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困难又遇主营险种亏损 新三板险企雪上加霜

              本文重点:融资困难又遇主营险种亏损 新三板险企雪上加霜

               近日,新三板挂牌公司永诚()披露了2018年年报。

                至此,新三板3家挂牌财险公司锦泰()、众诚()、永诚2018年年报皆已披露。   值得一提的是,三家财险公司均提出过股票发行方案募集资金或增资扩股,但落实上并不顺利。 其中,众诚于2016年11月披露股票发行方案,募集资金用于补充资本金,提升偿付能力等。 两年以后,众诚实际募集资金比预期计划不超过亿(含亿)元,缩水近40%。

              锦泰和永诚两家至今无下文。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上述三家财险公司2018年主营险种车险均亏损,其中亏损最突出的则是永诚,其车险业务亏损扩大近2亿元。 同时,永诚赔付支出占已赚保费收入的比例,也是三家财险公司中最高的,达到了七成以上。 而锦泰出现大幅下滑,车险、农业赔付加大。   永诚亏损最严重  根据永诚、锦泰、众诚2018年年报,其主营险种车险,均仍处于亏损状态。   永诚2018年年报显示,其已赚保费为亿元,同比减少%;赔付支出亿元,同比增加%;投资收益率为%,同比下滑2个百分点;归属于挂牌公司的净利润-亿元,同比减少%;利润总额亏损亿元,较同期亏损增加亿元,成为近五年来亏损最多的一年。

                锦泰方面,虽然净利润实现小额盈利,但下滑幅度明显。

                锦泰2018年年报显示,已赚保费为亿元,同比增长%;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万元,同比大幅减少%;赔付支出涨幅明显,同比增长%,为亿元。

              利润总额同比减少%,为732万元。

                此外,锦泰的经营活动净现金流也在2018年由正转负,净流出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亿元。   对于净利润大幅下滑的原因,上述两家公司均做出了回应。

                永诚方面对本报记者表示,2018年永诚盈利目标出现较大波动的主要原因有三个,一是投资影响。 永诚权益类资产配置较高,2018年国内资本市场比较低迷,受市场波动影响较大。 二是车险竞争加剧。

              2018年整个车险行业承保利润率仅%,中小公司普遍亏损,永诚参与其中未能幸免,拖累了整体经营的质量。

              三是2018年自然灾害频发。   锦泰方面认为,业绩下滑主要原因也有三个,一是,去年生猪价格断崖式下跌并在较长时间内持续低迷,生猪养殖户遭受较大损失,我司通过农险理赔,减少养殖户实际损失。

              二是,去年全国多地发生汛期暴雨自然灾害,公司完成对受灾受损客户的理赔,切实履行了社会责任。 第三,受2018年资本市场影响,公司的整体投资收益较往年有一定下滑。

                而众诚虽在2018年实现首度盈利,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万元。 但占比8成以上的车险业务承保仍亏损。 在已赚保费增长的同时,赔付支出也在增长。

                其2018年已赚保费为亿元,同比增长%;赔付支出亿元,同比增长%。   需要注意的是,从具体业务情况来看,永诚2018年保费收入排名前五的险种中,第一大险种车险保费收入为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 车险承保净利润出现亏损近2亿元,综合成本率为%,另外,责任综合成本率也已经高达%。   综上数据表现,永诚主要险种的综合成本率、赔付支出较高。

              但永诚却在年报中表示公司加强承保业务风险筛选,主动调整部分高亏损渠道业务政策,优化业务结构,持续加强资源投产管理,深化风险识别与费用投入匹配的精准性,加强费用使用过程监督及事后监察,提高费用投入透明性和使用效能。

              可以看出,其年报中所述与数据并不一致。   对此,永诚方面回应称,公司的经营特点决定了当前的经营管理措施显现成效需要时间,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永诚2018年财务数据。 永诚作为一家中型公司,既面临市场竞争的压力,也承受转型发展的挑战。

              当前,在整个行业推进商车改革的背景下,车险市场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综合成本率高企,公司盈利空间非常有限。

