经突破10元/公斤。

              除了价格接连飙涨,目前全国多个液厂因为气源紧张被迫停机、停止对外销售。

              神木煤炭交易中心数据也显示,18日黑龙江地区LNG液源均价9000元/吨,河南地区9067元/吨,江苏地区10200元/吨,青海、宁夏、内蒙等多地多家企业已经停机。 “当前北方地区LNG价格多在每吨8000元到9000元,南方地区价格比较稳定,吨价尚处于5000元左右。 ”金联创分析师苗莹莹称,今年11月中旬,国内LNG报价多在4000元/吨,月底价格就已冲高至每吨8000元左右。 受国家发改委政策指引,及贸易商自发南气北运的影响,12月初LNG价格有一度出现回调迹象,但随着管道气供应进一步进展,限气力度再度加大,市场供不应求情况更加严峻,LNG价格也只得继续上涨。 11月底LNG8000元/吨的价格,已经刷新了历史新高。

              当时,苗莹莹接受记者采访时还认为,这一价格已经突破的下游的接受限度,再往上上涨空间已不大。 不过,近半个月来,LNG市场的变化,已改变了她的看法。 “目前管道气十分紧张,保障民生供暖已经吃力了,LNG作为非民用气,产量更难保障。 北方地区一些用管道气的企业,开工率不足两成,只有一些用煤层气、煤制气的LNG工厂尚得以维持生产。

              ”她表示,目前加气站成本高、拿气难,部分已经临时关闭了。 虽然南气北运可以一定程度缓解北方气荒,但也只能运送到华中地区就被消耗完了。 现在看来,LNG价格已难有天花板。

              动力煤价获微涨继12月4日环保部向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城市下发《关于请做好散煤综合治理确保群众温暖过冬工作的函》特急文件后,12月18日国家发改委在北京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发改委新闻发言人孟玮也表示,要求各级各部门要坚持从实际出发,居民供暖宜电则电、宜煤则煤、宜气则气、宜油则油,保障人民群众温暖过冬。 “煤改电”“煤改气”没到位的允许使用煤炭取暖,全力保证煤炭资源供应,保证燃煤供热机组正常运行。

              冬季本就是动力煤的消费旺季,“煤改气”政策放宽后,动力煤价格是否将接过上涨接力棒?太原煤炭交易中心数据显示,本周受部分地区燃煤供暖放开,产地煤矿销售情况好转,局部煤价小幅反弹。

              榆林神府部分矿价格小幅上涨10元左右,大矿月末停产,供应趋近。 晋北原煤价稳,洗煤小幅上涨5-10元,需求好转,库存下降。 鄂尔多斯沫煤需求良好,价格稳定,块煤较差,价格不断下调。 “12月初北方地区煤炭价格启动一轮上涨,涨幅在30-40元/吨,近期南方地区也开始出现持续上涨局面,广州港近期累计涨幅也有每吨三四十元。

              ”卓创煤炭分析师崔玉娥称,目前北方地区动力煤价格已经趋稳,产地除块煤价格下跌外,其余煤种价格都处于微涨状态,并未有明显涨幅。 在她看来,“煤改气”暂缓对动力煤价格上涨有一定助推作用,但影响主要来源于消息面的刺激,而非实际需求的拉动。 “煤改气涉及的多是散煤、块煤等民用煤,占比量仍相对较少。

              动力煤用量大的发电厂,目前均没有进行煤改气的情况,因此上述政策变化对电厂影响不大。 ”她说,近期动力煤的这波涨势,一是由于目前尚处需求旺季,二是北方因雨雪天气等因素,运力紧张,坑口煤外运困难,三是由于日前国家发改委、能源局推行煤炭库存新政。 要求从明年1月1日起,煤炭企业库存需维持3至7天的水平,大部分电力企业库存需维持20天的水平。 所以电厂存在一定补库存需求,刺激煤炭价格预期走强。

              下游行业受波及天然气供应紧缺,对下游工业生产也产生了直接影响。 近日,A股上市公司云天化(600096)就公告称,由于冬季居民天然气使用量大幅增加,供气单位为保证居民用气需求,暂停西南地区主要用气企业的天然气供应,导致公司全资子公司云南水富云天化有限公司天然气为主要原料的合成氨、尿素产品生产装置暂时停产。

              公司表示,此次暂时停产如12月31日仍未能恢复供气,预计减少2017年净利润约2500万元左右。 “目前两广地区尿素价格已达到每吨2000元以上,山东今日主流成交价也在1900元/吨左右,达到近四五年来的高点。

              ”卓创尿素分析师杨洋称,受上游天然气供应紧缺消息影响,12月初国内尿素价格再度上扬,从1700元/吨上涨至今,几乎一天一个价。 据悉,此前由于尿素价格低迷,一些厂家已主动将装置转为生产甲醇或液氨,市场上供应量已经有所减少。

              如今天然气供应紧张,更压缩了尿素的产量。

              目前国内尿素企业普遍开工率已低至40%左右,下游工业复合肥等企业已开始积极囤货,市场供不应求情况凸显。

              受天然气紧缺影响的行业还有甲醇。

              近期有消息称,中石油通知12月10日川渝地区所有化肥化工全部停车,以保华北用气,包括气头尿素、气头甲醇,该地甲醇企业自10月下开始开工降至六七成。

              金石期货研报也称,受天然气供应紧张影响,国内多地开始施行限气政策,气制甲醇的生产也因此受到抑制。

              由于原材料供应得不到保障,近期,部分气头甲醇装置停产。 其中,青海桂鲁80万吨/年和青海中浩60万吨/年的装置上月底已经停产,预计要到春节之后才会重启。

              不仅如此,此前,西北地区部分甲醇装置由于故障停车,山东地区部分装置由于环保限产停车,华东地区部分装置由于原料进口不及预期停车,甲醇整体供应呈现下降态势。 “天然气限气对甲醇企业有一定影响,但实际影响并不是太大。 ”卓创分析师王少辉表示,受限气影响明显的川渝地区,此前由于甲醇生产成本较高或检修影响,已经有50%的工厂处于停工状态,部分维持低负荷运行,因此实际对于供应量的冲击并不明显。

              不过,今年8月下旬至今,甲醇市场价格维持震荡上行态势,江苏地区价格从2700元/吨上下,已上涨至3700元/吨左右,下游需求平稳良好。 王少辉称,支撑价格上行的主要因素,一是甲醇进口货源到港阶段性推后或减少,市场现货供应量趋紧,西北地区货源往华东进行套利。

              二是因三四季度国内部分大型甲醇生产企业意外停车,也导致短时间内的供应量减少。

              三是甲醇下游的烯烃需求今年整体平稳,对高价也形成支撑。

              整体来看,虽然天然气甲醇占比整体不大,但是分布相对集中,因此局部地区受影响较为明显。 据统计,11月份,四川地区甲醇装置开工在4成上下,重庆地区在5成以上。

              11月初,泸天化50万吨天然气装置停车检修,此后,川维、卡贝乐也降低负荷。

              除西南地区外,其他天然气装置较为集中的如青海地区,中浩和桂鲁近日都宣布检修至春节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