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流链SE和FCoin的联合收割术

              本文重点:物流链SE和FCoin的联合收割术

              去年12月12日,物流链(SE)上线FCoin交易所,首发价格美元,上线3天翻2倍。

              截至2019年1月26日,当前价格元人民币,涨幅高达4倍,简直熊市中的一道光。 这个“熊市之光”,实际上是项目方精心设置的连环套,唯一上线该代币的交易所FCoin对此套利充耳不闻。 没有任何币圈主流媒体大势宣传,凭着多方招募“群主”并支付SE,硬生生地建立了7600多个微信社群,每个社群近400人。 事后,币价狂涨,这些群主却沦为了被收割的一茬韭菜。

              熊市之下,物流链SE用大量空投币和不断拉高的币价,陆续吸引了更多币圈“嫩韭菜”关注。 当众人想把“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套利时,突然发现,不仅场外套利无法实现(钱包地址相互转账全部失效),在场内唯一上线的交易所FCoin也无法充值。

              要想把手上的空投充进交易所——要买入4倍数量以上的代币。 然后,在涨势喜人的气氛之下,看着少得可怜的交易量,无法出货。 FCoin交易所的上币机制,以及FCoin客服面对咨询时的反应,都让这个精心设置的套路欲盖弥彰。 去年9月,小孟在微信好友的宣传下,抱着捡便宜的心态,填表提交了自己的imtoken钱包地址,领取了20个SE,没太当回事。 11月,又莫名其妙的收到了500个SE。

              物流链SE的价格走势一个月之后,物流链(SE)正式上线FCoin交易所,上线3天,爆拉2倍,当时市价每个6元人民币,500多个SE折合3000多元。

              正当小孟美滋滋地决定,把天上掉下来的SE充进FCoin卖掉,发现交易转账一直处于等待打包状态,没有充值成功。 他挠破了脑袋也想不明白,天上掉的大馅饼,到嘴边却吃不了?无独有偶,在不同的微信群里,许多收到SE空投的用户纷纷表示:“充值半个月了还没到账”,“根本充值不进去”……其他空投用户,面对物流链SE爆拉的曲线,都开始寻找官方社群。 他们最关心的是,怎么才能把手上的token,兑成真金白银呢?SE的玩法十分奇葩,并将这个方法命名为“解锁”。 如果你想出掉手中的500个币,得先在交易所买4倍数量的代币,即2000个,提到你的imtoken钱包地址,并将你的FCoin地址填进表格。

              然后,你的FCoin地址将在第8天收到2500个SE。 除了你的FCoin账户地址将收到2500个SE,你的imtoken钱包仍然有2500个SE。

              钱包里的代币你是无法转账的,等2年之内的“项目落地”再解锁,或者买更多的币解锁。

              充值交易所还需要填表当你想把FCoin交易所里的代币卖出,你会发现,成交量非常低,出货相当困难。 实时成交量少的可怜「北纬31度」在查询SE在FCoin上的交易深度后,发现成交量大部分都是个位数。

              这是明显的机器人自买自卖,不停拉高币价。 这种充值套路,就是一个筛选“嫩韭菜”的过程。

              在「北纬31度」与相关SE参与者沟通时,发现对方大部分为上了一定年纪的60后、70后,对币圈的认知有所欠缺。 万一,真让你把2500个SE出货了,赚钱并相信了这个“盘子”,你也会不断买币,然后继续“解锁”钱包里代币(每周限1次)。

              如此循坏,韭菜只有“不断买入”的命运。

              这个坑,最让人瞠目结舌的,不是钱包地址间无法相互转账(如今场外交易无效),而是最关键的一环——FCoin的交易所默许之下的“无法充值”。 「北纬31度」将用户的空投糖果,往FCoin上的SE地址进行充值测试。 1个月过去了,转账还未成功。

              FCoin交易地址充值1个月都充不进去上线后割群主、割空投持有者,以及FCoin上的新韭菜用户。 这个套路十分巧妙,限制了钱包地址间的相互转账,也就限制了“野庄”对盘子的涨跌操控。 通过填表进行所谓的“解锁”,实际是掌控了所有人的持币信息。 配合FCoin交易所默许下的无法充值,彻底掌控了币价涨跌。 由于“涨势喜人”,韭菜太嫩,被割后也不懂得发出自己的声音,项目方的套路还能暗地继续进行。

              物流链SE自去年6、7月份开始私募,价格为1块多。 当时,场外交易还十分活跃,钱包地址的互转并没有限制,不少人开始场外收货。 曾为物流链SE工作的群主小田,在币圈有一定经验,非常清楚私募“水很深”。