                锦泰2018年农险业务实现了两位数增长,赔付支出却出现大幅增长。

              其2018年农险业务保费收入亿元,同比增长%,占保费收入比为%,但赔付支出已经达到亿元。 不仅如此,农险综合成本率已经达到%,超过其车险业务%的综合成本率,造成承保亏损4574万元。   众诚方面车险业务占比达到八成以上,为%,车险承保净亏损2678万元,综合成本率为%。   多家分析表示,2018年车险市场费用竞争激烈,承保盈利承压。

              2019年,商车险费改和新车销售放缓将会持续,车险市场的竞争将会更加激烈。

                仅一家募资成功  目前,新三板交易日渐萎缩已成不可扭转的事实。   锦泰、永诚、众诚均提出过股票发行方案募集资金或增资扩股,只有众诚成功募资,其余两家截至目前未有下文。   实际上,锦泰提出增资扩股已有一年多时间。

              早在2017年10月,成都市国资委相关领导到锦泰时要求,锦泰应认真谋划增资扩股,扩大资本金规模,解决公司发展瓶颈问题。   2018年5月7日,锦泰党委书记、董事长邓明湘曾公开提及增资扩股。

              2018年年报中,锦泰明确称,鉴于公司增资扩股因素影响,董事会、监事会、高级管理人员换届将延期举行,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的任期也相应顺延。

                锦泰方面称,目前,公司已完成相关立项工作及审计评估基础工作,正积极研究、讨论增资扩股方案涉及的各项具体问题。 增资扩股工作适用于新三板的定向程序,公司将按照全国股转系统监管规定,完成定向增发备案核准相关工作,并就股票发行方案、发行结果等事项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增资有关具体细节以届时公司发布的股票发行方案等相关为准。

                永诚在2016年8月曾公布股票发行方案,发行的股票数量拟不超过10亿股(含10亿股)人民币普通股,预计募集资金不超过30亿元。 但截至目前,此事一直无下文。   永诚方面表示,在实际推进过程中,公司根据自身业务发展情况、偿付能力充足情况对发行进度进行调整,暂缓了发行工作,集中精力推动公司战略变革和经营转型。

                公司拟根据落实新发展战略的推进情况,适时重启增资扩股工作,具体发行方案待公司决策机构审议通过后,将及时向社会公众发布公告。 永诚进一步称。

                众诚曾在2016年提出股票发行方案,募集资金提升偿付能力等方面策略,但直到2018年才有阶段性进展。   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11月,众诚公布股票发行方案,计划拟发行股数不超过亿(含亿)股,预计募集资金不超过亿元。   但在2018年2月,股票发行方案产生了一定的变动,发行股票上限为不超过亿(含亿)股,募集资金变为不超过亿(含亿)元。   直到2018年10月,认购的最终结果显示,众诚股票发行对象共2名,均为法人股东,其中原股东1人,为广州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增股东1名,为广州开发区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开发区金控)。

                认购亿股,认购金额为亿元;广州开发区金控认购亿股,认购金额为亿元,故实际发行股份数量为亿股,实际募集资金合计为亿元。 比预期计划不超过亿(含亿)元,缩水近40%。 2019年4月,中国银保监会批复众诚变更注册资本。

                安信证券研报内容显示,2017~2018年三类产品集中到期潮、2018年以来做市商集中退出以及2017~2018年新三板企业集中出走都加剧了新三板市场流动性紧缩。 2018年以来成交金额仍在不断降低。 另外,供需失衡或为核心矛盾,从市场供给端和需求端来看,新三板公司数量(供给端)较大,然而投资者数量(机构和个人投资者数量均不足)和交易活跃度(交易制度、做市商制度、股权分散程度)不足,供需的不平衡导致新三板难以发挥其资源配置功能,因而产生融资难、交易萎靡、定价失灵等问题。

                市场分析人士认为,投资者对公司的投资信心不大,以及新三板交易不活跃都可能是新三板险企募资难的原因。