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欠薪、裁员,这个风口花了几千亿,一地鸡毛.......

              本文重点:维权、欠薪、裁员,这个风口花了几千亿,一地鸡毛.......

                01  一直想要超越马斯克的何小鹏,迎来了与马斯克同样的遭遇。

                7月10日,小鹏汽车的新款车—2020款G3—发布了,综合续航里程最高到了520km,支持级自动驾驶辅助能力,补贴后售价万到万的区间。

                新车发布,小鹏汽车的“老鹏友”们炸了,2018年就盲订,2019年2月份才开始交车的G32019款车型,已经成为了“老车”,这任谁的心情也美丽不起来。   小鹏汽车的销量算挺好的,在规模交车的2月份之前,订单已经过万了,但是第一万辆交付已经是6月18日了,不到一个月,新车发布了。   新车也并不是像大家猜的那样“小幅改动、大幅提价”,而是改动很大,价格提升有限,这“不就是变相降价”吗。   老车主是接受不了降价的,起码对于“降价”的第一反应仍然是“退钱”。 即便像掌门人“来总”这样的成功人士,面对特斯拉降价的第一反应都是:“啊?刚买的不退钱啊”。 更何况对于价格更敏感的“鹏友”们了。

                更让一些人不爽的是,7号说没有更高续航版本的时间表呢,10号520km版本的新车就发布了。 这是保密工作做得好呢,还是真的意图欺诈清库存呢,也真的就说不清了。   接下来的故事走向其实就差不多了,就像此前降价的特斯拉一样,老车主维权,车企道歉,并给出赔偿方案,满意与否,事情都会慢慢过去的,看过热闹,也就散了,即便上了热搜,也会被新的热搜取代,成为一段过去的往事。   02  造车的路不好走。   各路英雄都有一个造车梦:“下周回国”的想造车,乐视不成就转FF,顺带摆了想造车的一道;想造车,让万达老王投了几个“小目标”,发现收来的公司被掏空;“曾经首富”想造车,在被剥夺参与公司管理的权利后,这事也是黑不提白不提了。   猫哥带大家做个小游戏,“看车标认品牌”,那这些标志都能认识吗?  恐怕“十之九点八”的人都是一脸懵逼,这些标志到底是个啥?而这也不过是众多造车新势力中的一部分而已。

              但不认识也很正常,毕竟在街上能看到的概率也并不大。 造车新势力们靠和资本堆砌出一个十分互联网化的概念——“汽车”。

                车企们宣传,“来,你信我,我造这车老牛X了,你先交钱订车,我造好了给你。

              ”而很多不差钱的土豪们也表示“很期待这个新的大玩具”。

                但是车在哪儿呢?要么在工厂里,要么就还在发布会上的PPT里。 即便造出来的,也是需要面对这样那样的危机。   2018年9月12日,在大家都在刷新款iPhone发布会的时候,偶尔还是能刷到蔚来汽车(NYSE:NIO)的消息,这个一“出生”就吸引了50多位重磅投资人的项目,在纽交所上市了。

                但是上市的蔚来有没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大家都有点担心。   融资10亿美元,大约也就够烧一年的,毕竟上市前的2018年上半年就亏了5亿多美元。

              连年亏损,而且幅度越来越大,多少钱也不够烧的,破发就在意料之内了。   而另一方面,钱在烧,车也在“烧”。   在西安,一辆在维修的ES8着了;在上海,一辆停在车库里的ES8冒烟;在武汉,一辆ES8自燃。

              蔚来不得不公布了召回计划,向市场召回了4803辆存在安全隐患的车辆。

                蔚来董事长在说,蔚来还是4岁的孩子,不能指望一个4岁的孩子养家。

                不能养家,却会玩火,真是一个熊孩子啊。

                03  造车这事,其实政策跑得比车快。   视线回到2000年,当时的科技部部长邀请高级技术经理的回国,并在同济大学设立了工程中心,开始主持新能源方面的课题研究。