              所以,小田忍住了参与物流链私募的诱惑。 不幸的是,他掉进了场外交易的坑。 去年7月份左右,小田场外买入并持有了物流链SE:“场外价格从5毛到9毛不等,忍不住收了一些。

              ”碰上高价收币的人,他当时也卖出了一部分SE。

              当时赚了小钱。

              于是,小田在场外收币变得更积极了,信心也更强了。 同年8月,随着项目方宣布“锁仓”,和持币者进行了代币交换,imtoken钱包上的代币名称从换成了。 与此同时,所有钱包地址互转失效,场外交易彻底结束。

              「北纬31度」分析,这是因为以太坊智能合约无法改写,所以进行了代币替换。 后来,物流链代币无法充入FCoin交易所,唯一“解锁”方法就是买入4倍数量的代币,然而SE代币的交易量少得可怜。

              小田发现,自己还是掉坑了,手上的币也无法出货。

              他恍然大悟:“当时收币的人中间,可能也混入了项目方的托。 ”针对SE钱包之间无法转账,交易所地址无法充值等现象,一位技术从业者陆逊向「北纬31度」指出:“SE的以太坊智能合约有问题,SE的项目方故意设置了某些限制。

              ”这里有个知识点:“智能合约是一套以数字形式定义的承诺(promises),包括合约参与方可以在上面执行这些承诺的协议。 ”智能合约地址可以设置成达到某些条件,自动执行某些程序,接受或拒绝某些币种充值。

              而FCoin上的物流链SE地址充值失效、场外交易无法进行、钱包相互转账失败等,是因为SE进行了锁定或暂停,时间已有几个月之久。

              “理论上,不需要FCoin的同意,项目方都能做到。

              但项目方这种做法,FCoin不会不知情。

              ”陆逊告诉「北纬31度」。

              SE在交易所的充值地址,让所有的用户除了“买入4倍数量的代币,并填表告知项目方”以外,都无法成功充值。 搞笑的是,不管私募还是空投的用户,要“解锁”,必须买4倍数量的代币。 当韭菜不再贪婪,普通资金盘项目也就离崩盘不远了。

              但物流链SE可不是这样。

              不管私募SE的投资者、空投获取者、还是作为SE推广群的群主,所获得的SE无法场外交易,连进交易所都需要买入4倍数量的代币并获得官方的同意,最终结果是一个也别想跑。

              目前,大多数项目方群已沦为广告群,少部分活跃群已更名为“物流链SE维权群”,大部分人已自认倒霉。

              目前市面上普通交易所的上币流程:1.项目方向交易平台提起上币申请;2.平台方审核项目,完成初审后会与项目方做进一步沟通和调查;3.一些平台方上币要求持有一定数额的平台币,或者通过投票上币的方式进行上币;4.通过审核或达到活动条件后,进行上币技术对接;5.上线交易所;6.发布上币公告,并开始交易;目前交易所上币都会有一套审核机制,连充值地址已经做了手脚的物流链(SE),上币几个月时间,FCoin并不知情?我们咨询了FCoin在线客服。

              与FCoin客服对话截图此时,脑海中浮现的只有——FCoin客服不想理我,并给了我一个白眼。 头一次听说,在交易所充币还得联系项目方的。 按这么说,充值不了ETH得联系V神,充值不了BTC还得先找到中本聪了。

              很明显,FCoin知道并且了解SE的所作所为,并且放任不管,变相给予支持。

              FCoin首页显示交易对SE/USDT通过查询SE的合约地址,技术从业者成哥发现,拥有超过2500枚SE的地址大约1000个。

              这意味着,时至今日,官方仍不断邀请领取500枚免费空投,并4倍数量购买并提取到imtoken钱包的用户(上当被割用户)大约1千人。

              2000枚SE现价元,约为3万3千块。 每一位上当用户割几千到几万不等。 最关键的是,币价正在持续稳定地增长,没有太多人维权。

              这个套路也十分安全,仍然可以继续安全稳定地割韭菜。

              “这个规则太复杂了,不容易看懂。 要我来,直接传销分红,简单粗暴,自然有数不清的人跑来接盘。 ”一位资金盘从业者,不太看得起物流链SE的这个套路,但是却佩服SE得天独厚的条件——FCoin的支持。 如果没有FCoin的“充值不了,联系项目方”,SE的套路是玩不通的。 相信不久之后,类似的玩法会越来越多。 SE的行为前无古人,但效仿者会越来越多。 至少,大交易所还有很多双眼睛盯着,小交易所更是为所欲为,吃人不吐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