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佩莉:2011年一季度债券走势不乐观

              本文重点:俞佩莉:2011年一季度债券走势不乐观

              最近七天利率节节盘升,我今天做的七天回购是%,具体创了多少时间的新高还没有算过,但是大概看了一下应该是近三年的新高,主要原因可能是以下几点,12月20号银行上交存款准备金,大行资金趋紧,另外在年底考核的情况下银行有这样的动力。

              另外年末的财政存款迟迟没有下来,这笔款下来之后资金面紧张程度有所缓解,但是不会降到2%的水平。

                乔嘉:我想补充一下,我们谈的利率其实跟加息关系不太大,特别向谈谈银行间这个事,银行是很有意思的机构,银行在平常的日子里觉得自己是最有钱的,而到年底缺钱的时候银行是最没钱的,增加存款准备金,存款准备金是两次新高,我们的银行比以前多了很多,以前从工商银行分支出来的农信社等等都变成了银行。 我们银行的伸展的在社会中的深度有所提高,更多了。 而他们的分支机构,自立门户也多了,以前一个工商银行管很多,现在北京的一些工商银行批给这个银行了、那个银行了,农村信用社又变成银行,现在在资金方面银行间竞争者很多,交易所市场现在已经,我认为可能是历史上不多的几次被紧张所左右,大家都说银行是不允许进入交易所融钱的,但是保险公司呢?我们有一天,2407、2401涨得非常高,一天三四百亿,为什么呢?我自己估计肯定是某些保险公司在银行间买了债、持有了债,或者是养了券,银行没那么多钱,怎么办?把转托过来、转到上交所,然后进行回购。 这起码能够解决燃眉之急,一个保险公司最大的几个保险公司都是万亿级的存款,70%以上都是债券,其中50%到70%,尤其是老的、大的保险公司都是很多国债。 我们经常谈论市场怎么样上,我们有两个市场,但是两个市场同时提高的时候我们无处可逃,我们今年遇到的就是这个问题,而今天还有人在MSN上找跨年度的钱,就是缺钱,而且这次缺钱是银行间老的参与者们缺钱,国企、央行、大企业并不缺钱,因为他们从来没有这么高的资金需求、这么高的杠杆。

              他们也不用冲时点。

              还是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过渡,首先要过渡的银行间市场,如果银行永远把持着自己的蛋糕不放手,那每年都一样,每年只要国家收紧钱、管他,他就会出一点点小毛病,而小毛病积攒大了就是美国的次贷危机。 我们的银行很幸运,并不是说我们的银行没有问题,而是、%之间的息差。 但是这种对金融体制的保护能走多远呢?我觉得WTO之后,改革开放三十年之后,我自己认为已经走入对他们这块改革的必要阶段。

              不光看利率新高的问题,不光是资金面,而是金融结构、乃至资金在市场中流通,是否进入到社会、是否进入经济实体的有效性和垄断性的弊端。

              确实是个很严重的问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