              当时中国是汽车制造和消费大国,却不是汽车技术大国,想在汽车产业上追上那些发达国家,并不容易。   而在万钢的研究课题新能源方面,世界的起点都差不多,想追上其实并不难。

                2004年,发改委公布《汽车产业发展政策》,电动汽车、车用动力电池的研究和产业化正式成为汽车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为了贯彻政策,大大小小的规则及政策修订更是数不胜数。   而更主要的推动力还是——补贴。   2009年,由科技部、财政部、发改委、工信部四部委主持的“十城千辆工程”启动,在北京、上海、重庆、深圳、长春等城市推出1000辆开展示范运行,并给予相关定额补贴,主要针对的是城市公共服务车辆。   2010年5月,四部委又开始在试点城市开始对个人购买新能源汽车进行补贴。

              国家编制符合条件的车辆目录,企业制定售车指导价,中央和地方进行补贴,个人以最终的补贴后价格拿到车,目前的新能源的低价,是国家对上了“目录”的车买了一部分单。   也就是说,上了目录的车,旱涝保收。 而能拿钱的活儿,大家都愿意干,很多企业甚至干起了骗补的勾当,财政部已经通报过好几家了,当然骗补的范围实际上也不仅限于被通报的企业,很多企业自己心里也有数。   这项始于2010年的补贴政策,只给了车企们10年的红利期,补贴的退坡制度,让补贴逐年减少,直到退出,而今年3月26日-6月25日的过渡期后,取消地方补贴。

                04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熬了5年,车还没造出多少来,补贴就取消了。

              而另外,新能源汽车领域的投融资也在逐年下降,2018年全年的投融资总额亿,比2017年下降了66%。

                融资千亿,也架不住亏损。 而去年一年,仅蔚来汽车,就亏损了近百亿,就别提其他车企林林总总的亏损了。

                而除了卖车,还没有其他的更多的营收渠道。

                一个烧钱的行业没钱了,大家都有点紧张。

                欠薪、欠款  7月1日,贵州长江汽车被员工堵门口——讨薪,而除了贵州,杭州长江汽车、长江汽车重庆中心,也都被爆欠薪。

              而除了欠薪,还欠供应商的货款,甚至有些已经进入到了诉讼阶段,裁判文书网上关于长江汽车的合同纠纷案件,就有70多起。   而除了长江汽车,前途汽车、绿驰汽车、博郡汽车、奇点汽车等多家公司,都有欠薪或者欠款的消息传出。   裁员  发不起工资,那就裁员咯,毕竟裁员是节约成本的一条捷径。

                去年底,知豆汽车已经开始裁员了,而在今年,与一汽关系密切的拜腾汽车,被一汽夏利的信批揭了底,拜腾母公司购买一汽华利100%股权的还款金额没有达到约定数目,还有亿逾期未支付。   各种欠款和欠薪之后,拜腾汽车也在进行一些“架构和人员调整”,来提升运营效率,简而言之就是裁员。

                省开支  没钱的另一个劣势是不能任性。

                2018年2月的时候,曾传出蔚来将自建的方式来建设上海第二工厂,未来的蔚来将从“合肥江淮造”变成“上海蔚来造”。 时隔一年的业绩发布会上,净亏损96亿的蔚来,官宣了取消上海自建工厂计划的消息。   未来的蔚来还是江淮造,“这能帮助节省更多的支出”。

                那么,  真正的竞争还是在后补贴时代,谁能活下去,谁才有机会做最强王者。   传统车企要上,毕竟淘汰传统能源车大势所趋,海南率先定了时间表,未来的速度也会越来越快,传统车企想要求生,必须得上新能源,不补贴也得上,关乎生存,更何况,技术积淀还是在的;  外资也来了,以往的补贴所造成的价格劣势,在补贴彻底退坡后,大家就站在同一起跑线上了,性能、价格的比拼也是一触即发,而外资的传统车企加入战场,竞争更叫焦灼。   洗牌,恐怕已经开始了。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大猫财经。

              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

              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