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出海挖掘新投资机会 东南亚非洲潜力有待开发

              本文重点:资本出海挖掘新投资机会 东南亚非洲潜力有待开发

              本报见习记者解旖媛中国巨大的人口红利成为近10年来国内创业公司发展的强大支撑,也带动了股权投资机构在中国的发展。 当前,中国已经成为风投的第二大目的地,一线城市和发达地区更是聚集了国内大多数投资项目。 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年末,案例数量排名前5的地区为北京、广东、上海、浙江和江苏,合计52719个,占案例总数量的%;投资案例在投金额排名前5的地区为北京、广东、上海、江苏和浙江,合计亿元,占案例在投金额总数的%。 但近年来,网人口红利已经被消耗殆尽,面向消费群体的创业公司获客成本提升,消费市场竞争加剧,资本和用户不断向头部企业聚集,“马太效应”加剧。

              在这种背景下,一些创业公司积极开发二三线城市的“下沉”市场,也有不少公司将目光转向了国外的“蓝海”。 资本出海挖掘“蓝海”市场潜力经过10余年的发展,我国产业整体发展已经迈入阶段。 以一二线城市18岁至40岁为核心用户的互联网红利日益稀少,而以拼多多、抖音为例的互联网产品爆红预示着“下沉”市场的来临。

              资本“出海”和“下沉市场”有着相同的本质,都是开发还未被占领的用户。 在资本选择的众多区域中,东南亚、非洲、中东和成为重点考察地区。

              其中,东南亚和非洲与中国4、5年前的发展水平类似,网刚刚起步,并且有巨大的人口作为支撑,因而成为资本“出海”的首选地区。 近年来,的发展势头不容小觑,其高科技和巨大的人口基数也成为资本“出海”的考虑因素。

              世界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印度经济体量已达万亿美元,约为中国的五分之一,目前印度已成为世界第七大经济体,是国家中第二大经济体;从人均GDP水平来看,印度相当于21世纪初的中国,极具发展空间。

              印度也有较好的政策支持以及浓厚的创业创新氛围。

              2016年1月,政府提出“印度创业,印度崛起”的口号,助力印度的创业风潮,在印度全国范围内建立创业创新的生态系统。

              据微软估计,2020年,印度创业企业数量将增长至11500家。 统计数据显示,在2019年第一季度,印度共发生190起融资事件,总额41亿美元。 截至2019年年初,印度独角兽公司数量有20家,其中超过10家有来自中国的投资方,中国资本占据了印度独角兽半壁江山。 中国经验的海外扩张有分析人士表示,像印度这样的发展中国家,没有西方长达150年的基础设施和历史,而他们遇到的问题与中国过去10年遇到的挑战相似,所以中国创业者的解决方案更适合这些市场。

              据了解,目前包括启明创投、晨兴创投、鼎晖投资、零一创投和兰馨亚洲投资集团等国内知名风投基金都正在寻找金融、教育技术、电子商务、内容和网络分类广告等领域的印度创业项目,并把曾经在中国出现过的“风口”都带去了东南亚。

              2018年9月3日,印度在线旅行平台嗨易出行(HappyEasyGo)宣布完成由KIP领投,清科创投、三星集团、翊翎资本等跟投的数千万美元A+轮融资。 清科创投主管合伙人袁润兵曾表示,印度拥有巨大而年轻的人口基数,在线旅行市场增速快,跟十几年前的中国有很多相似之处。

              当前处于移动互联网流量红利期,能够先行获取有付费能力的流量人群就能拥有占领制高点的优势。 除了风投机构闻风而动之外,国内成熟的创业公司也通过投资海外创业公司来实现海外扩张。

              早在2014年5月,东南亚出行巨头Grab的B轮融资中出现了的身影,2015年8月,滴滴领投了亿美金E轮融资,跟投方包括滴滴股东之一的中国主权基金中投公司。 此外,滴滴还投资了印度的共享打车服务商Ola以及最大的本地移动出行服务商99Taxis。 软件服务提供商通过硬件平台“出海”也是选择之一。 今年6月,阅文集团今日宣布与传音控股达成战略合作,将共同开拓及发展非洲在线阅读市场。

              根据IDC统计数据,2018年传音旗下各品牌手机在非洲的市场总份额排名第一。 非洲平台将首先推出阅文现有的近3万部英文作品,并将陆续上线其他当地语言版本以及本地原创的内容。 此外,在线阅读App将预装在传音于非洲销售的全品牌手机上。

              东南亚非洲创投基础设施有待完善风险投资机构或者是创业公司资本的海外扩张最大的问题在于“因地制宜”。 去年,抖音海外版Tiktok在印度尼西亚遭到封禁,原因是通信和信息部认为这款APP含有不良信息,在传播过程中会对青少年产生危害。

              其他短平台、直播平台在“出海”过程中发生的类似问题也层出不穷。

              东南亚消费者还未养成线上支付的习惯,线上支付体系也不够完善。 有业内人士表示,线上支付是产品实现商业化的一个重要途径。 以直播和短视频来看,即便能留下用户和内容,但是变现还有一段路要走。 人才也是制约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

              ATMCapital投资合伙人梁民俊认为,东南亚的数字经济存在人才、技术、供应链和资本四方面的不足。 首先是人才不足,这是由教育体系和经济发展所致,东南亚更注重培养商科、、人文、语言类人才,工程类、计算机等高科技人才不多,同时刚刚起步,行业头部公司都在从印度或中国市场引进本地找不到的人才。

              人才不足导致技术能力和产品体系方面存在天然不足。

              此外,东南亚地区可支配收入还不多。

              东南亚经济发展水平除了新加坡,大部分国家的整体可支配收入依然有限。

              但业内人士也认为,随着基础设施建设的完善和用户习惯的培养,东南亚和非洲在未来有较高的增长潜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